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人民论坛》:(熊光清)逆全球化阻挡不了全球化进程

发布时间: 2019年05月23日 浏览次数: 编辑: 徐洋

逆全球化阻挡不了全球化进程

(来源:《人民论坛》 2019-5-20)

作者 熊光清

摘要逆全球化是全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出现的一种特殊现象,逆全球化并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终结,也难以阻碍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全球化所带来的受益的不平衡性不仅表现在不同类型的国家之间,也表现在同一国家内部的不同社会群体之间,逆全球化正是对全球化所带来的这种发展不平衡的反应。当前,逆全球化的主要表现是,贸易保护主义增强,极端政治倾向加重,民族主义抬头。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全球化的发展形成了挑战,但其阻挡不了全球化的发展势头。当前,世界正处在新旧全球化的转换过程中,在旧式全球化出现退潮的同时,新全球化正在兴起。

关键词】全球化 逆全球化 新全球化

近年来,世界经济复苏无力,许多发达国家出现了非常强烈的民粹主义情绪,一些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增强,极端政治倾向加重,民族主义抬头。这些逆全球化现象引起了人们对全球化进程的担忧,但是,从逆全球化产生的背景和表现,以及新全球化发展的趋势看,逆全球化阻挡不了全球化进程。

一、逆全球化是对全球化发展不平衡的反应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冷战的结束为统一世界市场的形成创造了条件,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获得了非常重要的机遇。这样,经济全球化的领域和范围不断拓展,各个国家之间的交往越来越密切,彼此之间的依存关系不断加深。但是,在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的过程中,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受益的不平衡性也明显表现出来,这不仅表现在不同类型的国家之间,也表现在同一国家内部的不同社会群体之间。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资本、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流动和配置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经济全球化促进了全球财富的增加和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但是,经济全球化也加剧了全球经济的不平等。经济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市场经济在全球的扩展,并且经济全球化是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发达国家在这一过程中明显处于有利的地位。这样,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财富越来越向少数发达国家集中,发达国家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20世纪 90年代以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通讯技术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并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国际关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发展中国家在数字经济中的低参与率阻碍了它们从日渐增大的“数字蛋糕”中获取利润,从而进一步加大了不同类型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

尽管许多发达国家从经济全球化中获益匪浅,但是,在发达国家内部不同群体之间也同样存在获益的不平衡性,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成果被发达国家的大资产阶级获取,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产阶层和低收入群体获益很少,有些群体甚至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受害者。例如,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导致发达国家的一些工人失业或者只能从事更低收入的工作。同时,面对生产过程中不断增加的资本密集度,资本与劳动之间更高的替代弹性增加了国民收入中资本所有者的份额,导致马太效应更加显现,拉大了贫富差距。

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沉重打击了欧美的中产阶级,许多家庭失去了住房,大量全职就业岗位消失。以美国为例,产业转移对美国工人的就业和收入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一方面外迁工厂的下岗工人失去了制造业的稳定工作,他们或失业或到低端服务行业中就业,收入减少;另一方面,没有外迁的企业主也拒绝给工人加薪,工会力量严重削弱,工人丧失了工资议价权。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在许多美国大公司濒临破产,经济低迷和失业率居高不下的背景下爆发的,这场运动表现出美国民众对社会不公的强烈不满。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美国开始发生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将矛头指向了经济全球化。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正是这场革命的结果之一。

特朗普现象不能不说让人大长眼界。这位个性张扬、口无遮拦、毫无从政经验的房地产大亨在初选中一路过关斩将,将一个个共和党“主流”候选人远远甩在身后,成为此次美国大选的一匹黑马。特朗普现象的产生与美国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当时,普通民众经济收入难以提高,非法移民问题、种族歧视问题难以解决,美国奉行的“全球主义”政策不断受挫,都令美国人不满,并刺激了民粹主义的崛起。特朗普就是靠争取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白人对逆全球化的认同,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登上了美国总统宝座。

英国脱欧公投也可以视之为英国民众与精英之间的一场较量,同样也表现出逆全球化倾向。2016年6月23日,英国就是否留在欧盟举行全民公投。6月24日,英国公投结果显示,51.9%的民众选择支持脱离欧盟。这样,支持“脱欧”票数以微弱优势战胜“留欧”票数,用直接民主的方式宣告了英国脱欧进程的正式启动。投票结果出来后,支持英国留欧的英国首相卡梅伦一脸茫然,显得非常沮丧。随后,他发表声明,宣布辞职。从公投前的舆论分野和公投后的结果看,英国民众与精英的选择差异明显。企业主、金融家和知识精英坚决反对英国退出欧盟,而中下层民众则坚决主张退出欧盟。英国开启脱欧进程不仅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退步,同时,由于欧洲一体化本身构成全球化的重要环节,因而,英国开启脱欧进程也是对全球化的一次重要挑战。

