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中华英才》:(龚炯)追求不断挑战的人生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9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雪竹

 

龚炯:追求不断挑战的人生

(来源:《中华英才》6月刊 记者:王玉君  高岚岚)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龚炯不仅是国际经济贸易学院经济学系的知名教授,同时,他还担任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兼并反垄断研究中心副主任。此外,他还是商务部反垄断局特约专家,曾负责国家竞争数据库的总体设计工作。作为中国经济学界的反垄断、专利纠纷专家,龚炯曾受商务部反垄断局委托,主持、参与了多起跨国公司并购案的全球反垄断审查,提交了有效的专业建议。龚炯是一位多产学者,他的成果不仅体现在发表在各种专业期刊上的大量论文,他也是多家亚洲英文报纸的评论版特约专栏作家,他的身影还经常出现在央视多套节目中,作为嘉宾讲评经济时事,致力于讲好中国故事。

 

 

龚炯在第二届数字经济与未来法制高峰论坛发言

因为新冠疫情,记者只能通过线上采访龚炯。在视频中,龚炯戴着一副大黑框眼镜,显得很敦厚朴实,面对提出的问题,都给予真挚坦诚的答复,有时还略带幽默。他经历丰富,具有跨学科的专业优势,看待问题视角多元,给人以思维的碰撞和启发。

 

遵从内心的抉择

龚炯于1967年出生在上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那时父亲是光明日报社上海记者站的站长,母亲是一位小学教师。小时候,父母对他管教很严格,他在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小学、中学度过了无忧无虑的青少年时光。在龚炯的印象中,背英语单词总是比不过身边乖巧的女同学。

中学时,一些在外交部做高级翻译的校友来学校做讲座,他们讲的内容对龚炯来说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充满了震撼。那时高考分文科、理科和外语类,龚炯面临的选择并不多,填志愿时,很多同学选择了近在马路对面的上海外国语大学,而龚炯并不想待在上海,而是希望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学个热门专业。天随人愿,他以高分考取了北京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金融专业。

进入大学后,良好的英语基础成为龚炯的一项优势,跟英语相关的课程他都觉得很容易,而其他课程对他来说也不难,因此大学四年他始终保持了非常好的成绩。大二和大三暑假的实习经历,则大大开阔了龚炯的眼界,提高了他的实际操作能力。那时中信银行刚刚成立,龚炯第一次实习就给当时担任银团贷款业务的负责人做助手,有机会参加协议的文字修改,被带去参加谈判,这个实习过程中他学到了很多东西。大三暑期,龚炯的实习部门是在中信银行总行进出口外贸的结算部门,大概两三个月时间,每天处理信用证业务。龚炯的业务能力得到了极大的认可,银行领导热情地挽留龚炯,希望他大学毕业后到这里来工作。

上世纪80年代流行着一股出国热潮,到大三时,龚炯决定要出国留学,于是开始忙碌地准备学习和考试。大学毕业工作不久,龚炯便远赴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总校,进行经济学博士的学习和研究。那时一个普通家庭是负担不起到美国留学的费用的,所幸龚炯申请到了助学金,每个星期当20小时的助教,解决了生活的后顾之忧。龚炯留学所在的得克萨斯州,物价不高,房租不贵,无需为生活操心。他的作息非常简单,在学校和住处两点一线之间往返,心无旁骛专注于学业,仅用四年半时间就完成了博士学业。

完成博士学业后,龚炯在美国工作了十几年间,并一直从事研究工作。其中到美国贝尔通讯研究所对他有重要的影响。龚炯至今清晰记得第一次提交报告后的情形。“那时上班也就两三个月,老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讲一下他对我的报告的意见。我一看放在桌上的报告吓坏了,觉得我大概要被解雇掉了。为什么呢?因为修改的地方用红字标着,那份报告上密密麻麻标得全都是红字。” 让龚炯感到意外的是,老板既认真又耐心地跟他讲解报告如何修改,告诉他要注意写作的细节,给予他很大鼓励。以后通过经常写研究报告的训练,龚炯的写作水平有了大幅提升。在贝尔通讯研究所里,像龚炯这样的外国研究人员很多,他的同事来自印度、巴西、斯里兰卡等各个国家,这样的环境让龚炯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感觉不是特别的困难,能够很快适应。

