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科研 > 人才强校 > 正文

人才强校

[人物] 白静萍:贸大留学生的“中国妈妈”

发布时间: 2013年04月24日 浏览次数: 编辑: 乔雪竹

贸大留学生的“中国妈妈”

记者 王湘宁 摄影 张玉君

“白老师您好!”留学生教室里传出阵阵笑声,吸引了不少学生的张望。“每次上课前,白老师都会过来看看我们,通知我们学院的各种活动,填表、讲座、奖学金。每天天气冷了热了,她都会细心的嘱咐我们要增减衣服;空气不好时也会提醒我们注意。白老师对我们就像妈妈一样。”2012级希腊研究生李信这样说。

白静萍是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最早的留学生班主任,她是留学生口中的“白妈妈”。丈夫病危,她仍不忘教育工作;女儿早逝,她把自己全部的爱倾注给了学生。67岁,早已是退休的年纪,留学生们的一句“舍不得”,让她留了一年又一年。

100分不够打”

挪威留学生李威刚入学时,第一次找白静萍,听到她叫出自己的名字,既惊讶又激动。那一年,白静萍负责的留学生有500多人,但没有一个她叫不上名字的。白静萍从事教师工作39年,负责留学生工作11年,已送走了7拨本科生,11拨研究生。

不管刮风下雨,留学生的每堂课,白静萍都要提前20分钟去教室点名,“一来看他们出勤,二来也是与他们多接触,观察每个同学的状态,感觉哪个学生状态不好就打电话约着谈谈。”分管500多名留学生时,她给自己排了个表,经常几个楼来回跑。“这样虽然累,但能及时掌握他们的情况,这十多年留学生没发生过任何问题。”

白静萍说,自己在校园呆的时间长了,喜欢校园,也爱教师工作。“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我都会和他们说,我没有孩子,我把你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不管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我都喜欢,希望你们在中国都能够身体健康,生活的快乐,学习上能有进步。不管你们在中国遇上什么困难,白老师什么时候都在你们身边。”留学生们有什么事总是第一个想到白静萍,感情问题、家庭问题,同学之间的小矛盾都会和她聊一聊。

韩国留学生具惠善在读研究生时,母亲在中国病危,而在韩国的父亲也生病了,年轻的她整个人都懵了。那段时间,白静萍只要一有空就陪着孩子去医院,帮她照顾母亲。“没有老师的鼓励和支持,我肯定熬不过去。”回想起那段时间,具惠善感动地说。

哈萨克斯坦留学生周少康是这样评价白静萍的:“白老师是我们的中国妈妈,她像亲妈妈一样,很关心我们,也很严格。我们给白老师打100分!”想了想,他又说,“100分太少了,不够打。”

班级就像一个家

新生入学,中秋节是第一个节日,每年白静萍都会和学生们一起过。印度尼西亚留学生陈爱霞说:“每个节日白老师都会带着我们一起过,你们中国人吃月饼的节日(中秋节),她就给我们买月饼吃。”白静萍说:“你们离开父母来到中国,中秋节本来就是全家团聚的日子,现在你们不能跟父母团聚,咱们在一个教室里就是一个国际大家庭,我们一起享受一下团聚的气氛。”

圣诞节是留学生一个很重要的节日。白静萍会买巧克力把祝福送给大家。“女生说吃巧克力会发胖,去年开始改成苹果了。”白静萍笑着说。一共80个苹果,她分了三次才全部从西三旗的家里提过来,洗好,发给每个人。“借苹果‘苹’字的音,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都平安快乐。”

学生生病住院,她就买老母鸡给学生炖汤喝,有时白静萍自己炖好带来,有时她把调料包都一起打包好,让学生自己炖,趁热喝。这么多年,白静萍自己都不知道买了多少只鸡。今年过年,有几位泰国留学生被中介骗了钱,没钱回家过年。白静萍初一、初五分两次邀请他们来自己家里,给他们包饺子,买的好吃的零食,聊聊家常和他们一起过年。“这些其实都没多少钱,就是一点心意,让学生知道还有人爱着他,想着他,真心为他好,学生的这种感受有时比单纯的纪律教育效果更好。”

怕留学生生活枯燥,她每月都会带领留学生参加国际学院和本院组织的活动。陈爱霞说:“这学期开学后她已经为我们筹划好了3次活动,3月份带我们去了长城,马上要带我们去植物园,5月还要去天津港。有白老师这样的班主任,我们班级特别团结,大家感情很好。”

以爱之名 润物无声

白静萍常说,爱工作、爱孩子也要严格要求,有问题不能姑息迁就。“作为一个合格的妈妈,一味的爱叫溺爱,一味的谴责批评就不叫妈妈了。既要严格要求他们,又要关爱他们的生活。有同学说白老师管学生很严格,这种严格实际上对他们是有好处的。”她经常给留学生开班会,指出他们的一些毛病和问题。像留学生很普遍的迟到问题,她耐心地用小例子和学生讲。3月份的时候,她组织大家去长城,早上730集合,点名没有迟到的。

