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环球时报·汽车周刊》:(武雅斌)中国制造业应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晋级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1日 浏览次数: 编辑: 党自鹏

中国制造业应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晋级

——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执行院长武雅斌

(来源:《环球时报·汽车周刊》 2019-09-30 记者 金晓宇) 

随着世界经济的高度全球化,跨越国界的价值链网络逐渐形成,它打破了传统的产品生产过程,使不同的生产环节可以在不同的国家进行。而基于产品总价的传统贸易统计方法,不再能全面客观地反映贸易与价值分配的复杂关系,且往往会低估贸易逆差背后的利益顺差。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0年后,WTO、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亚太经合组织(APEC)、G20会议等国际组织先后开始重视增值贸易的核算,并推动全球价值链的发展合作。

一直以来,中国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积极融入全球化,并在产业价值链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目前,我国已具备拥有41个大类、207个中类、666个小类的行业齐全、具有较高技术水平的现代工业体系,形成了在全球范围内都难以被替代的价值链网络。

根据我们的测算,中国在16个制造业门类中的12个拥有世界上最长的价值链。价值链的长度是测度一个国家的产业价值链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它指的就是价值链上供应商的数量。一个国家占据的价值链越长,就说明该国的供应关系更具层次、更完备,同时也意味着在这个国家能实现更多种类的产品设计。武雅斌说。

但他也指出,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仍呈现中低层级性,核心技术对外依存程度较高。目前,中国产业正处于由价值链中低端向中高端跃升的关键阶段,而中国也面临着越来越激烈的国际竞争。这种竞争压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随着国内人口红利的削弱,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优势不再明显,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向国外转移;另一方面是欧美发达国家提出制造业回流再工业化等,甚至利用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手段要挟跨国企业回到本国市场。

特朗普政府企图通过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迫使美国公司将生产移出中国,遭到了产业界的强烈反对。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当前的全球大多数商品的生产制造,都涉及复杂的供应商链条或网络。归根结底,中国制造就是世界制造,任何一个企业,都无法脱离全球价值链而独自存活。他解释说。

尽管未来中国价值链攀升之路仍然充满困难和挑战,但向上突围仍是提高我国产业竞争力的唯一途径。在今年8月,中国明确了将在开放合作中形成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的产业链作为下一步发展的主要任务。这说明全球价值链理论正在受到国家重视,并逐步从传统的如何做大蛋糕的问题转向关注如何提高蛋糕质量以及如何合理分配蛋糕的问题。

那么,中国到底该从哪些方面来提升建设全球价值链的能力呢?

武雅斌认为,人才是构建全球价值链能力的基础,金融服务是全球价值链发展的重要助力,海外投资是价值链能力提升的必然路径。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本质上就是构建中国倡导、沿线国家积极参与的横贯亚欧非大陆的新一条全球价值链。他说。

此外,武雅斌也强调,高新技术的发展对中国提升价值链能力至关重要。5G、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兴起将全面地改写传统产业的面貌,对全球价值链必将产生深刻而长远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将是迅即而至且不可逆转的。因此,中国应坚定地推动自主创新基础上的高新技术发展战略。

当然,在一个国家的产业中,既有走在前面的国际化头部企业,也有规模较小的小微企业,它们在价值链体系中处于不同的位置,这也决定了各自的竞争优劣势,那么在建设价值链能力时是否应各有侧重?

一般而言,对仍处于价值链中低端、附加值低的企业,应关注他们在全球价值链中所处的位置,发展的重点应放在高质量发展上,尽可能提升技术,注重环保、劳工标准,尽快完成新旧动能的转换,向价值链的中高端攀升。武雅斌说,而对于已攀升到价值链中高端的企业,应更关注自身在全球价值链中的连结性,充分利用中国全产业链和人才、政策优势,布局新的高端产业,抢占价值链的制高点。

附: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b-mpodZJUHNHR7DoUyJ8Uw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