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中华英才》:(黄勇)中国反垄断法与竞争政策的同行者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2日 浏览次数: 编辑: 晨欢

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博导黄勇

中国反垄断法与竞争政策的同行者

(来源:《中华英才》 2019-11-27) 

        

采访到黄勇很不容易,除了教学、科研,他还有北京市人大、民主党派、政府顾问、学术会议等大量的社会活动,所以采访时间不好确定。就连记者一行采访他的当日下午,他也是刚从北京市郊的通州区参加完北京市人大财经委员会的会议后,没吃完午饭,就急忙赶回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黄勇是著名的经济法、反垄断法学者。除了担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经济法系主任外,还兼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最高人民法院以及多个部委的专家顾问,以及国际商会中国委员会竞争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经济法学会常务理事、竞争法专委会主任,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等。

黄勇气质儒雅,学者风范。他待人热情,真诚,短短两个来小时的采访中,记者感受到了他身上的使命和担当。当谈及他所获得的诸多荣誉时,黄勇表示他对荣誉看得很淡,他认为学者除了教书育人以外,关键要对社会发挥作用。最让黄勇欣慰的是,除了培养出许多优秀学生以外,就是他的不少研究建议被国家注意和采纳,他说,如果一定要说有点成绩的话,就是有幸一直深度参与在反垄断法和竞争政策的制定、出台、实施、上升、完善的整个过程当中。


从北大学子到大学教授

1962年,祖籍广东的黄勇出生于北京的一个外交官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围加上自身聪明勤奋,高中毕业后他考入北大法律系经济法专业。大学毕业后,黄勇被分配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法系,在职取得本校硕士博士学位,后晋升教授并获聘博导。

黄勇说,北大给了他基础理论的积淀,培育了他认识社会的基础价值观,使他更注重系统和整体的理论构建。这样的理念贯穿于他的教学和研究之中。

黄勇跟学生讲,法律人首先要有对法律和法治的信仰,学生不应该只是学习法律技术,更要注重对制度化和制度环境的学习,并注重法治理念的培养,要以未来能够成为法律和政策的参与设计者、决策者为目标。

在学生心目中,黄勇是个知识渊博、谈吐儒雅而风趣的老师,许多同学都亲切地称他“黄导儿”。他的课很受欢迎,上课不照本宣科,而是把社会上最新的见闻融入到整个教学中,拓展学生的视野。黄勇的博士生在谈到自己的导师时表示,经历了本硕博三个阶段,自己遇到过很多好的老师,有些老师会告诉学生对错,有的老师会培养学生的思维方式,而“黄导儿”则更注重让学生打开视野和思路,至于思考的过程以及结果的对错,留给学生自己去探寻。学生理论联系实际,对知识有了更立体的认识,走上社会能更快地发挥作用。

 

为国家法治建设不遗余力

黄勇的学术研究始终围绕着服务国家经济法治建设的主线,他对结合国情服务经济法治建设的探索和实践,也从未停止。在教学研究的过程中,特别是在美国进修期间,黄勇逐渐发现,成熟市场经济体一定有被视为“经济宪法”或“企业自由的大宪章”的反垄断规则,这是市场的共性,93 年修宪明确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后,黄勇认为中国今后必然也会有反垄断法,于是把反垄断法当作主要研究领域。

黄勇同时认识到,作为转型经济国家,中国经济长期由产业政策和政府干预主导,中国政府也更熟悉产业政策的手段, 对竞争尤其是“竞争政策”比较陌生。这种局面并非一朝一夕能改变和优化,所以需要将竞争规则和政策上升到国家经济政策的顶层设计,改变产业政策一家独大的局面,才能让市场机制更好地发挥作用。

黄勇当年是主要呼吁将“竞争政策”明确写入《反垄断法》的起草小组专家之一。最终颁布的《反垄断法》第9条,将“竞争政策”明文写入了规定当中。这种情况,在全球140个左右的反垄断法域当中,是极其特殊的。通常,在成熟市场经济体中, 竞争政策已经融入了国家治理体系,而不在法律当中明文规定。但在反垄断法通过的2007年,“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表述尚未出现在中央全会的文件当中,整个社会和市场缺乏关于竞争的纲领性行动指引。日后,随着不断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当年规定在《反垄断法》条文中的“竞争政策”,不断发酵,在国家经济政策中的地位也不断上升,作用也越来越显著。

黄勇带领团队,承接了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关系”等研究项目,建议竞争政策的表述进入中央、国务院有关政策文件。2015年以来,中央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写入竞争政策的文件,但黄勇深知,这些文件对于真正让竞争政策成为顶层设计还是不够的,还要继续推动将竞争政策的有关表述通过中央全会的纲领性文件加以明确,并建立起竞争政策同产业政策、财政政策、投资政策、贸易政策、就业政策、消费政策、区域协调发展政策等国家经济政策的协调机制,进而竞争政策在协调当中处于基础的位置。为此,黄勇多次在不同的会议发言中发表观点,撰写文章阐述理由,接受采访当中也一再提出这个观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8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2019年10月31日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至此,竞争政策的表述首次出现在中央全会的重要纲领性文件当中,是竞争政策基础地位得以确立的重要标志。这些发展变化,不断地印证黄勇的观点。

