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快讯 > 正文

新闻快讯

我校教师刘咏阁新作《汗血宝马绘画教程》出版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25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雪竹

 

 

校新闻网讯(出版社 供稿) 日前,知名画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刘咏阁老师的新作《汗血宝马绘画教程》正式出版。刘咏阁(笔名老墨),当代中国“汗血马绘画”创始人,是第一位将汗血马创作以架上绘画形式搬上欧美亚舞台的中国画家。这本《汗血宝马绘画教程》是刘咏阁老师积二十余年心血探寻汗血马人文历史,探究、实验汗血宝马绘画表现语言的结晶,是一本兼具艺术课教材、美普工具书、马绘画艺术、马文化推广等综合功能的作品。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举行的新书发布会上,刘咏阁特别谈到,汗血宝马绘画是新时代的产物,是社会文化、马绘画艺术以及马产业文化的发展催逼出来的“艺术事件”。刘老师归纳了汗血宝马独有的三大属性和三大特征:三大属性是汗血属性、文化符号属性、意象属性;三大特征是历史传奇特征、虚实间或特征、血统不败特征。汗血属性与文化符号属性貌似重复,其实不然。前者无论真假都是偏物质层面的“具象说”,后者则是精神层面的“意象符”。历史传奇特征不是虚妄之说,是有史实依据的;虚实间或特征特指千百年来发生在它身上的诸多亦真亦幻、真假难辨的玄迷;血统不败特征则特指其前世今生血脉绵延不断,阿哈尔捷金马就是其公认的“灵魂转世”。三大属性和三大特征是汗血宝马独有的标识,也是汗血宝马绘画重要的成因和路径。


D9EF


上世纪末,刘咏阁老师首次提出了“汗血宝马绘画”这个新概念,他在中外优秀的“泛马画”传统基础上不断探索,独辟蹊径,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汗血马绘画语言。二十年间,他致力于“汗血马绘画”的研究与推广,是当代第一个将汗血马创作以架上绘画形式搬上欧美亚舞台的中国画家。刘老师强调,他在探究表现技法的同时他还创作了六百余首有关汗血马艺术研究的诗词,不仅丰富了创作的意象与情境关系,也让该体裁的“新文人画”特征陡升。他笔下的汗血宝马,一是在宏观层面用近乎夸张的色彩(比如传统中国画无人敢用的大红色)激扬了沉浮几千年的有关“汗血”的传说,让传说的魅力穷尽在画面上,令其“真实”的不容置疑。二是在微观层面将汗血宝马从广袤的马绘画艺术中单独提炼出来,令其既有马绘画惯有的一般形态,又足具汗血马这个古老种群的特殊性(外形特征、稀有性、传奇性、地域性等),兼以传统书法的草书线条构架其筋骨,使其不仅与古典书法用笔形成自然连接,而视觉上更富时代性和“表现”意味。按刘咏阁老师自己的笑谈,他笔下的汗血宝马绘画是他从久远的马绘画这个大的“马厩”中偷偷牵出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好好地彰显一下它的“个性价值”。

在发布会上,刘咏阁老师简要讲述了他构建这一新绘画体裁的心路历程。他认为能不能画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能不能画出属于自己的特色,决定因素不是你的技法,而是你对所表现对象认知的高度与合理性。认知决定理念,理念决定表现形式(技法)。汗血马绘画可以从“汗血马”和“汗血马文化”两个层面去认知并予以表现,简言之——“汗血马”是具象的,是物理存在(此为“假说”),画家可以尽情参照现代人“认可”的阿哈尔捷金马的特征和风采,创作具有时代精神的汗血马绘画;“汗血马文化”则是意象的、亦虚亦实文化符号似的古汗血马传说。从表现上,“汗血马文化”偏重对古大宛汗血马久远的、凝固了的文化印记的诠释,而非刻意追求与阿哈马肖似。当然,既然凿空般地提出了“汗血宝马绘画”这个概念,自会有相应的审美形式和表现语言。刘老师说,他创立的汗血宝马绘画是一个有着古老文化背景的全新体裁,它用传统笔墨、现代色彩、抽象理念和全套定制版的古今衣妆包装了一匹退了群的,亦可称之是卓尔不群的马。汗血宝马绘画绝不是单纯复制古代大宛马或今天阿哈马的形象,它追逐的是汗血马古厚的文化精神,其浓缩的“文化符号属性”才是这个新体裁要表现的意象内容。

24609

 

