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 [慢时光] 时絮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
在线海报
心灵牧场
职能部门
电子校报
新闻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 心灵牧场 / 读书原创 / [慢时光] 时絮
[慢时光] 时絮
2015-05-02    编辑:张瀛茜      点击: 2887  
时絮

时絮

外语学院2011级 刘姣杨

自北国返京,火车窗外由冬入春的景色,便是回家的心情。

写一篇关于北京的文字,停在“乍起的风与吹皱的春水”一句,仿佛指尖还能触到清明时节。

想起离开前和友人作别,说:“待我回去,北京的柳絮都该起了。才不像这里,柳叶还没被春风吹绿。”

古人逢别必言柳,就好像手上那一支柔韧的葱绿,可以把离愁别绪拉得绵长,更行更远还深。

早前那么一日,闲步在北京暖软的街,绿得刚好的柳条舒缓地垂着,路过时随风和我打个招呼,就像是故友重逢。

脑子里不由自主开始梳理自己记忆里关于“柳”的词句。是“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凄婉,是“渭城朝雨挹清晨,客舍青青柳色新”的清透,是“红酥手,黄縢酒,满园春色宫墙柳”的哀绝。

是幼时写下的第一首诗篇。

关于春与诗的一切起源,都应该归结于柳。

或者说,归结于柳絮。

故乡不是北京,而是一个小小的城。往北是中原,往南是江南,四时流转间,故乡始终立在那里,任意荣枯。

家住在故乡的郊区,门外街边一排垂柳,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指着它们咿呀:“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哪怕并不能理解“不言柳而字字不离柳”的绝妙之处。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这首诗的喜爱,就像柳絮吹进鼻孔引得一个喷嚏,并不妨碍我对柳的喜爱。

记忆里,家乡的柳过了春节就开始泛绿。然后某一日,就发现那婷婷垂柳已经打扮妥当,肆意笑着春风。

再几日,就是满城飞絮。

也不知道是不是生于此时节,对柳絮,我并不似旁人那般厌恶。小的时候,追着逡巡在街角石阶下的柳絮,快走近时刻意放慢的步子,然后一脚踏出踩起一片小小的漩涡,是最喜欢的游戏。

甚至太喜欢了,十岁那年第一次写诗,就写给了柳絮。具体的词句早已被年岁模糊,但依然记得铅笔划过纸面,眼前却是一团棉绒聚散的情景。

那个时候只觉得时光走得很快,就像是骑着白驹过了隙,柳色刚刚绿起来,蝉鸣就开始了前奏,而后叶黄了草枯了,那年第一场雪展眼就落了。

可这个时候回想,这一切停在记忆的某一段,可以被我一帧一帧重放,一寸一寸咀嚼,就像时光打我身旁走过,那等在记忆里的画面如莲花开落。慢,慢,慢。

记忆是经不起翻阅的。因为时空的尘埃覆在上面,如果吹开,泛黄的纸页上柳色还是青的,就好像那个短短的瞬间被刻意拉得绵长。

总是觉得当下一切如川逝如飞梭,总是被时间的洪荒推着身不由己地追逐奔跑,总是觉得未来不可期当下无可喜,惟有去过往里舔舐记忆。

可是每一寸过往,都是曾经的当下与未来。

时间是最公平的圣人,并不会简慢任何一段旅程。

从前并不慢,你看这须臾间柳絮又起了,飞上发间吹白了头。

但寻思起,总觉得年少时光触手可及,其实此身哪里就老了。你看四季依然荣枯,你看到的柳色与过往别无二致,飞絮又满了一年城池。

它们可以从千年前的诗句里青春到如今,可以从童年的闲作里继续嬉游在街角,你有什么不能继续从容而欣喜地度过人生每一段时光呢?

然后某一天,它们也就成为了“从前慢”。

新闻热线:6449-3027     news@uibe.edu.cn     责任编辑: 文编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打印本文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    网络与教育技术中心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5-2009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版权所有
学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  邮政编码: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