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中国网:(赵永升)中国访谈 | 对外经贸大学专家:马克龙成功连任利好中法关系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21日 浏览次数: 编辑:

时间:2022年4月29日
嘉宾: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球创新与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赵永升

 

中国网:2022年的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于425结束,现任总统马克龙赢得连任,成为20年来首位连任的法国总统。如何看待此次法国大选?这样的选举结果对法国今后的发展,以及对欧盟、北约、中法关系分别具有什么影响?针对这些问题,中国网《中国访谈》特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球创新与治理研究院研究员赵永升来做解读。

 

中国网:一般认为,马克龙的当选会促使中法关系保持稳定,那您怎么看待中法关系的现状呢?

赵永升:我觉得马克龙上去当然是利好中法关系的,对中法、中欧关系都是非常有利的。这里头一个是本身,刚才提到了,就是马克龙本身他是欧盟主义者,他也是世界主义者。勒庞其实是相反的,她是反欧盟,其实反全球化,您刚才也说了是反北约。也就是说他一上去,资本市场肯定是非常高兴的,企业界也很高兴,欧盟的这些其他国家领导也放心了。

你看咱们的习总书记马上就祝贺马克龙了,其实官方数据没出来,只是内务部发布了消息。就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国家领导人对中法关系的重视。

因为欧盟本身这些领导人都支持了,不能说百分之百,绝大部分都是支持马克龙的,他上去之后利好欧盟,因此相对会对中法和中欧关系都非常有利。

最根本的,我觉得就是因为他本身是学经济和金融的。因为中法一个是贸易,贸易上我们(中法)跟中德贸易相比差不少。因为去年中国和德国的贸易量是2790多亿美元,也就是将近2800亿,但是法国才800亿,也就是1/3还不到。原来中国和法国的关系是属于——我们一般叫它政热经冷

 

中国网: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一般来说,经贸关系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但在中法关系中其实经贸关系一直是比较弱的,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赵永升:这个比较特殊,一个跟它本身经济结构有关。像德国,是外向型的经济结构。中国之前是外向型经济结构,现在正在从外向型转向我们说的双循环这个更加平衡的结构来发展。法国不一样,法国实际上本身的经济结构比较平衡,它的农业很发达,它是个农业大国。你别看它只是个中型国家,它的工业是没有美国发达,但总体产业链也是非常齐全的。也就是说中国和法国,如果我们中国进一步加强那个——我们叫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之后,那么中国和法国其实是非常像的,也就是说它们的互补性跟中德相比相对要弱一些。

这种情况下,举个例子,我之前不是说嘛,我们中欧之间两大(协定):一个是地理标志协定,还有一个是投资协定。地理标志协定是有利于法国的。为什么?因为这些当地的产品,什么奶酪,还有什么葡萄酒,还有很多这些东西我们都很需要,因为中国稍微一买,它去年一下提高了(出口量),我记得30%40%农副产品从法国出口到中国。

但是你中国到那边呢,就是个问题了。举个例子,比如咱们的王致和臭豆腐,你说有几个法国人会真正喜欢?对吧?要真正在那儿买的话也就是华人华裔。所以,我觉得这里头,刚才提到,本身是个经济结构比较接近。

(中国)从各方面来说,实际上现在是个非常开放的体系。相比之下法国和欧洲甚至美国其实是相对封闭的体系。这个你要跟欧美人说,他们很难接受,实际是这个情况。

对法国人来说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其他的像很多工业品的话,我认为法国的竞争力要提高。同样的东西我们可能会——尽管和美国经常有一些贸易纠纷,但我们可能还是会选择购买美国的产品。因为美国这方面可能价格要低一些;第二方面质量的因素,我们不能不考虑。这也就是为什么,像中法之间的贸易平衡经常要靠集团采购,也就是政府采购来完成。隔段时间,咱们领导人带着一个采购团队去买个100200300架空客,都是用这个办法。

 

中国网:感觉是中国在主动地想促进这个中法的经贸往来,法国本身它有意愿吗?

赵永升:这是为了平衡,因为这个贸易差额在那儿,所以中国只能用这个办法来保持贸易的平衡。当然也有政治的目的,为了在法国,在其他一些方面能够支持中国。但是这个不是持久之计,你不能永远靠这些政治的大的订单,还是要靠一些真正市场化的需求。

 

中国网:市场化的这种选择。

赵永升:所以,我觉得从法国来说,因为这个方面,中法之间主要还是要靠法国的努力,因为咱们现在,刚才说了,你有什么东西我基本上都能买了。

 

中国网:那法国有这个意愿吗?想增加中法贸易的这个(往来)?

赵永升:我觉得之前它没有非常明显(的意愿),其实他们可以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当然了,我们可以宣传,跟他们说一下:你们这方面多努力什么的。那现在哪怕美国和我们有一些磕磕绊绊,但是可能大家还是买美国的,为什么呢?这很简单嘛,它的又便宜又好嘛,我们俗称又便宜又好。德国的技术也是很多方面都非常好,英国也是一样。

所以,这里头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了,就是你本身的科技含量得上去,尤其是在新的科技方面,因为法国在这方面比较落后。如果说我觉得在这方面,它不努力的话会是个问题,只能靠我们这方面。你说我们怎么办?这个方面更多的是要让法方来做出努力,并且他们要意识到,他根本要意识到。

还有一些就是说,真正有些需要的东西,法国现在能不能给。实际上他们觉得很委屈的,就是之前几十年,他到中国了,帮助咱们——他们说帮助,实际上互惠互利的,也提供了一些技术,但他也获利了,但管理什么的都提供了。但现在他觉得好像被抛弃了或者失去了原来一些优惠的政策。为什么?因为我们学得很快嘛,我们学了这个东西,掌握了,很自然对他们的需求量就没有原来那么大了。

