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环球人物:(赵永升)马克龙2.0来了,拼赢都靠它?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4日 浏览次数: 编辑:


  巴黎时间4月25日晚8点,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结束。法国媒体公布的出口民调结果显示,现总统埃玛纽埃尔•马克龙得票58.2%,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勒庞得票41.8%。马克龙以明显优势胜出,并成为继希拉克以来法国又一位实现连任的总统。

  “我们将建设一个更加独立的法国!一个更加强大的欧洲!”马克龙在胜选讲话中向选民承诺。他同时表示自己将成为“所有人的总统”,并强调要找到并解决极右翼支持者们愤怒和不满的根源,“这是我与我周围人的责任”。

   与此同时,面对失望的支持者,败选的玛丽•勒庞在讲话中质疑马克龙:“会对国家内部的分裂熟视无睹”。尽管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参选失败,但勒庞依然表示将继续“为法国而战”,并会率领“国民联盟”角逐即将举行的法国立法选举。

   马克龙的胜选让反对极右翼的法国公众感到庆幸。有评论指出,马克龙的成功连任,不仅让法国再次成为西方民粹主义浪潮中的幸存者,也让已因俄乌冲突备受冲击的欧盟感慨“逃过一劫”。

   此次角逐法国总统之位的马克龙与勒庞,都是法国政坛中的老面孔。为了克服选民对自己的“五年之痒”,马克龙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惜“改变画风”。

   4月17日,马克龙的御用摄影师莫伊松聂在社交平台上曝光了一套马克龙竞选中的“幕后花絮”。在一张照片里,坐在沙发上“敞怀大笑”的马克龙毫无顾忌地向摄影师展示着胸前茂密的胸毛。

   这张照片很快在法国网民间大范围传播。一些网民惊叹马克龙的胸毛茂密到“几乎能装满一张床垫了”。也有网民开玩笑说:“这

证明马克龙为了胜选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甚至有美国脱口秀演员扮成“山寨版马克龙”,代他向法国选民“袒露真心”。

   这不是马克龙第一次为了吸引选民注意而“改变画风”。在另一套“公关照”中,正在工作的马克龙身着宽松的卫衣和牛仔裤,胡子拉碴,脸色疲惫,好像一个正在加班的“码农”。其形象与背景中金碧堂皇的爱丽舍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英国《每日邮报》认为,马克龙是在模仿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战时着装”,其目的是拉近与选民距离的同时,向公众传递自己为了国事殚精竭虑,在着装上只能不拘小节的信号。

   此次大选中,马克龙“改变画风”的行为,很快成为法国选民茶余饭后的谈资。虽然很多网民们并没把马克龙照片中传递的信号当真,马克龙依然靠这招争取到了法国选民,尤其是年轻选民的关注。

   对马克龙来讲,改变自己的政治形象,并不是换套衣服这么简单。在2017年参选时,马克龙一直以“哲人范儿”示人,这让他在法国政坛中赢得了“朱庇特”(罗马神话中掌管众神的主神)的绰号。

   但在“马克龙1.0”上线五年后,法国人对这位“朱庇特”的崇拜逐渐退潮。马克龙在任内开展调高燃油税、取消巨富税、推动退休金改革等一系列政策,最终导致全国性的“黄背心”示威,其持续时间长达近3年。

选民对马克龙执政表现出的不满,让主张右翼民粹主义的勒庞趁虚而入。她率领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也逐步向法国西部沿海都市群渗透,而这里本是马克龙的大票仓。

   在大选中,马克龙在民调上一直占据优势。为了防止勒庞像特朗普一样“爆冷”当选,马克龙在竞选上不敢懈怠,竭力打造亲民形象。除了改变着装外,他还亲自前往法国各地的咖啡馆和城市广场,与选民零距离接触,甚至深入勒庞家族的大本营马赛市拉票。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赵永升在接受《环球人物》采访时表示,马赛作为法国南部主要港口城市,是许多北非移民进入法国的通道。勒庞领导的极右政党“国民联盟”,利用法国本地居民和移民的矛盾,获得了大量工薪阶层的选票。

   勒庞利用社会上对马克龙执政的不满情绪,扩大本党的选民基础,但其在大选中依然不敌马克龙。赵永升认为,这说明多数法国选民,依然认可马克龙的执政表现。

   赵永升强调,与美国不同,法国选民很关心候选人的政府工作经验。绝大多数法国总统都曾担任过政府部长这样的高级职位。曾担任经济部长的现任总统,较一直作为民粹主义政客的勒庞具有明显优势。这在大选辩论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经济问题上,马克龙对法国的经济数据和案例信手拈来,勒庞却只能提出一系列抽象的政策口号。

   与此同时,赵永升也认为,尽管近年来勒庞极力减少“国民联盟”的极右色彩,甚至不惜与创党的父亲决裂。但“国民联盟”在法国政坛中的非主流地位仍然没有改变。多数法国选民在政治观点上南辕北辙,但在反对极右翼上台执政上,具有共识。

   在马克龙和勒庞进入第二轮投票后,许多法国选民都抱怨这是让他们在“瘟疫和霍乱中间选一个”。但在左翼候选人的引导下,许多法国人还是选择“两害相较取其轻”,将选票投给马克龙,或者至少不给勒庞投票。这让本次大选中,又一次出现法国左中右翼联合组成的“反勒庞联盟”,并成为了马克龙击败勒庞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打着“中间派”和实用主义旗号的马克龙,又一次成为法国政坛中的“最大公约数”。这一结果,让法国极右翼势力遭到挫败,同时也让在一旁屏息观望的欧盟领导人松了一口气。

