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工人日报》:(苏丽锋 陈建伟)95后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现状与技能提升对策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07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雨晴

(来源:《工人日报》2021-09-06 理论实践版

苏丽锋 陈建伟

95后新生代农民工学历层次提高,但新业态职业技能匮乏,他们学习意识强,技能投资热情较高。其职业成长出路在于提高数字化技能,这应该得到政府和社会的更多关注。

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制造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和数字平台领域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低技能劳动力职业发展不畅问题逐渐显现。95后新生代农民工在其职业发展过程中,既要面临在制造业和服务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所带来的就业结构调整,又要适应新业态、新岗位和新工作模式所带来的技术更新要求。笔者认为,95后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成长出路在于提高数字化技能,这应该得到政府和社会的更多关注。

95后新生代农民工就业状况与技能需求

工作强度大,职业内卷现象明显。当前,我国城市内部劳动力市场还存在分割现象,大部分95后新生代农民工在制造业和中低端服务业就业,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从职业发展来看,95后新生代农民工职业发展空间较小,职业流动质量不高,有循环无上升,形成了较为明显的职业内卷现象,制约了个人发展。从我们的问卷调查结果来看,有25%的受访者希望从事制造业;45%的受访者希望从事餐馆、超市、房屋中介等传统服务业;29%的受访者希望从事与互联网相关的工作,如外卖小哥、驿站站长、网约车司机等。大部分95后农民工的职业流动依然是在制造业和中低端行业内部循环,这种陀螺式的循环模式反映出他们可能囿于技能水平不足而无法跳出中低端职业的深层次问题。

焦虑感强,城市融入度低。95后新生代农民工面临的焦虑,不是工作的高强度,而是自身技能的低密度。在我国传统制造业和中低端服务业就业岗位不断技能化的背景下,一方面企业所需的劳动力供给不足,另一方面技能水平较低的年轻劳动者过剩,出现了技能结构失衡问题。对于95后新生代农民工而言,他们需要一种能够实现技能与岗位之间实时对接的培训机制。同时,他们在城市中努力拼搏,希望能够尽早实现市民化,但从目前的制度保障、身份认同和实现市民化的物质条件来看,他们仍属于居住在城市中的边缘群体。

学历层次提高,新业态职业技能匮乏。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95后新生代农民工学历层次普遍有了明显提高。调查发现,受访者中有47%为高中学历,33%为中专学历,说明他们普遍具备了学习和掌握新技能的知识基础。但调查也同时发现,该群体中大专学历人员仅占4.4%,远低于当地居民中大专学历劳动力的比例,而且他们所拥有的职业技能主要集中于农业种植技能(24%)、制造业技能(44%)和传统服务业技能(19%),而数字化技能仅占9%,表明他们缺乏新业态所需要的新型职业技能,无法适应第二、第三产业全面智能化和数字化升级的需要。

学习意识强,技能投资热情较高。调查数据显示,48%的受访者希望能够获得职业技能培训机会,64%的受访者愿意自己花钱接受职业技能培训,21%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有机会就愿意去参加培训,这部分人也是潜在的技能投资需求人群。这些数据充分说明95后新生代农民工对技能投资的热情很高,在城市青年中流行的“终身学习”理念,在他们身上也有较多体现。

主动适应新业态,最想学习数字化技能。近些年新生代农民工就业呈现出从制造业向服务业流动的趋势,他们愿意主动适应新业态。有54%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正从事服务业,有4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最想学习数字化新技能,同时,对与数字化技能有关的计算机技能的需求也达到了27%。这说明95后新生代农民工已经意识到自身技能不足无法适应新业态发展,也看到了未来的技能升级方向。

提升95后新生代农民工技能水平的政策建议

构建企业数字技能培训中心。新就业形态对数字化技能要求越来越高,解决95后新生代农民工面临的技能学习问题,必须首先挖掘企业内部的数字技能培训资源。企业要在建立科学的创新激励机制,增强对创新型人才吸引力的同时,通过构建企业内部数字化技能人才培训中心,搭建实践基地,开展课程教学等方式,形成多元的数字技能培养模式,不断提升员工技能水平和职业素养。

鼓励社会力量开展数字化技能培训。以互联网企业为主体的社会力量应走在数字化技能培训前列,扩大职业技能培训覆盖面,为未来数字化人才培养布好局。当前,我国中小城市、县域乡镇等下沉市场人群规模已经超过6亿,下沉市场对与数字化技能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消费潜力巨大。为此,在数字化平台就业不断扩展的过程中,要发挥好社会力量的作用,做好下沉市场中的95后新生代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帮助他们从传统农民工向新型产业工人转变,提升就业能力。

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实现职业培训专业化与大众化。升级新生代农民工技能是技能培训专业化的体现,是提高高技能人才数量的迫切需要。要通过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让培训专业化与大众化并行。为了实现培训大众化,还应该充分发挥非营利性组织的作用,例如,各类公益团体、公益组织等社会组织均可以参与培训,并专注于提高劳动者对新工作岗位的适应能力。

加大技能培训宣传力度,提高培训参与度。95后新生代农民工缺乏对培训的了解,不利于技能水平的提升。调查数据显示,有44%的受访者没有参加过技能培训,有42%的受访者公司不提供数字化技能培训。可见,目前至少有半数以上的95后新生代农民工未能及时获取数字化技能培训的信息。因此,拓展职业技能培训的宣传渠道,将有利于促使原本对技能培训有迫切需求的95后新生代农民工及时参加各类技能培训,从而提高职业技能培训的参与度和普及率。

发挥好职业教育的人才“孵化器”作用。95后新生代农民工群体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劳动力源泉,职业院校作为技能型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应该从培养95后新生代农民工的大局出发,确立新的职业教育体系,引入信息技术、人工智能、“互联网+”、新工艺等与生产紧密相关的课程,开展“双元制”职业教育,真正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让职业院校成为掌握数字化技能人才的“孵化器”。

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法律法规。政府要为新生代农民工技能培训提供制度保障。一方面,要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有关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法律法规。要明确政府、企业与培训机构的权利与义务;在资金投入上,要以税收优惠措施来鼓励企业培训新生代农民工;在技能补贴上,要对面向重点行业关键岗位人才培训的社会机构给予补贴。另一方面,要做好职业教育和劳动力市场的有效对接,例如,专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的有效对接,人才培养与职业岗位的有效对接。

 

(作者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育与开放经济研究中心)

 

附:原文链接

https://web.app.workercn.cn/enews.html?content=335313&t=1630885735447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