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第一财经日报:(赵永升)马克龙再胜勒庞:他的任务是“重聚”法国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4日 浏览次数: 编辑: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22-04-26)

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夜,有人欢呼,也有人落寞。

当地时间4月24日晚,在埃菲尔铁塔脚下的战胜广场,不断传来此起彼伏的“再五年!马克龙,总统!”口号声——这里是马克龙准备发表胜选演讲的地方。

当晚出炉的出口民调显示,马克龙在第二轮投票中获约57%~58%的支持率,后经法国内政部确认,他最终获得58.54%的有效选票。这意味着,马克龙将在爱丽舍宫开启第二个总统任期。

在距离巴黎200多公里以外的诺曼底小镇圣奥诺雷,却没有这般热闹情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艾瑞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座小镇是极右翼传统的票仓。在第一轮投票中,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候选人勒庞在这里斩获了近40%的选票,而马克龙的得票率仅为26%。在第二轮投票中,勒庞和马克龙的得票率分别约为60%和40%。

马克龙和勒庞代表的是“两个法国”。从价值观来看,马克龙代表的是经济自由主义和政治进步主义,而勒庞代表的是经济保护主义和政治保守主义。

两个法国”背后的人群,彼此未必熟稔。虽然已在圣奥诺雷居住一年有余,但艾瑞克还是对这个小镇知之甚少,仍将自己视作“陌生人”。在他的描述中,这个小镇仅几百人,几乎没有外国人,民众大多以农业为生。

但这样看似不起眼的小镇,却是一股不容被忽视的力量——尤其在大选之际。法国内政部的数据显示,勒庞获得41.46%的有效选票,创下了极右翼史上最好“成绩”。而法国北部和东部的老工业中心地带,及多数小镇和乡村,正是极右翼的大本营。

 

被遗忘的角落

 

马克龙赢了,但没有像五年前那般轻松。2017年,马克龙以领先32个百分点的大比分击败勒庞,今年两者差距缩小至17个百分点。而在第一轮投票中,勒庞和另一位极右翼独立候选人泽穆尔共斩获近三分之一选票。

北京外国语大学讲席教授丁一凡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极右势力在法国不断增强,是因为近年来法国贫富差距不断加大,中下层民众未能有效分享法国经济增长果实,一些地区及民众深感“被遗忘了”,勒庞为中下层民众大规模发放补助的政策正中他们下怀。

市场研究机构益普索的数据显示,在第二轮投票中,勒庞在月收入低于1250欧元(约合8800元人民币)人群中的支持率最高,达56%。另有67%的工人及57%的打工者将选票投给了勒庞。

近年来,法国贫富差距不断加大,新冠疫情又强化了这一现象。据法国《解放报》测算,在2017~2021年间,法国前1%人群的财富份额从占法国总财富份额的25.57%,上升到27.04%;低收入人群(设定为法国人均生活水平中位数的60%)人口比例创1996年来新高。过去5年,收入最微薄的200万法国人的购买力年均减少约280欧元(约合1970元人民币)。

如何增强民众购买力”正是勒庞的核心主张之一。她的计划是,将能源增值税从20%降至5.5%,并削减其他必需品税,以减少中下层民众负担。

丁一凡还称,一些民众往往将不平等及购买力孱弱问题归咎于全球化,而对于全球化的不同态度,正是马克龙和勒庞政见上的重要分野。勒庞认为,全球化一方面使法国大企业更加强大、大城市更加繁荣,另一方面摧毁了一些地区的工业和农业基础,这影响了后者的经济发展,使就业岗位不断流失。

而得益于全球市场的扩张,奢侈品公司路威酩轩(LVMH)集团股价在过去五年间上涨近三倍。疫情前的2019年,大巴黎地区的旅游收入可达220亿欧元(约合1550亿元人民币)。

近十几年来,法国东北部的主要产业——纺织、服饰和鞋类制造业产出减少了约四五成。这使得原工业重镇——法国的大东部大区和上法兰西大区在法国13个本土大区的经济排名掉落至第9和第13位,成为经济落后地区。

