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
  • 新闻热线:010-64493027
  • 总浏览量: 64774598    2017年09月22日 星期五
最新新闻列表
更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深度报道

不忘初心 “我”就是教师——访老党员秦宣仁教授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22日    浏览次数: 828 次    编辑: 刘璇 晨欢

【编者按】在七一前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学院开展了“回忆党员故事,展现优秀风采”的专题访谈活动,旨在通过回顾历史故事,展现党员风采,感悟优秀党员精神品质,对同学们的未来学习生活产生有益影响。这次,他们采访到了我校秦宣仁老教授。

不忘初心,真抓实干

——访老党员秦宣仁教授

闫梦姣 邓梅映

秦宣仁教授,1934年生于江苏省宜兴市,1950年来到北京中央贸易部参加工作,后调入北京外贸学院学习,1955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他曾先后担任我校预科外语教研室副主任、外语二年级教改办副主任、国际贸易问题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委、秘书长,外经贸部《国际贸易》(中英文版)杂志主编、对外经贸大学《国际贸易问题》、《国际商务》杂志主编、中国驻苏联大使馆高级外交官、中国—俄罗斯/独联体研究中心主任等职位,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由厉以宁教授主持的15名经济学家双月座谈会成员之一等工作。著有《慎思与明辨集》、《中国战略利益布局与维护问题》、《思绪中的考量与期待》、《静思集》、《台海两岸国共两党高层接触纪实》、《互有需求,相互借重——关于中俄签署石油合作大单的思考》、《认清世界,认清自己,运筹于策,缜密于行》、《相互联手,着眼大局——关于中俄关系的一些思考》、研究等。

 

忆往昔:苍苍劲节,咬定青山

10月底的北京,已是寒风凛冽。秦宣仁老教授一身藏蓝西装,内着一件V领灰色毛衫。见到我们,他微笑着同我们握手、拥抱。短暂寒暄之后,秦教授便同我们回忆起他的青春岁月。

1950年,我16岁时,因家中供不起读书,便考入中央贸易部干部学校来到北京。有人说我参加革命早,其实这是吹牛。那时根本不懂什么是革命,只是为了生计,有工作,能上学。”

经过几个月培训,秦教授便被分配到贸易部参与“三反运动”机要工作。因当时培养干部需要,被保送入高级商业干部学校学习,也即如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前身,北京外贸学院。由此,结下了秦教授与贸大一生的缘分。

入学考试要写英文,作文《我的希望》。“我英文不行,便用中文写了一篇。”时任校长李秋野见到此情,敲了敲桌子。秦教授则面不改色,心想:反正档案都已经转过来了,你总不能不要我吧。

同学们听到这里,都感慨于秦教授的勇气。也许是这种“无畏”的态度打动了李秋野校长。及至后来教学改革,秦教授便被任命为当时学校教改负责人。

对于当时外贸学院而言,无论师资、设备、校史等都远远落后于其他学校,教改难度可想而知。面对重重困难,学院师生的秘诀只有两个词:坚强和拼命。为顺利推动教改,学校集中成立外语二年级教学办公室,互相影响之下,教师们每晚都辅导学生自习,辅导至十点之后学校提供夜宵一份。加之校领导、后勤及教辅人员的协同合作,在当年评比中,外贸学院教改成绩超越击败北京大学、外交学院和外国语学院,秦教授也因此获得北京市劳动模范称号。

“拼命”二字同时贯穿了秦教授的一生。为提升贸大教师实际教学能力,秦教授向外经贸部争取机会,成为经贸大学较早被派到国外商务部门担任外交官的教师之一。到了国外,与同行外交官相比,发现无论阅读量还是翻译能力都与别人有差别。秦教授没有选择知难而退,相反更加努力,迎头赶上。受中苏关系冰冻期影响,主修俄语的秦教授彼时已有30余年未讲俄语。为顺利完成外交任务,秦教授一点一点拾起,3个月后已能用俄语向苏联介绍我国的改革开放和发展的情况。

正是凭着这股韧劲,担任外交官期间,秦教授为中央传递了包括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在内的许多第一手资料,为我国外交事业做出了贡献。

“我要求我的学生仅仅通过努力远远不够,而是要拼命。唯如此,才能出成绩,出人才。”

同学们默默在本子上记下“拼命”二字。

看今日:追逐本心,道行至简

“对事业,我们不要说大话,要负责任并见成效才是关键。”

秦教授曾经担任我国驻苏联使馆高级外交官,曾被委派担任全国政协前副主席安子介先生内地秘书12年,现仍继续工作在我国外交安全事业的第一线。但是秦教授为人却十分低调。于网上搜索,甚至没有百度百科名片,只有一系列学术论文题目。他的讲座上至中央部委、国企军队,下至省市机关、高等院校,甚至街道党员等等。