黄勇认为,要让竞争政策能够长期服务我国经济发展,必须要有制度和法治的保障。他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既要约束政府这只“有形之手”,也要限制不公平的产业政策和政府补贴,而且要靠制度和法治,才能有长久的保障。黄勇参与制定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时候,初衷正是在此。

2015年中旬,国家开始起草公平竞争审查制度,黄勇多次参加内部讨论。终于,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于2016年7月实施。根据该制度,国务院要求各个政策制定机关,在制定可能涉及市场、市场主体经济活动的政策的时候,必须评估有关政策措施是否会对竞争造成不利的影响,其中有18种行为,是政策制定机关要坚决避免的,对于违反该制度的政策措施,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举报,反垄断执法机构也要对政策制定机关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禁止的行政性垄断行为的情形,依法调查、核实、追究责任、向有关上级机关提出处理建议,并对社会公开案件处理的情况。

黄勇深知,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作为一项具有束缚政府手脚的新制度,融入国家的治理体系并不容易。在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受重视程度还显不足的情况下,黄勇以自己作为北京市人大代表、民主党派成员等契机,反复在会议中呼吁将“公平竞争审查”的有关表述纳入人大的法定报告当中,目前,北京市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报告以及财政预决算报告中,均已写入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有关表述。这项制度正在如黄勇所希望的那样,开始融入国家和政府的治理体系。

民主建国会主要由经济界人士及有关专家学者组成。作为民建中央委员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黄勇参与了许多零距离接触企业的调研,这让他感受到,中国市场和市场主体的生存发展空间还需要继续扩大,尤其是国家和政府面对市场和市场主体时,需要在不同所有制、不同资本背景的企业之间保持中立,赋予不同市场主体平等的权利和义务。 于是,他在提交给原国家工商总局的研究报告中提 出“实行竞争中立制度”的建议,该建议被采纳后,“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提出“实行竞争中立制度”。2019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 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

在黄勇看来,他最欣慰的学术成果就是与社会和相关机构一起推动了一些有益于中国改革开放的顶层设计,并让法律从技术层面上升到政策,再落实成为新的制度,竞争政策基础地位、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和竞争中性原则,都是如此。

向国际社会发出中国声音

2000年左右的中国,还有许多人不知竞争法和反垄断法为何物,但黄勇的海外论文、演讲早已为他引来了国际关注,黄勇也在这个过程中,让国际社会加深了对中国的反垄断法和竞争政策的理解。黄勇曾站上英国皇家关系研究院等全球知名智库和英国牛津、美国斯坦福等世界名校的讲台, 也连年在3000人规模的美国律师反垄断年会上发言,美国、欧盟、日本、韩国、意大利、英国、葡萄牙等地的反垄断执法机构纷纷邀请黄勇前去访问和座谈。

 

黄勇发现,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反垄断法的学者、政府官员等,对中国反垄断法和竞争政策的历史背景、制度环境了解不足,并判断到,这些不足有可能延伸到一些国家和地区针对中国制定的经济政策中,他便与美国、欧洲知名反垄断学者组成团队,开展了多个反垄断法的国际比较研究项目, 表明反垄断法不止有一种模式、一个声音,不同地区的反垄断制度在规则、程序方面各自有所侧重, 都有自己的优势和不足,为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的反垄断法与竞争政策,打开了一个有益的窗口。

数字经济时代,集成了数据、算法、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平台商业模式的大数据技术,给反垄断法的实施带来了挑战。黄勇马不停蹄,继续与国际上的学者联合开展新的全球比较研究。黄勇向国际专家学者介绍,中国在数据、信息的确权上传统不足,关系多元,同时相关产业发展超前,并保持着良好势头,对垄断行业的冲击,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促进作用都很明显,反垄断分析中如何考量这些因素,是数字经济时代中国反垄断法面临的特殊问题。

国内外反垄断法学术研究、实践探讨的各个领域,随处可见黄勇忙碌的身影。黄勇曾四天绕地球一周,分别在美国旧金山、英国伦敦、北京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看过黄勇的微信朋友圈后,有记者说黄勇教授不愧为空中飞人,他的笑还没收住,就马上接到与他商议出国开会的电话……

热 爱 生 活  不 忘 初 心

记者问黄勇,忙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有没有停下来歇一歇的打算。黄勇说,对生活的热爱让他有很多的调剂,他喜欢美食,也能做一手好菜,在全国和世界各地的游历,让他的脑海中有一本将不同的食材、调料、做法融会贯通的秘籍,他也很乐于在一天的会议之后,为学生们做一桌可口的饭菜,聊聊新的见闻和思考,工作是热爱生活的一部分。

 

同时,黄勇也认为法律人是社会人的一部分,对社会起什么样的作用很重要,法学教授要发挥更好的带头作用。如果能从一个侧面推动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熟,推动经济规则真正跟国际接轨,这就是最值得的了。

黄勇的家国情怀和社会担当是令人赞叹和敬佩的,对于今后的目标,他表示,教书育人、研究学问、投入社会,扮演好不同的角色,继续与中国的反垄断法和竞争政策一路同行,为国家参政议政出谋划策,为深化经济法治建设再接再厉,争取再多做点实际的事情,让中国发展得越来越好。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