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中国化工信息周刊》:(董秀成)“双碳”目标下,能源转型有三个方向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16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王峥

“双碳”目标下,能源转型有三个方向

(来源:《中国化工信息周刊》2021-04-15)

CCN今年两会上碳达峰、碳中和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您觉得这对中国能源结构的变化有怎样的影响?

【董秀成】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是一个标志,说明我国政府十分重视这件事。另外,双碳目标在十四五规划里也是非常明确的,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碳排放国,而且又是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大国,无论从人类道德伦理,还是从生态文明建设这个角度来说,碳中和乃是大势所趋。其对整个能源转型至关重要。在我看来,它是一场能源革命。因为传统的能源结构是以化石能源为主体的。中国化石能源占整个能源消耗比例的近85%,在这样的能源结构下,我们提出碳中和目标,对传统化石能源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因为化石能源本身就是碳氢化合物,在使用特别是在燃烧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二氧化碳。相对而言,碳中和对于非化石能源来说是利好。  

CCN在碳中和背景下,您如何看待今后中国能源转型的方向?

【董秀成】能源转型是必然的。其实,最核心的是能源结构调整,化石能源越来越少,非化石能源越来越多。另一个转型的方向,是能源效率的提升,降低单位GDP的能源消耗。必须摒弃过去用能源消耗来换取GDP增长的粗放发展方式。除此之外,第三个转型是数字化转型。虽然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能源行业面临的趋势,但其在能源行业的表现可能更为突出。

当前,有些行业的数字化已经比较超前了,而且发展很快。但能源行业在这方面仍然比较落后,在未来能源转型过程中要加快脚步。不论是能源的上游、中游还是下游,包括数字矿山、数字油田、油气管网数字化等,都有很大进步空间。数字化的核心是让这个系统更加智能,减少不必要的能源浪费,从而提高能源效率。

从大的方面看,能源转型的方向主要是以上三个。当然对企业来说,要加快自身的业务转型,实际上企业转型的范围更大,涉及到产业转移。             

传统油气公司实现碳中和需多管齐下

CCN从去年开始,埃克森美孚、壳牌这些大型油企频频抛售上游业务。中石化也表示要进军氢能产业,这是否意味油气产业变成了夕阳产业?

【董秀成】这个观点我不太认同。

国际许多大型油气公司都在转型,前些年,国内包括三桶油在内的央企也提出了要建立综合性能源公司,但整体来说国内公司动作稍慢。我们不能简单地讲,油气行业就是夕阳行业,不是说将来我们就不搞油气行业了,只是它的比重可能在下降,它的用途或产业路径可能发生改变。                                   

CCN您认为油气产业未来的出路在哪儿?

【董秀成】我个人认为,油气行业未来可能有两个发展方向,一是往化工方向走,也就是减油增化,尽可能地生产化工品,除了大宗化工品,还要多产高端化工产品。国内现在炼油能力过剩确实是个隐患,但我们也应看到,有些油品还依赖进口,说明我们的技术存在短板。二是往煤、油、气制氢的方向走,做氢燃料。同时,还可以开展碳捕集,将排放的碳回收再利用。这样一来,路径改变了,企业的碳排放就会大幅下降,同时可以发展一部分其他新能源业务,再通过碳交易的方式在碳市场上购买排放权,至少能达到碳中和。

总而言之,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传统油气公司,要想实现碳中和,需要多管齐下,单一路径走不通。                             

CCN碳中和需要很多新技术,您觉得国内的技术目前能否满足需求?

【董秀成】从整体来看,技术不是问题。虽然对于中石油、中石化来说是个难题,但是国内有很多专家之前就一直研究该领域。包括燃料电池这些现在国内都能做,关键还是成本比较高,但是随着技术的突破,以及产业的规模化,成本一定会降下来。像风能和太阳能,最近几年成本下降了的幅度出乎专家的意外。原来许多人认为,发展这些新能源离不开国家的补贴,现在没有补贴也能活下来了。  

CCN碳中和背景下,轻烃炼化行业应如何转型?

【董秀成】一是要往高端走。国内大路货过剩,但高端产品仍依赖进口,这需要技术上的突破。二是要往材料方向走。因为在材料领域和欧美日相比我们还是比较落后的。三是开发去碳或降碳技术,把二氧化碳转化为其他产品。越往下游走,对技术的要求就越高。                                   

碳中和能有效缓解能源安全问题

CCN近年来中国原油的对外依存度都一直较高,连续3年超过70%。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方面您有何建议?

【董秀成】其实碳达峰和碳中和本身也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决能源安全问题。所谓的能源安全核心其实就是油和气的供应安全。碳中和背景下,化石能源消耗占比将变小,从另一个角度看,能源安全问题就能得到缓解,但这在短期内还无法实现,因为碳中和归根到底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一直会面临能源安全的压力。其实从十四五规划来看,国家还是很关心这个问题的,这可以说是西方国家能够掣肘我们的一个因素。

尽管如此,我国对于保障能源安全是有许多预案的,不必过分担心。目前,我国还有22亿吨的原油产量,这些产量基本能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这部分相当于是压舱石。另外,我国出台了油气增速上涨7年行动计划,要求三桶油增储上产。同时,还有一些难用储量,是开采成本特别高的油气资源,大约100多亿吨。如果出现异常情况,可以动用这部分能源。此外,煤制油、煤制气也能提供一部分能源保障。                                 

附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XhKPv7bDfgKld_cYX3adEw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