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第一财经:(庄芮)中日韩FTA签署将有助于推动三方形成新价值链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31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雨晴

来源:第一财经   2019-12-27  

 

1999年至2018年,近10年间,中日韩三国的贸易额从1300亿美元增至7200多亿美元,经济总量在全球占比从17%提升至24%。面对下一个十年,中日韩三国又将如何发力?

在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期间,中日韩共同发布了《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重申了在2019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联合声明中的承诺:“我们将在RCEP谈判成果的基础上,加快中日韩自贸协定(FTA)谈判,力争达成全面、高质量、互惠且具有自身价值的自贸协定。”

在近日举行的“中日韩三国记者联合采访活动”中,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庄芮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她表示:“中日韩都在RCEP里,接下去的问题是中日韩之间是不是可以谈一个RCEP+,这个可能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

她说,中日韩三方过去那种以加工贸易为主所形成的价值链,可能已经在发生微妙变化,即未来中日韩FTA的签署有助于推动三方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形成新的价值链关系。

打造RCEP+自贸协定

第一财经:如何理解“在RCEP谈判成果的基础上,加快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以及此前中日韩三方在谈判后提出的“打造RCEP+的自贸协定”的含义?

庄芮:在谈判多年后,中日韩FTA取得了一些进展,目前虽然存在日韩贸易摩擦,确实给中日韩FTA的谈判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我想总的方向上,中日韩FTA还是向着积极的方向在发展。

目前,要努力推动中日韩三方FTA能够尽快签署的难点可能在于,我们是不是能够在RCEP的基础上,谈一个RCEP+。

RCEP已经完成了全部文本谈判,但尚未对外公布所有内容,我想中日韩三方的RCEP+这个“+”应是在RCEP的基础上,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自由化水平和规则标准等领域能够有更高程度地开放。

其原因在于,中日韩的经济发展水平同RCEP中其他国家总体发展水平有区别,RCEP中仍存在一些发展水平不太高的经济体,因而RCEP也会兼顾这些经济体(的需求),在一些条款和具体的开放力度上会有所照顾,而中日韩三方的经济水平相对而言要高一些,所以三方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的开放深度上会有所提升。

除深度提升,“RCEP+的自贸协定”还应该意味着能够包含更广泛的议题,其中就包括我们所说的一些21世纪的经贸议题,目前日本在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中就加入了新议题。

第一财经:中日韩三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占到全球的五分之一强,三国间的经济互补性很强。建立中日韩自贸区,如何进一步促进区域内价值链的深度融合?

庄芮:中日韩三国的是东亚生产网络中核心的三国,且生产链关系非常紧密。不过三方的生产链关系确实是在发生微妙变化: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且经济正在进行转型升级,过去那种以加工贸易为主所形成的三国价值链可能也在发生微妙变化,中日韩FTA的签署会有助于推动三方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形成新的价值链关系。

而考虑到整个价值链的关系,中日韩三国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团结,通过合作去紧密生产链关系,通过FTA的签署去降低贸易壁垒和投资壁垒,让市场成本降低,这样的话能够让企业在面对外部冲击的时候有更强的应对能力。

办法永远比困难多

第一财经:世贸组织(WTO)公布的最新《贸易监测报告》显示,今年5月中至10月中,G20经济体推出了28项包括关税与进口限制的新贸易壁垒措施,涉及总值4604亿美元的商品贸易,再次刷新了G20贸易壁垒的记录。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情绪渐浓的情况下,中日韩应当如何应对?

庄芮:在对外出口问题上,以中日而言,中日贸易很大一部分是中间产品贸易,之间形成了紧密价值链关系,这是中日贸易关系的特点:中国进口零部件、组装、并出口。

贸易壁垒不仅影响中国同对方国家的贸易,考虑到中国同其他国家贸易中的很大一部分中间产品来自日本、韩国,因此我们是一个链条上的。

在此情况下,日韩企业可以考虑把过去“由中国加工组装到出口欧美”的出口导向型价值链关系改变一下,更多地在中国生产、就地销售。

第一财经:不过目前日韩之间也出现了贸易摩擦,这会给中日韩FTA谈判带来怎样的影响?

庄芮:以日本为例,日本在CPTPP中扮演了推动角色,我相信日本肯定也希望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方同样欢迎各种形式的制度性合作。作为三方来讲,态度应当是一致的:谋求开放、互利共赢,在一些具体细节上需要兼顾国内利益。

同时,确实很遗憾看到日韩之间出现问题,但是出现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团结。问题出现后,大家共同努力,通过平台解决问题,日韩贸易摩擦持续时间长短还要取决于双方是否能在双边、区域、多边这三个平台上找到妥善的解决办法。如沟通得好,持续时间短;反之则会持续相对长的一段时间,但我个人认为不会特别长。

实际上不管是中韩、日韩、中日之间都会存在小摩擦,这都是事实,我们能做的是两个路径:一个是在小产业找到合作点,另外一个是三方进行制度设计,就是当今正在推行的中日韩FTA。

RCEP涵盖16个成员,这么难的事情也还是基本做成了。要在谈判中用更大的灵活性处理谈判难点,譬如寻找条款的替代方式或设定行阶段性解决方式等。这样可以避免在某些问题上僵住,导致谈判无法推进。比如RCEP谈判,如印度不参加,可以相对灵活地给印度留个位置,其他(程序)先推进,并随时欢迎印度回来。这些灵活的方式需要共同思考,将谈判向前推进是最重要的,不要在细节上受到阻碍,办法永远比困难多。(实习记者李欣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附原文链接https://m.yicai.com/news/100449165.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