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中国经济时报》:(卢进勇)疫情为我国供应链数字化发展按下快进键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22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雨晴

疫情为我国供应链数字化发展按下快进键

来源:《经济日报》 2020422

  

疫情期间,我国数字经济展现出强大的抗冲击能力和发展韧性。近日,为帮助企业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多份文件出台为企业发展助力,其中多次提及供应链数字化发展。供应链协同在复工复产中彰显中国经济的柔性和韧性。供应链数字化发展是打造高效一体化供应链的必由之路,也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数字经济在战疫情、稳经济中发挥了稳定器、推助器和加速器的作用

中央部署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数字经济”“数字产业”显现出哪些显著优势?

卢进勇,对外经贸大学国际投资研究中心主任:“数字经济”与“数字产业”显现出三个优势。

第一,打破时间和地域限制。使人们的生产、生活、学习和社会交往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自由进行,选择的空间更大、更自由。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传统的工作方式、学习方式、开会方式、购物方式、交往方式、生产方式、管理方式等。

第二,快速、便捷、高效。使物流和配送速度快捷,例如,菜鸟联合物流要建设一张全球化的智能物流骨干网,让快递国内24小时到达、全球72小时送到。

第三,消费者与生产者的选择自由度更大。能让消费者和生产者在尽可能广阔的范围内选择自己需要的物品和服务,实现最优组合

数字化供应链在协同复工复产中彰显中国经济的柔性和韧性

近日,为帮助企业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多份文件出台为企业发展助力,其中多次提及供应链数字化发展。那么,在推动供应链协同复工复产方面数字化供应链有哪些表现?您对加快供应链数字化转型有何建议?

卢进勇:数字化供应链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这已成为行业共识。供应链数字化依托的关键技术包括:物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和区块链等。建立在互联网和大数据之上的新兴经济模式给传统产业带来很多变革的机会。供应链数字化的起因是:随着人们对个性化产品、即时服务提出更高的要求,使得供应链变得更加复杂;另外,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扩大业务,流程也会更加繁琐;还有,整个供应链网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获取重要信息以及实时数据分析。供应链数字化发展将极大地扩展我国经济发展的空间,催生新的产业和业态,催生新的商业模式,诞生一大批新的平台企业,也将极大地改变生产领域的面貌和供应链的面貌,推动平台经济的进一步快速崛起,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新突破和新阶段。今后,一批依托互联网平台出现的数字化供应链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亮点,而且很有可能成为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问题的一把钥匙。

供应链数字化就是供应链的平台化和智能化,是供应链发展的一个新阶段和传统商业物流的一次革命。供应链数字化也是电子商务和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新阶段,即从B2C发展到B2B,从互联网走向物联网,从为消费者服务走向既为消费者也为生产者服务,推动现实经济真正走向物联网的时代。

供应链数字化具有以下六方面的优势与作用。一是有利于数字经济的大发展,使数字经济从消费端走向了生产端,使生产过程逐步走向智能化和数字化,将创造出新的经济规模和巨大的创新发展空间。二是有利于供应链更好地发挥作用,因为数字化可以使供应链更便捷、更灵活、更有效。三是有利于突破传统供应链的时空限制,使企业选择的空间更大、时间更灵活更敏捷,企业订购供应品的周期也可以更短。四是有利于增强客户服务和提高响应速度,渗透新市场,提高资产利用率,缩短总的订购周期,降低交易成本,获得更高的资产回报率和更高的股东价值。五是供应链数字化以后,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三链”的关系将更加稳定。产业链和价值链决定供应链,供应链为产业链和价值链服务。供应链数字化以后能更好地为前两链服务,这无疑将有力地保障和推动全球产业链与价值链的发展。六是供应链数字化还可以促进制造业企业加快向以订单驱动为主导的生产组织方式变革,从简单粗放管理向精准用户驱动管理转变。

供应链数字化发展是打造高效一体化供应链的必由之路

您如何看疫情结束后中国供应链数字化的发展?

卢进勇:供应链数字化有四个发展方向:一是生产数字化。如智能控制、智能管理、智能组装、无人工厂、无人车间、网络化设厂、集聚化制造等。二是平台数字化。表现在将会出现一批原材料、中间品与产成品的交易平台,或者是一批最终消费品与中间品兼有的平台。实现大数据网络布局、行业洞察、供应链深度协同。三是物流运营数字化。表现在自动化仓储、自动化分拣与包装、自动化配货、自动化送货等各环节。四是支付结算数字化。所有支付、结算、转账等都在网上快速完成。

要想真正提高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与价值链中的地位,必须加快构建中国企业主导的“三链”。这“三链”关系密切,产业链和价值链对供应链具有决定性影响,供应链为前两链服务。要想真正确保供应链的安全,减少和防控供应链风险,就应加快构建中国企业主导的跨境“三链”,尽快形成“三链并存与三链交叉”的新格局。我国供应链存在几个突出问题:档次低(低端供应品比较多);非自控(几乎都是别国企业建立的,我们只是参与,缺乏主导权);数字化程度低(传统单线式为主,点对点为主,没有交易平台)。要加快改变这种状况,实施自主构建和“三链并存与三链交叉”战略,即加快建设由我国跨国公司建设和主导的“三链”。建设的区域主要是“一带一路”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建设的方式主要是股权式对外直接投资、非股权式对外投资和货物与服务外包。供应链方面真正的“备胎”和“备链”就是自己“建链”,把“三链”掌控在我们自己手中。

附:原文链接

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part_id=15628224214203648431&art_id=15628224214203648431&item_id=15628224214203648431&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pid=&ptype=-1&source=share&share_to=wx_singl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