当被问及为何如此低调时,秦教授回答,“我只喜欢教学、科研。” 为了更好地投入教学与科研事业,他谢绝了国家计委外事局第一副局长、国家体改委外事局局长、以及我校、上外贸、外经贸部管理干部学院等多个单位任职邀请。

如今,已经82岁的秦教授早已从教学一线退下,他的生活也变得愈发简单。秦教授说,自己如今在整理、出版书稿。这是自己自2004年罹患癌症晚期、手术成功后便开始做的事。由于生病,时间反而空闲许多,也给了秦教授著书、发表文章的机会。“人活着,总要有一些东西留下。”而秦教授选择的方式就是将自己从前的所见所闻所感与现今中国实际相结合,形成自己的思考,将之付梓刊印,以此“留下一点好的痕迹。”

那秦教授又是如何保证知识的更新呢?秦教授坦言,自己至今未学会电脑、网络等新兴传媒方式,因此接受新知识的唯一渠道便是书报杂志等。每日,秦教授都会处理20多份书报杂志,将其中与自身研究领域相关的内容剪辑或记录下来,认真思考每一事件对我国外交的影响。而这些思考的成果,也最终化在了秦教授的一篇篇学术论文和著作中。

除却科研之外,秦教授如今虽已不再担任教学工作,但对我校教学工作的关注却从来没有间断。在对待学生态度上,秦教授提倡要对学生严格要求。正如他所说,“父母把孩子交到我们手上,我们有责任让他们锦上添花。应该严格要求。即使他们当时骂你,但毕业后他们一定会感激你。”在教学体系的设置上,秦教授认为现在的教学存在三、四年级课程设置过于松懈的情况,建议调整课程设置,同时加大对教师撰写教学活动教案的监督检查。在教学方法上,秦教授对于如何有效提高课堂效率也进行着认真的思考,认为可以采用加强与学生课上互动交流和探讨、敦促学生课下阅读、课堂重点答疑等教学模式。

除了科研、著书、思考教学之外,秦教授如今的生活还有什么呢?秦教授想了想说,“谨遵医嘱,把身体养好,自己还不能倒下,还有不少事等着我去做。”

 “我现在82岁,如果大夫说我还可以干,我就继续干。”

待明朝:薪火传承,翘首以盼

“我老伴在德国当外交官时候弄到不少语言的录音带,我一直想给德语系的同学,我自己也有不少俄语书籍,因没有人感兴趣,后来卖了废品,而录音磁带尚在。”

秦教授在采访中几次说到了“可惜”。第一次说可惜,是可惜现在多数同学在三四年级时放松自己、荒废学业。对于我们提出“因为要找工作”的理由,秦教授并未予以否认,也能理解,但他同时指出,勤学苦练是我们应该具有的品质,并向我们详细介绍了他认为最具效率的学习方法。

第二次说可惜,是可惜我国人才流失、资金流失。如今许多人选择出国留学,不少人是怀着镀金的目的,并未学到和我国实际相结合的真正的本领。也有一部分人出国后并未选择归国,造成人才流失严重。秦教授建议青年在选择出国深造时,对于自己的未来方向有清晰明确的认知,避免盲目、跟风。

 

几日前秦教授检查身体,医生告知有脑梗的迹象。“第一是好好治疗,第二就是现在还不能垮,第三就是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他说,“作为国家长期培养的人,尽管现在已经是老头子了,82岁了,但是你还是有用啊,你手可以写啊,你还能思考啊,你还可以给国家提供建议啊,还可以做你力所能及的事。”

谈及未来的愿望 ,秦教授说,“世界发展越来越快,我只有不断努力学习、不断充实才不至于落后。其实我已经落后了,比如我不会电脑,不会上网,你们有时候用手机发来的东西我有时都打不开。我现在希望能有人接过我手中的工作。”

采访接近尾声,我们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这众多身份中,秦教授最喜欢哪一个身份呢?

教师。他说,我觉得一生中间够当教员是很不容易的。首先,当教员和做研究不同。教员在传授知识时是要迅速推进的,这就要求教员必须有深厚的基础。如果你基本功不行,你就没有这个资格。第二是当教师能够接触年轻人,接触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活力,等于自己又年轻了几十岁。第三,和学生在一起也可以了解社会。学生们来自天南地北,各自家庭生活条件也有所不同,这就等同于有一个社会的缩影让你了解。无论是公务员还是高级官员都没有这样的条件。最后就是,当教师不受60岁退休年龄的限制。

秦教授说,他最喜欢李政道先生的一句话:做学问,需学问。只学不问非学问。

时代发展很快,但是优秀精神品质历久弥新;时代发展很快,所以需要一代一代薪火相传。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贸大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010--64493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