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第一财经:(周念利、崔凡)今年中国如何扩大自贸“朋友圈”?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说了这三个重点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1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雨晴 冯迪凡 高雅

(来源:第一财经 2021年1月8日)

实施自由贸易区提升战略,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是“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的内容,也是推动高水平开放的重要举措。

2020年11月,我国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世界上最大自贸区诞生。

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表示:“我们的自贸伙伴越来越多,开放水平越来越高。”

王文涛说,目前,我国已与2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19个自贸协定,与自贸伙伴贸易额占比达35%。

他表示,未来,商务部将重点从扩大范围、提升水平和增强实效三方面落实自由贸易区提升战略,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更高水平的机制性保障。

 

积极考虑加入CPTPP

在进一步扩大范围方面,王文涛说,推动RCEP早日生效实施,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推动与海合会、以色列、挪威等自贸谈判进程,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王文涛表示,将与更多贸易伙伴商签自贸协定,不断扩大自贸“朋友圈”。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海南研究院院长、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积极考虑加入CPTPP是中国政府经过认真研究做出的郑重表态。这反映了中国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的积极姿态。”

“中国反对单边主义,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同时积极参加区域经济合作。经贸谈判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崔凡解释道,“在谈判过程中,中国一方面通过对标高标准国际规则推动国内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同时也会积极维护国家利益,积极探索谈判分歧点的解决之道,还会积极推动其他国家对中国产品、服务和投资的开放,最终进一步推动全球化的健康发展。”

CPTPP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包括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等11个国家,其前身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TPP在美国退出后更名为CPTPP。

根据日本方面的数据, CPTPP成员国总计人口约5亿人、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约10.57万亿美元,约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3.1%。

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管健博士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对于中国来说,要谈一个高质量、高水平的贸易协定,不仅在RCEP中没有问题,在未来的自贸区谈判中,中国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CPTPP一定会为中国带来更多经济利益”。

管健表示:“拿中国和澳大利亚的自贸协定来说,澳大利亚对中国是100%的零关税,中国对澳大利亚是98%的零关税。中国其实大概就2%左右的产品,比如大宗的粮油糖等没办法零关税,其他都没有问题。”

“中国只是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把中国的开放成果推出,换取在其他国家更大的市场准入。比如CPTPP,届时无论98%的关税减让还是服务和投资领域的开放,我们都不会有问题。”他称。

进一步提高贸易零关税比例

在进一步提升水平方面,王文涛说,进一步提高货物贸易零关税比例,放宽服务贸易和投资市场准入,积极参与数字经济、环保等新规则议题谈判,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WTO)研究院教授周念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WTO,数字贸易的诸边谈判自2019年1月启动,在当年5月份谈判真正开始进入到操作层面。从当前公开资料来看,到现在为止大概谈了6~7轮,中国递交了5份左右的提案。

周念利表示,如果放在对外开放的框架下来谈数字产业和数字贸易发展的问题,现在中国的对外开放已经由原来主要集中在货物贸易自由化上,现在转移到了服务市场的对外开放。

周念利表示,在服务业的开放中,中国做出了很多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等相关方面的承诺。“如果说服务业开放依然是(我国对外开放的)主要矛盾,服务业内部有诸多部门,从服务业内部的开发来讲,它的开放重点也逐渐地转移到了和数字服务相关的一些部门,比如说增值电信里的云计算技术等相关的部门。”她称。

周念利解释:“事实上,我国当前面临的开放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而且可能接下来的开放重点是现在面临压力比较大的一些代表性的数字服务部门。那么我们肯定希望在开放的过程之中,能够在我们参与的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方面的国际谈判中更多地表达我们的诉求。所以我认为,(积极参与数字经济新规则议题谈判和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两者也是相辅相成的。”

“此外,有时候我们在代表性的数字服务部门上所做出的市场开放承诺,跟我们在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的谈判之中接受或提出的规则,可能之间还有一种节奏上相互匹配、彼此配合的这样一种作用。”周念利补充道。

让自贸协定更好惠及企业

在进一步增强实效方面,王文涛说,以RCEP生效实施为契机,加大对自贸协定的宣介、推广、培训。

“提升自贸协定综合利用率,归根结底是要让自贸协定更好地惠及企业。”王文涛说,要通过实施好自贸协定,拉紧我国与相关国家地区利益纽带,提升多双边经贸关系水平。

第一财经记者从商务部方面了解到,2019年,我国已实施自贸协定综合利用率为77%,其中中国—新西兰、中国—智利、中国—秘鲁、中国—澳大利亚自贸协定利用率超过97%。

再比如2006年生效实施的中国-智利自贸协定,我国从智利进口葡萄酒的关税在10年内从14~20%逐步降低至零,进口量扩大了13倍,不仅满足了国内消费者日益增长的多元化需求,也为国外的生产商提供了广阔的商业机遇。

在要如何提升自贸协定综合利用率方面,周念利解释道,中国与某个国家缔结了自贸协定后,通常其中有一些关于货物贸易的减税安排,但是企业必须得申请该国的原产地证明,然后才能享受相关的减税待遇。

“不过,可能由于里面涉及的一些流程比较复杂,或者是各种各样的原因,阻碍了原产地证明的发放或者是申请,导致对于该协定的利用率、对关税优惠的利用的效率就比较低。”她表示,“这仅仅是一个方面,可能还有其他诸如服务市场开放等各个方面的原因,导致’大门开了,小门不开’这种情况。所以,有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外资准入,但是不能准赢’的情况,就导致了自贸协定的利用效率就不如理想中那么好。”周念利解释称。

管健则对记者介绍道,譬如中韩和中澳的双边自贸协定中关税减让水平大概在96%~98%,但是在RCEP框架下,我们和韩国以及澳大利亚的关税减让都只有90%左右。也就是说,RCEP比双边贸易的开放程度要小。

这里有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如果把WTO形容成“大锅饭”的话,那么RCEP就像是“桌餐”,而双边贸易协定就是“开小灶”。他说,目前的情况是,在WTO里可能只有60%~70%的货物是零关税,在RCEP中就是80%~90%的零关税,到了双边领域,实际上就到了96%~98%的水平。

“在这些规则同时并存的情况下,对于企业来说就是自己的选择。”管健说,在实际操作中,“比如说韩国的企业想出口到中国,可能用RCEP无法享受零税率,但是用中韩自由贸易协定可以享受零税率,那企业就可以自由选择。”

 

附原文链接:

https://m.sohu.com/a/443248085_114986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