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第一财经:(周念利)“十四五”服务贸易发展规划发布 推动贸易结构进一步优化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22日 浏览次数: 编辑: 艺萌

“十四五”服务贸易发展规划发布 推动贸易结构进一步优化

(来源:第一财经 2021-10-20)

服务贸易正成为我国对外贸易发展的新引擎。

近日,为推动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商务部等24部门印发了《“十四五”服务贸易发展规划》(下简称“规划”)。规划称, 我国已转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服务贸易日益成为构建新发展格局、培育国际合作与竞争新优势的重要力量。

根据规划,“十四五”时期,服务贸易发展的主要目标包括,贸易规模进一步扩大,贸易结构进一步优化,竞争实力进一步增强,制度环境进一步改善。展望2035年,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格局全面确立。

规划称,下一步,我国将深化服务贸易改革开放,加快服务贸易数字化进程,优化服务贸易行业结构,完善服务贸易区域布局,壮大服务贸易市场主体,深化服务贸易对外合作,强化服务贸易支撑保障。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教授周念利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服务贸易整体趋势是知识、技术和数据密集型服务占比越来越高。“作为服务贸易大国,我们必然要适应这一趋势。要提升我国服务贸易竞争实力,一方面是结构优化,另一方面是提升每一个服务品类的品质。”她称。

服务贸易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正在提升

根据商务部统计,我国服务贸易总量规模稳步增长。“十三五”时期,我国服务进出口额累计达3.6万亿美元,比“十二五”时期增长29.7%。2020 年,我国服务进出口6617.2亿美元,规模保持世界第二位,全球占比提升至 6.9%。其中,服务贸易逆差1004.6亿美元,比2015年下降53.7%。

今年,服务贸易延续了这一趋势。1~8月,服务出口增长25.3%,进口下降1.8%,带动服务贸易逆差下降66.7%。对此,周念利表示,逆差的下降与进出口表现都有关联,“从出口增加来看,这体现了我国服务竞争力的提升。而进口的下降主要是由于疫情阻碍了旅游类的服务消费。”

不过,我国服务贸易的增长潜力仍然很大。周念利称:“服务贸易在中国国际贸易中的占比是15%左右,但服务业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是51%。而从全球来看,这两个数字分别是25%和69%。中国的数字稍低一些。”

周念利认为,随着通信技术、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发展,我国服务可贸易化的程度将得到巨大提升,特别是可数字化交付的服务在服务贸易中的占比会凸显出来,从而提升服务贸易的占比,解放服务贸易增长的潜力。

此外,“十三五”期间,我国服务贸易行业结构显著优化。运输、建筑等传统服务贸易平稳增长,金融、个人文化娱乐、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知识产权使用费、其他商业服务等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快速增长,成为服务贸易增长的主要推动力。2020 年,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2947.6亿美元,占服务贸易总额比重达44.5%,比2015年提升17.1个百分点;服务外包离岸执行额1057.8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63.7%,成为稳外贸的重要力量。

周念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数字经济与传统经济的数字化转型都有助于提升数据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服务的投入,以及服务最终消费端的需求,推动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在整个贸易额中的比重增加。

规划指出,我国服务贸易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新机遇。从国际看,全球服务业发展推动服务贸易快速增长,服务数字化激发服务贸易发展潜力,服务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扩大国际合作空间。从国内看,进入新发展阶段,服务贸易发展基础日益牢固;贯彻新发展理念,服务贸易发展动能显著增强;加速构建新发展格局,服务贸易发展潜力巨大。

“十四五”时期服务贸易发展目标

规划表示,“十四五”时期, 贸易规模进一步扩大。服务贸易规模稳中有增,占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进一步提升。服务出口增速高于全球平均增速。服务贸易在贸易高质量发展中的作用更加突出。

贸易结构进一步优化。新模式新业态加快发展, 国际服务外包增速快于服务出口增速,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年均增长 8%左右。服务进出口更加均衡。国内布局更加优化,国际市场空间布局进一步拓展。

周念利解读称,中国主要是服务贸易外包的接包方,也就是说,中国的服务出口很多是以离岸外包的方式“走出去”的,这包括信息技术外包(ITO)、知识流程外包(KPO)和业务流程外包(BPO)等。“这三种方式的发展都不错,特别是KPO。现在服务外包本身的结构也在优化,这是服务贸易出口的一种重要方式。服务出口有多种形式,服务外包的增速大于服务出口增速,则说明离岸服务外包成为推动服务贸易发展的重要力量。”她说。

竞争实力进一步增强。服务出口竞争力明显增强, 向价值链高端持续攀升。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的市场主体不断壮大。参与服务贸易国际规则制定的能力不断提升。

“原来我国传统服务消费较多,但随着技术发展和知识的扩散与应用的增强,知识和技术密集型服务在服务贸易中的占比会越来越高。这种表现是服务贸易竞争能力提高的一个方面,但竞争力的提升也包括传统服务竞争力的提升,换言之,不仅仅要发展高端服务贸易,低端的竞争力要提升。”周念利说。

周念利称:“此外,衡量一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看这个国家是服务贸易顺差国还是逆差国。服务走出去越多,证明其服务品质越好,越受欢迎。如果出口比进口多,就表明竞争力在提升。”

制度环境进一步改善。服务贸易法律法规、政策体系、促进机制、监管模式更加完善,服务贸易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更加优化,自由化便利化水平进一步提升,制度型开放迈出重要步伐。

推进服务贸易进一步开放

规划指出,要统筹推进服务贸易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促进要素流动型开放与制度型开放相结合、“边境上”准入与 “边境后”监管相衔接,努力形成全球资源要素强大引力场,推动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我们在货物贸易领域已经达到了一个高位,但是相匹配的服务贸易却没有跟上。现在通过补短板的形式,在服务贸易领域进行创新从而能满足货物贸易的发展需求,特别是近期涌现出的一些新业态,包括跨境电商和依赖互联网优进优出的需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具体来说,一是放宽服务领域市场准入,扩大外资准入领域,推进服务领域改革。二是提高跨境服务贸易开放水平,建立健全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促进服务要素跨境流动便利化。三是打造高水平改革开放平台,推进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开放平台建设,发挥对外开放平台引领作用,建设服务贸易重要展会平台。

周念利表示,跨境流动的服务要素包括数据、人、资金和技术等服务贸易生产要素。“我们把服务贸易的提供方式界定为四种模式,第一种是跨境交付,即生产者和消费者不流动,但服务跨境,这就是数据的跨境自由流动。第二种是境外消费,比如旅游和留学,这和第四种自然人移动都属于人的流动。第三种叫商业存在,这涉及到资本和技术的移动。”她说。

此外,周念利认为,服务贸易的开放体现在三个层面,一个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多边层面,二是各大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区域层面,三是单边自主层面,比如国内试点先行的自由贸易试验区。

周念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未来的继续开放在三个层面都要推进。但现在整体看来,因为WTO的效率和进展较慢,所以重点会放在后两个层面。我国可能要通过与贸易伙伴缔结区域互惠协议来促进服务贸易的开放。另外,国内现在设置了各种各样的推动服务贸易开放的功能载体,比如数字贸易试验区和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城市等,我们要借此进行对外开放的创新尝试,原来不开放的部门要尝试开放。”

规划指出,将出台实施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定出台自贸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大幅放宽服务领域市场准入。发挥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作用,加大在要素自由流动方面的制度创新力度,在服务领域标准、规则等方面探索加大与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对接力度。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示范,在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产业体系、 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方面开展差异化探索。

 

 

附原文链接:

https://m.yicai.com/news/101203365.html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