刘老师说,把汗血马从马群里拽出来,给予个性化表现则是想着容易做起来挺难的事儿,难就难在其“衣妆”与“泛马画”的区分上。“汗血马绘画”理念与形式语言系统的形成经过了长时间认知与实践多个层面的反复折腾,尤其在对汗血马造型的具象与意象定位,对历史与现实界面上汗血马认知冲突的梳理,以及这个新体裁整体理念的定位等环节,耗费的时间与精力最多。该体裁的推出毕竟是千百年来马画儿领域的大事件,如何在戒律森严的马厩之旁侧让自己笔下的马引颈嘶鸣?历史上任何一种专属绘画体裁和相应的语言都不是凭空出现的,它一定源于某种契机,并经过不断地实践逐渐形成的。通俗讲,一种新绘画体裁和语言要呈现必要的合理性,经得住时间推敲,其体系的完备更需要理论与实践的双重积累。“汗血宝马绘画”不是偶发的单一形式游戏,而是一个系统“工程”。有曲折客观的认知背景,有艺术理念支撑,有系列表现形式簇拥,有相应作品佐证。灵感来源于不断地踏破铁鞋的探寻,才会有得来全不费功夫的灵光一现。刘老师坦言道:有一天他忽然顿悟了,对这匹马的认知理念是症结所在。一是马与人类社会发展关系密切,它是深嵌其中的一个“工具”意味的环节。二是,马绘画创作的本质大都是托物寄情,提升人的灵魂境界,很少是单纯为某一马种做写真图。汗血马在中国忽隐忽现两千多年,它早已超越所有的具象形态,演化成了一个仅剩汗血印迹的符号,像拓片,也像一枚斑驳的钤印痕。换一个角度讲,“汗血马”是古代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审美期许,是对早已有之的精神图腾“千里马”的具象摹拟。说到底,它从未真实存在过,它只是国人的一种文化情结。显然,寻觅这匹马抽象的历史“文化符号”价值远比捕捉其千年“遗少”阿哈尔捷金马具象的小鲜肉特点更具艺术创造驱动力和形式审美意趣。藉此,作者的视野打开了,思想也升华般地自由了,手中的笔也“开窍”了一般,陆续创造出了以大红色为主打,间或多样表现语言的专属于这匹马的衣妆,即“汗血宝马绘画”体系。


14791


在书里,刘咏阁老师着重讲述了汗血宝马绘画体系的几个层面——一是古今面相;二是新理念确立;三是意象形态归纳;四是时代感与形式感;五是系列表现技法;六是新文人画品质,从六个层面讲述了汗血宝马绘画区别于“马绘画”的独特性所在。值得一提的是,书中“红装墨相”的提法是刘咏阁老师开辟得专属于汗血宝马绘画专属名词,既是汗血宝马绘画重要的表征,也蕴含着多样的文化和艺术讯息。“红装”指的是汗血宝马绘画的专属色红色。汗血马绘画的三大属性即汗血属性、符号属性、意象属性都是红色基因,从而也就构成了“红装”这个带有三位一体意味的笼统概念。从立意源头上说它是意象色,从表现功能上讲它是象征色。“墨相”是依附于“红装”而存在的,它寓意了传统笔墨在汗血宝马绘画这个新体裁中的特殊功能与新形态。所谓特殊功能,即指传统笔墨形式在这个表现意味和形式感均十分强烈时代体裁中展现出的“借古开今”,“助推他法亦再造自身”的深厚功力。


D8A5

在汗血宝马绘画中,“红装”与“墨相”相互扶持,相互映衬,谁也离不开谁。没有“墨相”或骨架、或肌理、或情绪、或意趣、或主角、或配角的融入与帮衬就没有汗血马“红装”猎猎的阵势,就没有红色作为一种颜色可以点燃世界的悲慨与浩然;反之,没有“红装”这个理由,传统笔墨也无从铺陈自己的理念,无从再造而今这般的“墨相”。汗血宝马绘画的探寻之路,通过“红装”与“墨相”的相互加持呈现了“新水墨语言”的审美意趣和人文体系,也实现了自身的美学理念。这种探寻的过程传递出了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传统与现代,意象真实与具象形态的多样交织关系,其新价值的认知度、认可度也在相应提升。实事求是讲,“红装”与“墨相”是对传统绘画形式的突破与创新。
《汗血宝马绘画教程》艺术指向虽是汗血宝马,但同时它也是国内第一本集绘画技法、艺术理念、古马画儿赏析、马文化史等多层面马专业知识的工具书;它不仅是大学艺术教材,也是一本面向全社会美术从业者和美术爱好者的美普读物。随着该教程的面世,随着接受这一新艺术体裁的人群聚集,相信不久的未来汗血宝马绘画一定会形成与汗血马产业有某种互望关系的艺术现象。这也是新时代、新理念、新的社会审美需要所决定的。
这部教程承载了刘咏阁老师20多年心血,他在会上动情地说:“无论是汗血马,还是汗血马绘画都是马文化家族中的珍稀物,我有责任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回馈社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开始学习汗血马绘画。”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