进入贝尔通讯研究所后,因为龚炯是经济学的专业背景,公司希望他对通讯技术也有所了解,送他到新泽西理工学院攻读了电子工程专业的研究生。他便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学习,完成了所有课程。“我觉得跨学科背景对解决问题的思路,是非常有帮助的。不同背景的人看问题会超脱原来传统的构架、传统的思维逻辑,他会从别的角度看待问题。” 龚炯发表的广为引用的关于网络多层结构经济学特点的论文,便是基于跨学科研究的成果。


龚炯随校领导参与建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以色列分校的谈判工作

一晃十几载光阴飞逝而过,从贝尔通讯研究所到美国有线电视实验室,虽然已是一位高级研究员,在程控交换式电视领域里拥有两项美国专利,但龚炯内心更希望人生中有从事两种职业的可能。一个偶然的机会,龚炯跟母校领导吐露了自己的心声。让龚炯感到欣喜的是,母校邀请他做讲座之后,真诚地邀请他回国任教。龚炯感慨,“回国的选择是太正确了,虽然当时收入减半,但从事业的发展上说,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蓬勃发展,有太多太多的机会。2008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实施,看着这个行业慢慢起步到现在,我成为反垄断经济案件的专家证人,这种机会是我在美国根本不可能有的。”

 

大学讲堂与央视嘉宾的自如切换

龚炯于2009年1月回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任教,至今已逾十年。他坦言,回国之初,既有面对事业转型这份挑战的兴奋,也有严格的考核制度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当时我什么像样的论文都没有,得从新做起。经济学论文发表周期非常长,一篇文章从开始酝酿到做出来,从反复修改到投稿,再到最终发表,三年时间能够发表已经属于比较幸运了。”

龚炯博士导师的帮助,使他有了“一颗定心丸”。“我当时回国的时候,给他写了封电子邮件,说我要回学术界了,回中国去教书。我说我要看资料写论文了,希望你帮帮我。” 按照美国的习惯,学生博士毕业以后导师就不再管了。而龚炯只是每年过圣诞节寄张贺卡问个好,除此之外已经很多年没跟导师联系。龚炯的这个“大牌”教授导师,曾多年担任一本国际顶级经济学期刊的主编,马上给他回复了电子邮件,并将三个研究项目的课题寄给龚炯,告诉他可以挑选其中的内容继续做下去。“我当时是非常感动的。挑了一个,继续做下去了,后来那篇文章发表在一个非常好的B类期刊。 另有一篇A类期刊的论文也是跟导师合作完成。”龚炯说。导师的帮助很重要,但也离不开龚炯自身的努力,后来的他圆满完成华丽转型,并成为一位授业解惑的学者、教授。

曾经切身感受到导师帮助的龚炯,成为教师后,也以自己的知识和经验,身体力行,尽量指导学生。龚炯对学生非常尊重,从来不会责骂学生。他的学生说,“龚老师待我们学生真的是挺好的”。由于有多年的海外工作生活经历,熟练运用双语对龚炯已不是难事,不管是中文授课还是给外国留学生用英语授课,他都得心应手。龚炯课堂的最大特点就是实例丰富。丰富的案例来源于龚炯多渠道的积累,一是他游历过很多国家,见多识广。另外龚炯工作中参与的反垄断诉讼、专利纠纷等各种民事案件很多。第三个是经常阅读新资料。“我经常去央视做评论嘉宾,经常写时政的文章,这就逼着我不断地要去看资料,了解最新发展时势,也就不断地有故事积累。”

在央视作嘉宾的几档节目中,龚炯参与较多的是央视面对全球播放的英文频道CGTN中的栏目,他在接受采访和进行点评时用英文侃侃而谈,为讲好中国故事发挥了积极作用。龚炯善于讲述中国故事,在我国的援外项目中,龚炯已连续多年给来自世界各国的政府官员学员授课,讲解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经济发展状况,受到极大的欢迎。

       

龚炯参加央视英文频道CGTN著名政论节目“对话”

有一次,学院里开国际会议,缺少一个同声传译的翻译,情急之下让龚炯去试试看。“我从来没有做过同传的训练,拿起话筒就去翻了。后来他们评价说,你翻的比同传翻的还好。我觉得有可能因为我对专业词汇比较熟悉吧。这个我蛮自豪的。”龚炯认为,“人的能力的培养是螺旋形上升的,各方面事情做得多了,慢慢做什么事情都很顺,这种能力的提升是复合型能力的提升。”

