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新华网:(董秀成)苏伊士运河“塞船”再追问,未来再堵怎么办?

发布时间: 2021年03月30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雨晴


(来源:新华号 2021年3月30日

苏伊士运河因“长赐号”货轮搁浅被堵多日,货轮解困进展牵动全球目光。

根据最新消息,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9日发布公报说,搁浅货轮已经完全脱困,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航。

对石油供应影响几何?

受苏伊士运河被堵影响,国际油价波动明显。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董秀成认为,苏伊士运河是全球最重要的能源运输通道之一,是将中东原油运往地中海欧洲沿岸的最捷路径,而欧洲作为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区域,对中东石油依赖度很大,因此苏伊士运河可谓欧洲能源生命线之一。船身摆正,意味着通道堵塞问题将很快解决,一旦航运恢复正常,供求关系将回到常态,因此价格下跌符合市场逻辑。

金联创燃料油分析师徐华丽表示,从燃料油自身贸易和供需的角度来看,苏伊士运河是西区俄罗斯、地中海、西北欧等燃料油产地前往亚太消费地的重要通道,一旦运河长时间封锁将对跨区贸易产生不小的影响,亚太地区高低硫燃料油市场有望收紧。

另外,欧洲也是沙特采购夏季发电用燃料油的一大来源地。随着旺季接近,如果运河长时间阻塞可能会导致沙特增加从中东、新加坡等地的采购,或将进一步支撑亚洲燃料油市场结构。此外,受到运费上涨的影响,东西价差也有望拉宽。

但目前来看亚太地区燃料油整体供应是较为充裕的,尤其是低硫燃料油,预计短期的船货延误不会造成显著的市场影响。

大风+沙尘暴=巨轮搁浅?

“长赐号”在当地时间3月23日陷入搁浅。起初,一阵突如其来的强风和阻挡视线的沙尘被认为是罪魁祸首。但是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说,这不是这艘船搁浅的唯一原因,可能还存在技术或人为失误。

黄骅港引航站高级引航员杨炳栋分析,货轮之所以难以拖动,是因为船体通过运河时,遭遇了“岸壁效应”,导致船体两头牢牢地"卡"在了岸上。由全程AIS回放可以看出“长赐”轮在航行过程中航行不稳定,所以该货轮还存在人与人、人与船配合不协调的情况。

不过,苏伊士运河当局方面表示,在船舶脱浅后将对本次事件的起因做出调查。所有最终结论都要在经过最终调查后得出。

目前救援还有啥问题?

据《纽约时报》报道,28日晚上,“长赐”号巨型货轮得到了比任何现场机器都强大的力量帮助:月亮和潮汐。救援方面的负责人表示,随着水位一夜间飙升,船慢慢恢复了浮力,并摆正船身。一位运河方面的消息人士称,几个小时后,货轮一度再次横置,随后在涨潮时被拖行解困。

杨炳栋从技术角度分析,由拖航的视频可以看出“长赐”轮是采取船尾在前的拖航模式,且明显存在拱首,由此可以判断“长赐”轮船首出现破损进水。所以需要在“长赐”轮能够完全控制进水,并没有进一步风险的情况下,才能拖带其经过运河北段进入地中海。

为何不拓宽?未来“塞船”该咋办?

作为欧亚水运的“黄金水道”,苏伊士运河未来还会面临“塞船”风险吗?

苏伊士运河通航151年来一直在拓宽、挖深、改造。最新的一次改造是2015年8月6日宣告完工交付的,其主要内容是拓宽、加深37公里长的旧河道,同时开凿317米宽、35公里长的所谓“新苏伊士运河”,令运河中拥有“旁道”的区间增加。

但现实是,每次改造的结果,都反倒大幅增加了发生堵塞的危险。船东、承运商方面,都试图用“顶格船”,即大到刚好能勉强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怪兽船”,来尽可能压低运输成本。在经济利益驱使下,运河管理方往往对“超标”船只高抬贵手,只要钱到位,“准入尺度”便宛如弹簧。事发后,有船员指出,很多明明吃水“过线”的矿石船、散货船,在交足费用后,居然也被放行,“此次‘大堵车’固然是偶发,但隐患一直存在,出事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杨炳栋说,未来当地政府应加强应急机制,其包括:脱浅操纵方法和救援力量,如小型应急疏浚船、大马力拖船、船舶应急堵漏设备等,同时,改装大型船舶的船首推进器,是一种应对侧风推动船舶偏离航道的方法。如遇天气不佳,当地管理部门需要向接近运河和沿运河航行的船舶提前发出警报。

事件回顾(埃及当地时间):

3月4日,“长赐”号从宁波出发,走远东—欧洲航线,预计23日通过苏伊士运河,31日抵达荷兰鹿特丹。

3月23日:早上7时40分,“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北上行驶时,被沙尘暴困住,同时,突如其来的强风导致“操纵船的能力丧失”,造成船体偏离水路。船头朝东北,船尾朝西南,约呈45度角,卡在了运河中间,被困在苏伊士运河151公里处。

3月24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表声明说,由于该国多变的天气,船只穿越运河的能力受到了干扰。荷兰海洋服务公司Boskalis透露,已聘请其子公司协助救援。

3月25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暂停了苏伊士运河上的航行。埃及内阁发表声明说,有9艘拖船、2艘挖泥船和4台挖掘机正在努力解救这艘巨轮。同时,挖泥机正在进行疏通作业,目的是从船首周围清除1.5万至2万立方米的沙子。

3月26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挖泥疏通工作已完成约87%。救援团队试图使“长赐号”重新漂浮,行动并未成功。

3月27日:救援组试图利用当天的涨潮,用14艘拖船将“长赐号”拖出,尝试依旧失败。超过300艘船在运河的两端和中途被困,还有更多船在驶近时改变了航行路线。

3月28日:挖泥船执行的挖泥作业达到了2.7万立方米的沙子,深度为18米。同时派出两艘拖船,牵引力为70吨。原本计划将在周日进行两次尝试,但是船头下方的岩石使救援工作变得困难。苏伊士运河当局决定推迟原定于晚上进行的重新上浮尝试,直到有更多的拖船动力为止。

3月29日:早上9时30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宣布“长赐号”已开始漂浮。该船的方向转至“正确航向”的80%,船尾从岸边移动了102米


附:视频新闻链接

http://my-h5news.app.xinhuanet.com/xhh-pc/article/?id=02f744a3e675e8f0647845397a92ad5b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