   在马克龙当选后,欧盟官员和欧洲国家领导人纷纷发来贺电。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如释重负地向媒体表示:“(欧盟)能够再依仗法国五年了。” 欧洲议会议长梅措拉则宣布,期待与马克龙共同应对愈发充满不确定的当今世界所带来的挑战。

   作为法国极右翼政客的代表,勒庞极度反对欧洲一体化,强烈支持法国退出欧盟和北约。尽管在大选前的辩论中,勒庞软化了自己的反欧盟立场。但赵永升认为,这与勒庞此前的很多“去极右化”举动一样,不过是出于竞选目的“逢场作戏”。

   如果勒庞当选,对于欧盟的打击无疑是灾难性的。自1993年欧盟成立以来,法国与德国一直是欧盟的核心成员。两国在欧洲的经济与政治一体化过程中扮演了核心角色。一旦法国在勒庞的领导下退出欧盟,刚刚经历英国脱欧的欧盟,无疑将走向分崩离析的边缘。 

   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当选,无疑给处于俄乌冲突与新冠肺炎疫情夹击下的欧盟打了一针“强心剂”。赵永升认为,在德国前总理默克尔退休后,年轻而经验丰富的马克龙,具有成为“欧盟第一领导人”的潜质。

   美国欧洲研究者威廉姆•多兹迪亚克认为,马克龙在执政风格上与默克尔类似。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马克龙既强调欧洲国家在社会价值与文化上的共通点,又在具体的经济和政治问题上采取了实用主义策略。

   在马克龙的第一个任期内,马克龙支持签署了全球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积极代表欧盟参与俄乌问题的斡旋,并公开宣称北约已经“脑死亡”,呼吁欧洲建立独立于北约之外的安全体系。马克龙的这些举动,证明他希望让法国与欧盟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在美欧关系上,马克龙一方面强调美欧关系对欧洲安全与发展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又希望保证欧洲在外交和国防政策上的独立性。2017年,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结束会面后,马克龙在法国索邦大学发表演讲,强调“欧州会逐渐又无法避免地摆脱美国的约束,即使特朗普下台后,这一趋势也会延续下去”。

   同时,马克龙也强调欧洲必须拥有国防自主权。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马克龙政府积极推动在2023年前,建立一支独立的欧盟快速反应部队,以减少国防上对美国的依赖。2019年接受美媒采访时,马克龙表示:“从远景上看,我相信欧洲不仅仅要成为一个经济共同体,更要成为一个政治共同体。而欧盟想要成为一股政治力量,首先要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在这一愿景下,成功连任的马克龙,或将主动肩负起“欧洲第一领导人”的重任,进一步推动欧盟在经济、国防与政治上的一体化。

   作为一名政治家,马克龙对法国与欧洲的发展前景都有着远大的规划。但是,想要实现这一目标,胜选只是第一步。

为了保证法国和欧洲的稳定发展,马克龙首先要助力解决俄乌冲突问题。

   在其首个任期内,马克龙与俄罗斯一直保持积极的外交接触。2019年与普京会面时,马克龙表示,俄罗斯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欧洲国家,并在“欧洲的共同价值观中具有重要位置”。

   在2022年2月俄乌局势趋于紧张时,与普京关系良好的马克龙是唯一的前往莫斯科进行斡旋的欧洲主要国家领导人。尽管他最终没能阻止俄乌冲突的爆发,马克龙的外交努力,依然使他在法国和欧洲赢得尊重。

   俄乌冲突爆发后,马克龙态度谨慎,尽力避免让欧盟卷入俄乌冲突之中。3月8日,马克龙在选民见面会上表示:“俄罗斯及其人民需要受到尊重,没有俄罗斯的参与,欧洲大陆就不可能实现长期和平。”他还说,如果俄罗斯停供天然气,欧洲的下个冬天将会更艰难。

   4月18日,马克龙在接受法媒采访时,再次警告不应给俄罗斯“划红线”,并强调此举可能让欧盟卷入战争,而“与俄罗斯开战意味着与一个核国家开战,这是一项(欧盟)不能轻易承担的责任”。

   由此可见,新上任的马克龙政府很可能会继续在俄乌冲突上,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但马克龙也清楚地意识到:尽快实现俄乌问题的和平解决,是最符合欧洲利益的方案。如何避免俄乌冲突走向长期化、扩大化,无疑是马克龙政府近期最核心的外交任务。

   与此同时,在国内问题上,马克龙也面临着保证经济增长和减少通胀的压力。赵永升表示,在大选前的辩论中,勒庞曾就法国国民购买力下降一事,对马克龙展开攻击,导致马克龙一度处于守势。为了减少社会的不满情绪,并保证其党派在几个月后举行的法国立法机构选举中保持优势,马克龙必须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对法国经济与就业的冲击,并保证法国居民生活水平不受影响。

       赵永升说,马克龙第二个任期中的另一个重要经济目标,是保证法国在正进行的“新技术革命”中获得领先地位。他认为,在新能源、信息科技等领域,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工业国与中美两国存在明显发展差距。为了保证法国未来的国际竞争优势,马克龙势必会将重振法国工业,推动科技创新,作为法国最重要的长期经济发展目标。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2.0”能否带领法国与欧盟在未来的国际社会中继续扮演重要角色?人们拭目以待。

 

附:原文链接

https://www.globalpeople.com.cn/index.php?c=index&a=show&catid=44&id=40262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