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CETV《长安街》: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问题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1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王峥

CETV《长安街》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问题

(来源:CETV《长安街》2020-06-07)

主持人:从2018年海南开始建设自由试验区,现在两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也已经把海南建设成为自由贸易港了,那么这两者的区别是什么呢?

桑百川:我觉得自贸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它们的根本区别在于,自由贸易区是探索与国际先进经贸规则对接,大胆地进行改革开放的试验,而自由贸易港则是实行境内关外的管理模式,是更高水平的经济自由区。

主持人:我能理解为,自贸区和自贸港,其中第一个是一个浅探索,现在进入到一个深水探索,我能这么理解吗?

桑百川:也可以这么理解,前面呢是因为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际经贸规则面临重构,一些发达国家谋求改变原有的国际经贸规则,推进更高水平的经济贸易自由化,那么中国能不能接受呢?所以我们在自贸试验区里边试验这些经贸规则,和国际经贸规则对接,这是我们的主要的目的。那么同时呢也在这个过程中扩大对外开放,推进国内的改革开放和发展;而自由贸易港呢,它在国际上实际上是有一些实验的,像中国香港、新加坡、迪拜,他们都是自由贸易港,那国外也有自由贸易园区,那么自由贸易港、自由贸园区实际上很多都实行了境内关外的管理模式。那么中国过去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没有探索和实施境内关外的管理模式,那么我们自由贸易港呢,非常明确,定位就是按照国际的自由贸易港的标准,实行境内关外的管理模式。“放开一线,管住二线”,进入海南的商品必须实行“零关税”、“零壁垒”,而从海南进入到内地的商品再按照进入海关的管理模式,进行管理。

主持人:我们承认海南有后发优势,但是也存在短板,那么海南的优势和短板在哪里呢?

桑百川:我觉得它的优势在于制度的创新。如果没有制度性的开放,没有创造形成一套自由经济的制度安排,比如说投资自由、贸易自由便利、资金进出自由便利、没有人员往来的自由便利、运输自由便利,没有这些经济的自由化便利化,它的优势实际上在国内并不存在,相反它的劣势倒是明显的,他的人才结构与现在的上海北京等一些中心城市都没法比,跟中国也是很多省份他也没法比,这种状况它也不具有优势;那自然资源除了有那个热带旅游资源之外,其他热带农业资源、森林资源其实也不具备优势发展现代制造业、发展现代服务业等等,那么这些呢其实它都不具备原有的、非常强的竞争力和基础,所以通过制度的创新形成一个高度自由便利的经济区,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的作用,与国际经济规则对接,这个时候呢它会形成资金人员和商品等等的聚集,现在一些产业前景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主持人:我们说到海南的改革开放的时候就避不开要谈论我们1978年的改革开放,那您认为海南这一区域在“年轻”的时候都没发展起来,为什么“人到中年”就一定能发展起来呢?

桑百川:从海南的历史和未来来看,它过去在开放之初是曾经作为中国的南海战略前沿的,当时的经济建设的中心不在那里。10年过去了之后,1988年设立了当时被称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的海南特区,人们也满怀信心希望他能够借助优惠政策、体制的优势等率先发展起来,但是由于观念、人才结构以及自然条件和基础设施等等的各方面的制约,海南错过了进行有效制度创新、快速发展的机会。虽然他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呢与人们的期望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很多的资源就被用在炒房地产等等方面了,它的经济的优势并没有充分的体现出来;在这个时候深圳也好其他特区也好,甚至是沿海开放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开放啊,等等一些地区都如火如荼在快速地发展,但是海南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形成一个群体的冲击力,那么这种创新没有在产业培育以及对开放方面有更大的作为。

主持人:桑院长您看到这样的一个方案的时候,您觉得这里面对海南最大的利好是什么?

桑百川:这我觉得在2025年之前的这个阶段,这个建设方案最突出的就是突体现在税收上的优惠。那么如果从长远的一个建设方案、总体的方案的角度来去看呢,我认为最大的有点就是五大自由贸易便利:投资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人员往来自由便利、人员进出自由便利,那么运输往来自由便利,这是和自由贸易港的定位一致的,如果真的能实现了自由便利,那它确实会大大降低贸易的成本,吸引投资者的进入,同时呢也使得优秀人才愿意落户,交通运输也会得到极大的改善,那国际物流的这个中心地位也可能就由此确立起来,所以我觉得自己突出的特点就是它强调了经济的自由便利化。

主持人:我们如果纵览世界上的这些自由贸易会发现港他们都是内生型的,那么海南作为一个政策赋予的自由贸易港会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呢?

