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经济日报》、《中国环境报》:(董秀成)低油价及油气勘采大门完全打开对我国经济有何影响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16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王峥

(董秀成)低油价及油气勘采大门完全打开对我国经济有何影响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环境报》2020-05-14)

3月以来,国际油价一路狂泻。进入5月,虽有所反弹。截至13日收盘,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6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虽上涨6.79%,但仍仅收于每桶25.78美元。

4月20日,美国西德克萨斯州轻质原油(WTI)期货5月合约价格更是暴跌逾300%,收于每桶-37.63美元,这是自1983年石油期货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交易以来,首次跌入负数。

油价是世界经济的温度计。当前低油价是短期冲击,还是将持续一段时间?低油价对我国经济是喜是忧,将产生什么影响?当此之时,应如何应对?就此,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低油价将持续一段时间

毋庸置疑,今年油价暴跌的直接导火索是新冠病毒的全球流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国际经贸学院教授董秀成说,3月以后,新冠疫情在海外多个国家蔓延,企业停工停产,居民减少外出,引发原油需求大量减少,前期石油库存已近乎饱和。

截止5月14日,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感染者442万人,累计死亡29.7万人,其中美国确诊病例高达143万人。

国际能源署在4月份《石油月报》中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同比下降930万桶/日,创下历史新低。

正因为这些复杂因素,今年前些时候,石油输出国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国家都不愿意减产,在国际原油市场掀起了一波价格战,加快了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最终,双方达成石油减产协议,从5月份起日均减产970万桶,创欧佩克减产历史最高纪录,相当于全球原油供应量的1/10

董秀成表示,替代能源的推广使有些国家甚至制定了燃油车退出时间表,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需求也逐步趋缓,这些来自需求端的变化使未来几年可能出现石油消费峰值。

他表示,目前欧佩克减产带动油价上扬,但未来一段时间不会高,持续在30美元至50美元区间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业内,这种观点颇具代表性。4月26日,前中国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一场线上论坛上曾表示,油价在未来1至3年将持续震荡下行。未来几年,油价都将在50美元/桶以下,尽管这可能仍然低于很多产油国的生产成本。

对我国经济影响有好有坏

“油价下跌可以平衡国际收支,减少我国外汇支出。”董秀成表示。

我国是石油净进口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0.8%。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总进口额2.07万亿美元,石油进口额2404亿美元,占总进口11.6%,石油进口量为37亿桶,平均进口价64.97美元/桶。

董秀成表示,如果2020年原油价格稳定在每桶35美元的水平,进口量与去年持平,我国将节省1100亿美元支出。

同时,低油价将降低经济社会运行成本。石油是基础能源,也是基础化工原料,产业链条很长,油价走势对其他能源价格和行业都有较大影响。

在国际市场上,今年以来,天然气价格一路走低。美国芝商所近日发布公告称,从5月18日开始,部分天然气期货将标记为可承受负价格。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称,2020年,天然气需求将下降5%,这将是自天然气规模化发展以来,消费量同比降幅最大的一年。

今年煤炭价格同样大幅跳水。有海外机构认为,短期内尚未发现全球煤炭市场需求回升的迹象,价格反弹的可能性不大。

就我国而言,国家统计局新近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3.3%,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3.1%,降幅比上月扩大1.6个百分点。

其中,PPI的下降受原油价格大跌影响较大。数据显示,4月份我国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下降35.7%;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下降9%;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下降3%。 三个行业合计影响PPI下降约0.76个百分点,占PPI总降幅的近六成。

董秀成表示,油价下跌对交通运输等行业有利,但不利于油气行业,尤其是上游油气勘探行业。由于我国油气勘探开发成本高于当前油价,有一定规模的原油产量成本在每桶50美元左右,低油价对油气上游业务冲击较大。

有关专家表示,无论国际油价多低,我国油气供应都不能完全交给国际市场,必须维护国内油气勘探开发的基本稳定,避免国内能源生产大起大落。

同时,对于可再生能源和以电动汽车为代表的替代能源来说,油价下跌使得替代能源的经济性下降,将面临更严峻的市场考验。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等是在获得一定政府补贴的基础上发展起来,如产业发展受限,将不利于能源结构的调整。

抓住时机灵活应对

“我国应密切关注油价走势对金融的影响,做好相应的应对预案。”董秀成表示,石油价格和金融市场密切相关。在美国,页岩油气的发展和金融市场关联度很大,大量的华尔街资本投入这个行业,在油价下行的情况下,已经出现一些美国页岩油气公司破产。

林伯强则表示,低油价是加大石油战略储备的有利时机,但一个现实问题是,储备设施不足。虽然近年来我国加快了储备设施建设力度,但是作为一个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七成的大国,可以考虑把储备设施纳入基础设施建设,增加我国石油战略储备的能力。

董秀成则建议,要继续完善石油储备体系,完善储备机制,可以考虑引入民营企业,建设民间石油储备库。同时,可以考虑适时启动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放开成品油价格。

对于几大石油企业来说,降本增效成为应有之义。中国海油董事长汪东进表示,今年将全面推进成本管控,在2019年桶油完全成本同比下降9%,创近10年来新低的基础上,继续努力降低桶油成本,总成本降低不少于10%,全力应对低油价给生产经营带来的不利影响。

