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 [眼中的她] 她若今生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
在线海报
心灵牧场
职能部门
电子校报
新闻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 心灵牧场 / 读书原创 / [眼中的她] 她若今生
[眼中的她] 她若今生
2016-04-25    编辑:朱心怡      点击: 1314  
[眼中的她] 她若今生

她若今生

金融学院2013级 郭世奇

 

 

南国的红豆,你可相思否?

北国的零温,已渐渐消退,略带寒凉的春风,千里裹挟着拳拳的爱意,吻遍了京城的街巷。谁可想知晓,紫禁的顶,月色的韵,那风中的沁,是由多少恋人的相拥、亲抚与眉目,一点接着一点,衮衮逐着衮衮,相汇而成,相守而聚。此刻,于风而立,任由这风趟过鼻翼,逃过指尖,我想,这其中会有多少你的温柔。

春水初生,不及你眼眸颦笑。宝玉初见颦儿时,开口便是“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言语之间,惊愉之情,表露可明。对于你,我虽未前世与你相识,可幸,今生与你相遇。我可还记得呀,当时的你,动人动情。身袭轻绿,眉挂罥烟,胜似绝画,秀色可餐。眼目含情而不睥睨,身形娇柔而不病态,蜻蜓点水,恰如其分。我暗自思量:如此风流倜傥之人物,若可得识,三生有幸焉。的确,天公眷爱,我是幸运的。幸运之事,我想,还有的不过是静静地看你笑吧。你可知道,当你笑时,天可晴,云可散,阳光可洒在你的肩上;但你又可曾知道,为何你的笑,会隐隐地忧愁呢?你有什么可担心呢?阳光如此明媚,你为何又要将你的明媚加于忧伤之上呢?你不必背负那重重的心事,请你敞开吧,我可愿负担一二。

春林初盛,怎可比你善人解意。人们说,女儿是由水做的骨肉。诚然,你也是由水化之,不过,却是一抔善情多意的水,抑或是,由心思而成的水吧!你问我为何如此形容你呢,那请听我说。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有一弃石,自唤蠢物,承蒙僧道所助,游历人间荣华。我并非试图与你复述那奇幻的故事,我是说,我便恰似那蠢物,惊喜地从你的世界经过。不过,蠢物仍是蠢物,木讷如石。言行情感,不免有诸多欠妥之处,考量不及之事,竟自以为然,不知不觉。不过,每每如此,你总是能“饶我一命”,总是能体贴人意,总是能冰雪融释。我想,从你的世界经过,会有多少春暖花开。今生得幸,无以为馈,只将你相拥,愿你安心。

春风十里,不多你一分之柔。三四月时的风,最为可人;千万人中的你,最为柔情。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你过往的云烟。我并未芥蒂存心,怀中仅有的,不过是失落的疼惜而已。你的柔情,既是你的矛,也是你的盾。你并非铁石心肠,你却是念念不忘,这不正是你的引力所在吗?而那种决计断念的,岂不是感情淡薄之徒?我们享受情感,我们是会思考的芦苇,思考着的情感,是不能轻易就断的。风过无痕,温柔不可存,那便是风的悲哀。你的温柔,是连续的。(当然,除了你咬我手指的时候)

我走过许多曲折的路,行过许多家乡的桥,看过许多各异的云,可我都不曾记起他们的模样,但是啊,我却在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我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荒野,茫茫无涯,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秒,刚巧赶上了,我该说什么呢?我没有别的可说,惟有一句,“噢,你也在这里?”

那我又该如何形容遇见你呢?

当遇见你的时候,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不妨再问:为何偏偏是你呢?

我该作何回答呢?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致于美人

公元二零一六三月十二 于惠园作

新闻热线:6449-3027     news@uibe.edu.cn     责任编辑: 文编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打印本文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    网络与教育技术中心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05-2009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版权所有
学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  邮政编码: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