金融危机爆发,学校筹措资金为留学生发放了生活补助,一部分留学生却用这钱大吃大喝。白静萍知道后立即组织了一次班会,她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各国经济都有困难,中国也一样,但我们是主人,自己吃苦也不能让客人受苦,这是中国的待客之道。学校给大家发放的补贴是不希望你们在华生活学习受到影响,而不是让你们挥霍。希望你们珍惜这份情谊,好好生活、学习。世界风云变幻,希望你们永远做和平友好的使者。”很多学生在毕业论文里都提到了这件事,表示自己要记住中国人民的情谊,做和平使者。

白静萍常和留学生说:“你们只身来到中国学习会面对很多困难。学院和老师都在想尽办法帮助大家克服困难,顺利完成学业。在中国你们一天也离不开老师们的帮助,老师们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你们的尊重。”任课老师都说,白静萍的学生都很懂事,尊重老师,给他们上课心情很好。国际经贸学院施丹老师说:“每次上课前,白老师都会提前过来点名,看看同学们的状态,天冷了嘱咐加衣,放假了嘱咐他们注意安全。她的学生都很懂事。”

2005级研究生,现在又继续读博士的泰国留学生李湘纯说:“白老师用爱心和敬业精神换来留学生对她的尊敬和感情,不是12天能做到的。”她从本科开始就是白静萍的学生,冲着“中国妈妈”对她的这份爱,一直读到了博士。

最幸福的“中国妈妈”

白静萍的女儿早逝,她把自己全部的爱都奉献给了学生。“可以说他们已成为我生活的全部。谁有什么问题,谁情绪不对,就约他谈一谈。学生有什么事要是没解决,我就一天都不踏实。”上学期有两个女生受到点惊吓,情绪不稳定,周五晚上9点钟学院打电话通知白静萍,她担心得一晚上没睡着觉。第二天,她自己生病了,还嘱咐自己的中国学生开车把两个女生接到家里,给他们做了一桌饭菜,安慰了很久。白静萍说:“人家家长这么远把孩子送来,真出了点什么事,我这主管老师就没尽到责任。”

“同学们叫我中国妈妈,我感到特别自豪。我比中国的妈妈不知道幸福多少倍,他们只有一个儿女,我有这么多各种肤色的孩子。”日本女孩伊藤敏子是跟着白静萍9年的学生,从本科到博士,用白静萍的话说,“跟自己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2006年冬天,白静萍的先生发生大面积心梗住院,奔波于医院和学校之间的白静萍非常辛苦。伊藤和越南女孩秋霞有时间就去医院照顾,又洗又擦和亲生闺女没两样。连护士都说:“这位老先生怎么一天有这么多人来陪护。”这其中好多都是白静萍的学生。2004级本科生大班长韩国留学生朴光德带着几个本科班长和2005级研究生班长一起找到白静萍,说他们希望能帮上忙:“我们有一个阿姨是朝鲜族人,一直为我们做饭做了好几年,我们可以让这个阿姨去老师家照顾叔叔。白老师,您别离开我们!”白静萍听学生们这么说,感动得哭了好久。

“作为一名老师,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这些学生却给了我加倍的爱,让我在晚年也享受到儿女绕膝的天伦之乐。”白静萍说。虽然伊藤现在回日本工作了,还是经常打电话问候,逢年过节给白静萍寄东西。白静萍66岁生日的时候,正赶上伊藤回日本应聘,她特地嘱咐其他同学,“66岁是中国人重视的大寿,一定替我给白妈妈过好生日。”学生们买了生日蛋糕,还去超市买了66的肉,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一边扔肉一边说让老师长寿的吉祥话。

2007年毕业的泰国留学生谭岳坤在毕业论文里说:“负责管理留学生工作的白静萍老师,她的父母心的确让每位留学生感到非常幸福如在家,我衷心感谢与祝她永远健康。”李湘纯也在毕业论文中写道:“白老师的恩爱(情)我会记一辈子的。”

白静萍说,现在年纪大了,忙活一天到下午4点多就感觉特别累。先生也劝过她,要不别干了。“和孩子们在一起心态也变得年轻了,一进教室,看见他们就高兴。”白静萍说,“任课老师都是合作了10多年的优秀老师,他们的敬业精神和师德堪称典范。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学院在留学生管理这块又配了两位专职教师,我现在工作也减轻了不少。只要身体允许,我希望一直和这些留学生孩子们在一起,照顾他们,给他们做‘中国妈妈’。”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 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