问起他的教育理念,龚炯有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大学里复合型人才的培养是很重要的。这包括非常好的通识教育背景,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对西方哲学宗教的了解,让学生读原文的西方哲学课程,这在我们大学里面开课很少,这方面的训练还不够。另外一个方面,需要数学和理工科的基础。还需要稍微懂点生物,懂点环境,涉及到重大的政策性问题也要了解一些。”龚炯继续说道,“另外一点,复合型人才要有理论思考、抽象思考的能力。国内的教育比较注重应用,我觉得其实本科生阶段并不是要学很多有用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要培养抽象思维、分析问题的能力,要从学习比较抽象的理论模型中慢慢培养出来。我觉得这点不太够。”

 

展现学者的社会价值

作为反垄断、专利纠纷专家,龚炯亲身经历了很多反垄断和专利授权费用诉讼案件。龚炯在标准必要专利FRAND诉讼中担任多起案件的专家证人。他是美国Global Economics Group的学界聘请专家,该公司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经济学咨询公司。“作为专家写报告、出庭作证、受对方当事人律师的拷问。官司怎么打,其中的核心问题是什么,这里面故事多到可以拍一部电视连续剧。”龚炯感叹道。很多备受瞩目的大型诉讼案件,像高通跟苹果的诉讼,京东跟阿里的诉讼,龚炯都是参与者。

龚炯解释,“中国的反垄断法是有域外管辖权的。什么意思呢,比如有两家公司都不是中国公司,如果这两家公司的合并业务涉及到中国的业务并满足一些条件,就是它的业务量大到一定程度,中国反垄断局就有监管的权力。它要合并的时候,就会到中国的反垄断局来进行申报审批。如果申报的案件判决非常有争议性,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简称反垄断局)在核查这个案子的时候,就会考虑到底要不要批准,或者有条件的批准时附加什么样的条件。所以,对于比较复杂的案件,反垄断局会找专家来进行协助,帮助提一些建议和意见。”

在加拿大萨省钾肥收购加阳钾肥的中国反垄断审查中,龚炯的一些建议得到了采纳,顾及到了中国农民的实际利益。农业生产中常用的化肥有三种,钾肥、磷肥、氮肥。中国施用的钾肥大部分是进口的。在全球屈指可数的大型钾肥生产企业中,其中加拿大有三家。加拿大有两家钾肥公司要求合并,他们向中国反垄断局提交了申报。这宗合并案直接关系到中国农民的利益,因为只要国际上钾肥价格一涨,到终端零售环节价格涨幅更多。作为反垄断局聘用的专家,龚炯受托参与研究了这个案件,在有附加限制性条件的前提下允许了这次兼并。

       

为商务部外援司发展中国家政府官员培训项目上课

华为专利纠纷案产生了很大影响。在这起案件中,标准必要专利的专利授权费用存有很大争议,华为被要求支付极其高昂的费用。龚炯代表华为这方提供的材料,计算出应付的专利费用的金额,最终跟法庭判决结果的金额一模一样,华为大获全胜。通过龚炯和团队的努力,维护了华为的利益。

龚炯在学术上的成果颇多,他认为,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新问题的发现,大部分是从实践中来的。“我一些新的想法,新的研究课题,都是跟我个人工作和经历有关的。我会发现一些现象,然后深层地去思考背后的本质问题,去研究这里面的学术理论问题。”龚炯举例说明道,“现在这种新零售电子商务的发展,对中国企业的创新是很有帮助的。为什么?原因其实很简单,在传统的销售模式下,柜台的面积是非常有限的,比如柜台上摆放了七八种产品,消费者会从里面挑一种,这就保证了至少能卖出去一样产品。但在网络平台上不是这样,你搜索一个产品,打一个关键词进去,出来的商品成百上千。商家要想脱颖而出吸引消费者的眼光,就要不断推出新产品。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研究课题,电子商务的发展对整个国家创新能力的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要从生活中来,跟得上时代,观察到经济发展不断产生的新现象,然后去思考新现象背后的本质问题。这是龚炯做研究的心得感悟。“要想得深想得远,我觉得这是我们学者应该做的事情。”

“我是一个喜欢新奇的人,能够做一个新的事情,做得不错,然后又想找新的事情来做。”龚炯希望不断挑战自己,在不断的转型中,可以不断有新的事业去追求。

 

附:《中华英才》5月刊版面图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