这个也就是说作为法企来说,它要更加提高,不能说因为它原来技术曾经是这样,我们那时候是这样,这时候当然需求量很大。问题呢,它可能提高一点,我们的技术提高到这儿,你说我凭什么还要它呢?很简单的道理嘛。所以,这就是我觉得作为法国,实际上还是很多东西要能够提高才行。同时,还有其他的一些方面。他们旅游业做得非常好,还有很多,还有一些养老业。像我们老龄化那么严重,老龄化严重,你那个养老业仔细看看法国的特点,现在开始(合作),但还是不够,现在想他们跟中国合作什么的。所以,我觉得很多方面都是法方缺乏主动,他还是之前的观念:我是很牛的,你有什么事儿你来找我,求我,都这种感觉。其实不对的,因为现在世界在发生变化。

 

中国网:他的姿态没有随着这个形势的变化而发生变化?

赵永升:没错,他本身这个心态也没有发生变化,技术本身没有发生变化,但是他还是(老样子)。刚才说了马克龙正在改这些,但是能够真正改成什么样还不好说。

马克龙上来是个很好的一个契机,我们要积极地沟通。举个例子,刚才说地理标志协定已经签了,那么CAI呢?或者说BIT,也就是说《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这怎么办?那中国不就得稍微主动点了吗,是吧?

那现在其实这个东西对我们是比较重要的。为什么?因为中国的资本大量过剩。那么也就是说,如果说法国让它能够融入、加入到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那是什么感觉呢?所以,这个东西很多人需要主动。但是一方面刚才说的法国(不)主动,我们得主动,你不能只是坐在这儿——什么时候你找我们吧,还是用一种几千年的观点,是不对的。

 

中国网:要主动还要找对方法。

赵永升:对,找对方法,主动。投资协定你还得去游说,为什么?好几百亿元,你得挨个儿给他游说才行啊,对吧?尤其后面,你们仔细看看那些提案,好多都是一看就是没有道理的,针对中国的,最后议会上的那个投票,经常是百分之百的人投反对中国。这是什么问题?那就我们不能完全怪别人了。当然,他们有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他是属于西方阵营的,是属于白人至上的观点在那儿,他认为他们的文明是最有优势的,我们是属于落后于他们的。但现在他发现怎么我们比他们都强很多呢?他一下子受不了。他有意识形态上的(限制),有一些他一下子改不过来的东西我们没法改他,那没有办法,但有些东西可以做他们的工作,就是我们要积极地派出人去。

 

中国网:中国其实非常重视和欧盟的关系,也是希望法国能够在中欧关系中发挥一个推动的作用。但现在形势也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德国一些反华的势力其实是增长得非常快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法国还有意增进中法关系或者还有意推动中国和欧盟的关系吗?

赵永升:我觉得有意,因为法国现在对中国还是相对好的,刚才说了,它的底色是属于欧美的,西方的,这个没有办法是吧?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包括很多专家不了解欧美之间的关系。美国人对欧洲人,包括法国人,官方的,就是正式的,他认为就叫表兄弟。什么叫表兄弟?就是说不是亲兄弟,但他其实也是兄弟,还是一家人。这个我们一定要意识到。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争取以法国为首的欧盟:第一,它在重要的事情上不阻拦中国,就是不给你设绊脚石,这个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点;第二,它在中美欧的关系中稍微偏向点中国,尤其是某些重大事件的时候,这是可以做到的。但你把他完全拉过来,这是不太可能的。

德国影响力原来是超过法国的,在欧盟里头,先是德国再是法国。但是我觉得朔尔茨上去以后,这次马克龙上去以后,形势会发生一些变化。当然,法国,刚才说了,它还是经济上不太争气,尤其是经贸方面。但是它在影响力方面,第一它是常任理事国,第二它是核大国,第三刚才提到人员本身,人事的变更,默克尔下去以后,我觉得马克龙的影响力(更大)。因为他第二任了,本身跟欧盟其他国家这些领导人的关系处得比较好。朔尔茨相对来说比较内向一些,人也不错,但内向一些,不像马克龙他比较外向一些,再加上他本身1-6月是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总统。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实际上意义会重大,以后我认为是法国要排在前边,但它的经济还得继续跟上来。

这是一个契机,马克龙一上来之后,如果做得好,我们能够把中法关系处好,能把中欧关系处好。

 

中国网:都是一个契机。

赵永升:对,都是一个契机,就看能不能抓住。刚才提到,你不能老让那个法国人——你弄弄,我们自己也得行动,看看有没有什么是我们自己的事儿。刚才说了,欧洲假如你仔细看看,我那儿都有单子,我非常关注欧洲议会的投票,我就问了一个问题,明明是中国做对的,为什么百分之百的成员国都投反对中国?这就得我们自己琢磨了,就得从自身原因(找解决办法)。当然,他们有他们意识形态的这个问题,这些我们改不了,但我们自己能不能有所作为,有所行动,争取能够改变一下他们(的观念)。因为外部环境,他们对我们的观点,如果说一直是比较反华或者排斥中国的话,对中国不利。

 

中国网:要超越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之间沟通的障碍。

赵永升:对,这个非常重要,如果这个做不好,这个关系也不好处。

 

中国网:好,感谢赵老师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解读,再次感谢您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谢谢!

 

附:原文链接

http://m.china.com.cn/appshare/doc_1_474303_2225843.html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