二、逆全球化的主要表现及其影响

如果说,反全球化由民众主导,那么,逆全球化则由政府或政治人物开启。近年来,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经济不平等现象加剧,一些民众的被遗弃感和不安全感增强,在这种背景下,一些政治人物打出民粹主义的旗帜,就比较容易被民众接受,这也导致逆全球化具有较强的民粹主义色彩。当前,逆全球化的主要表现是,贸易保护主义增强,极端政治倾向加重,民族主义抬头。

一是贸易保护主义增强。全球经济不平等的加剧,使得一些国家开始动摇自由贸易的理念,它们意图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来保护本国经济。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一直复苏无力,需求不振导致自由贸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作用减弱。即便是一直大力推进全球化的美国也开始转变方向,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出台了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他先后宣布,退出 TPP ,不再参与 TTIP 谈判,甚至对WTO 规则也持强烈批评态度。2018年1月,特朗普批准对进口太阳能板和洗衣机征收高额关税。2018年3月,特朗普又签署公告,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额关税。2018年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了打算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拟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这些措施无疑是开全球化的倒车,增进了逆全球化的势头。

二是极端政治倾向加重。此次逆全球化具有明显的由政府或政治人物开启并主导的特征。一些西方国家利用国家权力限制资本自由流动,加强国家对经济的管制。同时,白人种族优越论、美国例外论、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等旧式极端思潮回归,许多国家在移民、投资、市场监管、社会政策等方面的政策出现倒退。WTO多哈回合谈判受阻,英国通过脱欧公投,特朗普力推“美国优先”战略甚至退出《巴黎协定》,都是极端政治倾向出现的表现。

三是民族主义抬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国家一些民众要求实行排外主义的经济社会政策,民族主义势力抬头。这次重新抬头的民族主义与欧美右翼民粹主义有所结合,形成了具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以欧洲为例,近年来,欧洲经济长期低迷,加上欧债危机的爆发和移民问题的凸现,给欧洲带来了大量的社会难题,为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成长提供了土壤。它们主张民族主义,反对外来移民,反对欧洲一体化。2017年,西欧极右翼政党多次在欧洲各国的大选中表现突出,挑战主流政党体制,虽然它们没有获得大选的胜利,但也充分显示了其势力。这在2017年的荷兰大选、法国大选和德国大选中表现得最为明显。

三、新全球化:全球化的进程不可逆转

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全球化进程中,美国曾经是引领者、推动者,美国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全球化进程。例如,进一步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积极参与WTO的创建活动,促进乌拉圭回合谈判结果的实施,同时大力开展国际经济外交,推动双边及区域经贸合作和科技合作,等等。其目的在于以技术和资本的全面优势,通过在国际上降低交易成本,进一步促进资本、商品和服务的跨国流动,从而实现全球资源的重组。当时,美国极力推进全球化的目的就在于全球化能为美国带来巨大的利益。

当前,全球化的负面作用在美国呈现出来,美国从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变成了逆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美国等一些西方发达国家采取逆全球化措施,必然会给全球化带来诸多挑战,但是,逆全球化并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终结,也难以阻碍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当前,世界正处在新旧全球化的转换过程中,在旧式全球化出现退潮的同时,新全球化正在兴起。

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世界各国联系的不断增强,必然推动全球化向更深更广的方向发展,新全球化浪潮的出现不可避免。纵观当今世界,科学技术发展十分迅速,推动着生产力加速向前发展,并加深着各国之间的联系和互动,特别是以信息通讯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兴起,客观上会加速突破各种贸易保护主义的壁垒,促进新的国际分工体系和世界经济格局的形成。同时,各国之间已经形成紧密相联的依存关系,这使得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在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时必会有所顾虑。国际社会也存在其他很多逆全球化的反对者,比如:一些跨国公司,还有一些发展中国家。

同时,新全球化意味着参与更平等、发展更包容、成果更共享,意味着全球治理体系更加优化,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更加公正合理。近年来,中国作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推动者和贡献者,在推动全球化进程中正在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就是中国为推进新全球化与遏制逆全球化开出的良方。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大力倡议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同时,在多个外交场合反复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当前,“一带一路”建设已经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建设成果十分丰硕。同时,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使人们认识到,人类的命运休戚相关,各国在发展本国利益必须同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这一思想也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中国的行为与主张无疑会推动新全球化在新理念和新层次上的发展。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附 原文链接:

http://www.rmlt.com.cn/2019/0520/547289.shtml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 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