油气勘采大门完全打开,民企正式与“三桶油”同台竞争

(来源:《中国能源报》2020-05-14)

从2012年首次就页岩气矿权公开向社会招标,到2015年公开对新疆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招标出让,我国上游油气勘查开采领域对外开放的探索一直不断。

今年5月1日起,自然资源部印发的《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试行)》(下称《意见》)正式实施,凡在我国境内注册的净资产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的内外资公司,均有资格按规定取得油气矿业权。

至此,我国油气勘探开采市场的大门正式完全打开,无论是民营、外资或是其他行业企业,均将迎来与“三桶半油”同台竞争的机会,上游勘查开采主体也将日趋多元化。

“实现上中下游全方位市场化改革”

《意见》指出,要全面推进矿业权竞争性出让、开放油气勘查开采市场,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净资产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的内外资公司,均有资格按规定取得油气矿业权。从事油气勘查开采应符合安全、环保等资质要求和规定,并具有相应的油气勘查开采技术能力。”自然资源部在《意见》中表示,此外,油气矿业权将实行探采合一制度,发现可供开采的油气资源的,在报告有登记权限的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后即可进行开采。

事实上,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国上游油气勘探开发领域仅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石油这“三桶半油”具有资质,其他资本无法进入。

为了加快我国油气勘查开采力度,促进油气上游投资主体多元化,2012年,自然资源部首次面向所有企业公开对20个页岩气区块探矿权进行公开招标,共83家企业参与投标;此后,自然资源部又分别于2015年、2017年对新疆多个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进行公开招标出让。

在中石油咨询中心专家查全衡看来,油气勘查开采正式全面放开,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事情。“与一般的采矿不同,油气勘查开采面对的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对象,这导致它存在高风险,需要高技术、高投入以及较长的时间周期。因此,我们需要多一些投资主体,大的、小的,国有的、民营的、外资的,多一些探索的思路,这对我国油气上游的发展肯定是好的。”

“上游开放从改革角度来讲是很正确的,从法理上实现了打破少数企业垄断局面的目标,从整个产业链来说,实现了上中下游全方位的市场化改革。”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表示。

“从现实看很难立竿见影”

尽管从政策上全面放开了,但在多位受访者看来,当前我国上游油气勘查开采仍存在不少现实问题。

“从现实看,很难立竿见影。”董秀成直言,“上游的特点是投资大、风险高,投资完了也不一定有效果,钱就‘打水漂’了。当然不排除其他主体会去尝试,但尝试之后是不是能够找到储量,谁也不敢说。”

据悉,在自然资源部前几轮油气上游改革试点中,积极参与的民企、外资不在少数,但均少有斩获。页岩气探矿主体中,无一家企业完成计划投入,且多个已退回区块探矿权;国际石油巨头康菲、壳牌、BP也先后从我国页岩气区块勘探中退出。

除了投资大外,在董秀成看来,最核心的问题在于目前并没有可以拿出来公开招标的优质区块。“过去的区块是给‘三桶油’,现在改革以后,都会公开招标,所有企业同台竞争。问题是现在政府手里的区块不多,资源潜力比较好的都在‘三桶油’手里,剩下的都是一些‘难啃的骨头’,可能政府拿出来招标的这些区块,对‘三桶油’的吸引力都不够,更别说其他企业了。没有区块,说什么都没用。”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徐博则对记者表示,即使其他公司能够成功进入上游,也只是作为补充,成为不了主体。“美国这么多年来都是几大石油公司占主体,其他很多小公司只是一个补充,这个大趋势是不会变的,更多地是表明我国开放上游的姿态,是符合改革的总体要求和国际油气市场化的趋势。”

此外,在今年国际油价暴跌的大背景下,许多国际石油公司均削减上游投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企业进入上游的积极性。

仍需配套政策和服务 

“全面放开对推动油气发展是有利的,但不等于放开以后就大功告成了。”查全衡表示,“政策放开只是第一步,后续还存在进一步把政策落地的问题,需要配套的政策引导和服务。比如地质资料共享的问题,相关部门在这方面很欠缺,导致很多企业做了无用功,对社会财富也是一种浪费。”

据介绍,在国外油气勘查开采领域,所有作业者的地质资料均需上交,国家提供12—24个月的保密期后便对社会开放共享。此外,查全衡指出,应该建立健全充分市场化的技术服务市场,形成齐全的技术服务交易体系。目前我国有技术服务队伍,但市场不够发达和完善。

“对企业来说,首先你得冒这个险,不能光说不练,要有足够的资金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从政府角度来说,其实就是严格按照政策法规监管,没有按照规定完成任务的,不管‘三桶油’还是其他民营、外资企业,都要无条件收回,再重新招标。这样,区块才能正常运转起来。有些屯着区块不投入,开放就没有任何意义。”董秀成指出。

查全衡对此也表示了相同看法:“根据我们以往的实践,各级政府的有效监督是保证改革达到预期很重要的环节。防止某些企业拿到区块不投入,还有来回倒买倒卖搞投机的,这在西方都出现过,我国之前也有过这种苗头。若政府后续工作跟不上,很可能就重蹈之前的覆辙。”

附原文链接:

http://finance.ifeng.com/c/7wT406AvyT4?from=singlemessage

https://finance.sina.cn/2020-05-14/detail-iircuyvi3111241.d.html?from=singlemessage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