最近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是,在波尔多市附近的一个名为圣福瓦拉格兰德的小镇,由于农业产业萎缩,该地区目前失业率可达法国平均水平的五倍,几乎一半民众生活在贫困之中。

 

从极左到极右

 

市场研究机构Ipsos-Sopra Steria的数据显示,在第二轮投票中,勒庞吸引到了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17%的支持者。虽然多数梅朗雄支持者都把选票投给了马克龙,或者干脆投弃权票,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政治光谱中,梅朗雄和勒庞分属极左与极右两端,选民从极左迅速转向极右的情形,并不常见。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赵永升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现这一反常现象的原因在于,法国政坛正打破左右的藩篱,政治光谱愈发模糊。虽然在价值观层面,极左翼与极右翼差异较大;但在经济政策上,极左翼和极右翼都站在了中下层民众的一边。

目前,勒庞拒绝被贴上极右翼的标签。“(法国)不再有左翼和右翼。真正的分界线落在爱国者与全球主义者之间。”她说。

赵永升还表示,这背后也体现了中间派和极端主义的对立,“部分极左翼选民宁可投极右翼也不愿意支持马克龙,表达了对中间派的反对”。

过去五年,马克龙治理法国经济的方法是:其一,让更多民众工作并延长工作时间;其二,改革劳动法,使企业解雇员工变得更为容易;其三,为富人和资本减税,以刺激投资。

在选前参观法国北部埃塔普勒的一个市场时,勒庞对马克龙讥讽道:“有了马克龙,法国人将永远工作下去。”

 

马克龙的法国:从分歧到重聚

 

虽然极右翼支持率不断上升,但事实证明,还是马克龙代表的中间派在法国占了上风。

法国选民投票兼备‘理性’与‘非理性’,从第二轮投票结果来看,更多理性选民支持了中间派。”赵永升说,“法国当前面临的经济问题并非一朝一夕造成,这既有内部经济结构问题,也有疫情和乌克兰局势因素。马克龙的改革虽屡遭反对,但其政策可操作性强,对法国发展有益。勒庞对选民承诺颇多,但大多难以落地。”

在赵永升看来,高赤字是法国面临的最大难题,而马克龙誓言改革的退休养老制度,是解决法国经济高赤字的重要方法之一。

法国政府的数据显示,2020年,该国养老退休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14.7%,同时国家财政赤字达到1782亿欧元。

马克龙在其竞选纲领中表示,下一个任期仍要精简法国复杂的养老金体系,并将该国的退休年龄从62岁提高到64~65岁。在政府降低税收、提高公共卫生开支背景下,这将为政府节省较多开支。

巴黎政治学院法国经济观察站研究员马利埃(Paul Malliet)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从中长期来看,高贸易逆差仍是法国面临的挑战。2021年第四季度,外贸对法国GDP增长的贡献为负0.2个百分点。从短期来看,5.1%的通胀率也正困扰着法国。这背后亦有结构性因素:法国对外能源依赖度较高。

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法国能源净进口占能源使用量的比例约占44%。就天然气而言,2020年法国从俄罗斯进口份额占其总量的17%。

在该背景下,马克龙提出发展核能、风能、光伏等可再生能源计划,具有重要意义。这将使法国实现能源独立,减少对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波动的风险敞口。”马利埃说。

24日晚,带着近1880万名投票支持者的期待,马克龙在欧盟“盟歌”《欢乐颂》的曲调中走上战胜广场的舞台中央。他承认,法国正被怀疑和分歧所困扰。“我知道很多同胞给我投票,并不是因为赞成我的竞选纲领,而是为了抵制极右翼。未来,我将回应极右翼、极左翼以及投弃权票选民的担忧。我将解决许多法国人认为生活水平正下滑的问题。”他说道。

在发表演讲后,有记者问马克龙,他在6月立法选举前的任务是什么,“任务是重聚。”他回答道。

而在诺曼底小镇圣奥诺雷,艾瑞克则在投票时首次巧遇了当地的镇长,他上前去攀谈了几句。“其实镇长是一个很温和的人。”艾瑞克说道。(应受访者要求,艾瑞克为化名)

 

附:原文链接

https://m.yicai.com/news/101392773.html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