桑百川:我觉得世界原有的很大的自由贸易港,都和他们原有的天然的自然条件是有关系的,比如说德国的汉堡,像鹿特丹、中国香港,包括新加坡它都是有这个独特的天然的优势,因为他有相对独立的封关运作的条件,有独立的地理单元,便于进行转口贸易等等。那我们实行政策推动的自由贸易港的建设,一些地方也有一些实践的经验,比如说迪拜,大家过去不认为他可以成为一个经济中心,但是还是通过政策推动和基础设施建设制度打造,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成为购物天堂成为旅游天堂,另外呢我觉得海南自己其实是也是有他的条件的,他有非常丰富的热带旅游资源,这在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一块地方,那么要想从事热带旅游除了到国外去那就到中国的海南;另外呢它有非常长的海岸线,再加上它是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便于封关运作,也就是说它实行境内关外的这种管理模式别的地方几乎没有办法跟海南比,他和内地可以形成相对隔离的一个天然的状态,那么这样它在这个地方选择建立自由贸易港是合适的,是有基础的,但是有了这样的基础有了这样的条件他就能成为一个有国际竞争力的自由贸易港吗?这不一定,那完全靠一套制度上的创新,要通过高水平的开放制度的建设来形成他的吸引力。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了海南所谓的后发优势,其实在海南我们要着手去建设把它打造成为一个国际贸易港的时候,本身可能就其中有后发优势,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因为可能内生型的自由贸易港都有一个历史,它可能或长或短,但是因为我们有了这样的一个后发优势,我们就可以用政策去弥补他这里面所成长的这个空间,如果我们政策设计的越到位,这个治理水平越高,那么就越能缩短这样一个治理时间,这恰恰是我们可操作的一个所谓弯道超车的机会您说是吗?

桑百川:我非常赞同您的观点,我们设立了一整套的建设方案,那么未来要是真正能落地这个建设方案,并且将方案中存在的不足和空白点弥补上,我们才能真正看到后发优势,海南才能有光明的未来。

我觉得我们要看到世界上很多的自由贸易港,香港、迪拜这是我们参照的主要的目标,那么别的国家的自由贸易港也有一些特定的经验,所以我们要因地制宜,参考先进的自由贸易港的做法。比如说大家关注的海南有这么多政策落地,我们作为个人很关注一点,离岛免税商品数,从原来的3万块钱变成了10万每年每人可以购买10万块钱的免税的进口商品,这是一个很好政策,大家接着就会问谁在经营它,如果我们只规定几家企业可以经营进口商品,这几家单位就可以垄断,他们完全可以提高价格,如果说像是香港一样很多单位都可以自由经营免税进口商品,这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说高水平有国际竞争力,我们必须打破靠行政命令的方式告诉他,只有你能经营免税进口商品,你能卖我不能卖,那你就可以提高价格,消费者并不会得到实惠,所以类似的一些方案还有继续完善的地方;再比如说你这个岛内的居民可以享受免税进口的商品,那么这个进口商品到底包括什么?如果只是少数的几种那就没有什么意义,如果说覆盖所有的生活用品,那就不一样了,我们要列清单,知道到底包括哪些商品,对免税消费者福利,岛内的居民可以享受,那我去旅游度假一个月我能不能享受?不能享受那岛内居民用不完的额度我可不可以找他带货?那就又出现了钻空子的空间,大家把脑筋用在钻政策空子上,就不是很合适。

主持人:我想到习总书记所说的“治理水平”、“治理体系”,其实考验我们的时刻已经到了。

桑百川:已经划定的战场到底怎么样去布局,怎么去管理,这个时候就考验我们政府的执政水平和管理水平了。按照自由贸易港的这个模式,对标国际的先进的标准去设计,去大胆地闯,大胆地突破既定的条条框框,在一个法治的范围之内去形成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我觉得非常重要。

附视频链接:

http://m.cetv.cn/p/359298.html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