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深度报道

志愿者赖成阳:支教是一场有关成长的“毕业”旅行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17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陈峙州

支教是一场有关成长的“毕业”旅行

赖成阳

我叫赖成阳,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2017届毕业生,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第19届研究生支教团团长,现服务于西双版纳州勐腊县一中,担任高一年级4个班共计200余名学生的政治老师。

选择到勐腊这个边疆县城来支教,我主要有这样几个想法:一是想去教书,圆自己一个支教梦;二是想去看一看祖国的边疆究竟建设的怎样,去祖国的基层走一走;三是想去热带地区感受一下不一样的文化与风情,来一次未知的没有计划的“毕业”旅行。正是因为没有计划,全靠自己探索,所以这一年中不期而遇的一些人和事,乃至一些突发状况才会显得弥足珍贵,给人成长。

初至勐腊

2017年7月底,我们四个志愿者生平第一次坐着卧铺大巴经过十五个小时的车程从昆明到了勐腊,那个时候新高速公路还没修通,有一大段盘山路我们需要用安全带把自己绑在车上,感觉自己随时都要被甩出去,下车之后我还有些皮肤过敏,不过好在我们平安到达了支教地。

勐腊地处热带,勐腊县一中又是在小山坡上,我们在学校住的地方后面是一块儿橡胶地,非常适合各种昆虫栖居,因此以前来支教的学长学姐们告诉我们这里宛如一个“动物世界”。我们来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动物王国的朋友们对我们的热烈欢迎,打开房间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我们未来一年的室友——壁虎,吸蚊体质的我很快就被咬了几个包,房顶和屋外还有不少蜘蛛网昭示着他们主人的存在,晚上一开灯就会有飞蛾贴在窗户上,下了雨后的第二天的窗台会铺满密密麻麻的当地人称为“飞蚂蚁”的生物,甚至还有巴掌大的天牛突然从窗外往你脸上飞。环境的不适让我们一开始就感受到了支教的不易与艰难。

三尺讲台

学校给我分配的任务是高一年级四个班200名学生的政治课程教学,和当地老师同样的工作量,学校的这种信任让我有些惶恐甚至是有些紧张。一是我要唤醒四年前的高中知识的记忆,二是没有过教学经验的我一来就教这么多的学生我怕课上不好,但我还是接受了这个挑战。

我还记得我给学生上第一节课的场景:提前五分钟进到教室,一直埋着头,一会儿翻下书,一会儿翻下备课本,双手紧握然后又松开,反复做这个动作掩饰上第一堂课的紧张。当“上课!起立!”被喊出来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终于成为一个老师了。

然而,教学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我一边努力地模仿着我的高中老师的教学方式和教学方法,一边想一些贴近这里学生生活的事例帮助他们理解,我以为学生自然而然地就懂了,直到有一天晚上科代表一个微信打破了我的幻想:“老师,你讲得很好,但是我觉得你讲太快了,而且用的经济学术语太多,我们有点跟不上。”同时,我发现虽然我教的是高中生,但是他们并不清楚究竟学习的意义何在,比起学习他们更倾向于玩,所以上课交头接耳,不做笔记,作业不交或是抄袭都是常事,更别提课后背诵记忆了。学生的这种特点让我很是头疼,甚至有些无奈,有一种付出得不到回应的失落感。

虽然困难很多,但是既然选择了来西部支教,这些挫折本就是应该经历的坎,我不能逃避。于是,我开始想办法。除了教学方式的转变,我会更侧重于跟学生的交心,每次考试之后先让他们写一个学习总结,我再针对性的对每个人进行回复,解决他们学习的困惑,做他们的“知心”哥哥。落后的比较多的同学我会用晚自习的时间一对一的进行交流和沟通,希望用这种关心他们的方式打动他们。正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努力没有白费,第一次月考我的班级的同学低分数有28人,占全年级低分数的三分之一。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四个班的低分数加起来只有9人,只占全年级低分数的六分之一了。

做学生的知心朋友

当然,除了传授知识,我还会经常讲一些大学的故事,讲一些时事热点给学生听,学生也很喜欢跟我讲一些他们内心的想法。有一天晚上一个学生问我:“老师在吗,想听听你大学生的意见,去读一个职业学校怎么样。”这个问题突然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我实在对职业学校了解不够深。她还跟我说她想辍学去读职高,因为她的梦想是唱歌,想去职高学唱歌然后出道。这是我头一次碰上需要去给别人的人生道路指路的情况,虽然内心很不平静,但还是要以一个老师的角度帮她认真分析,我去咨询了解相关情况的各类长者和朋友,然后告诉她艺术跟技术是不一样的,学艺术要成功首先经济上得富裕,另外学唱歌这条路确实很难,她如果真要学唱歌必须要得到家里的全力支持。我没听过她唱歌,但我觉得她现在的辍学的想法不成熟,我只能劝她先好好学习,多给自己留条路。我就跟她说:“你先好好学习,正常把高中读下去,把音乐作为自己的爱好坚持下去,等到大学或者职专的时候参加学校或者社会的歌唱比赛,如果真想出道也要通过高考和艺考,考到艺术类院校去,会有一个更好的平台,现在辍学很难有出路。”

 这只是一例,我的学生还有想学播音的,想学模特的,想学医的,想当兵的等等,通通都跑来问我,仿佛我能给他们一盏明灯似的。但这些问题让我一个学金融的文科生很是为难,但看着他们一双双渴望你给他们引路的眼睛,我又只好硬着头皮去联系一个又一个朋友咨询相关的事项,再给他们一一答复。

其实支教一年,我有的时候很羡慕这里的孩子,比起很多大城市的学生来说,虽然他们成绩不算特别优秀,但他们有梦想,并且敢于追梦,这很了不起。

我一直在思考来支教的意义,或许一年的时间我们确实没有办法去改变很多人考不上大学的现实,但是可以通过我们一些微小的行动去改变他们中的一些人的人生轨迹,或是一次谈心,或是一次鼓励。虽然我时常会因“恨铁不成钢”而生气,但学生一些举动会让我忍不住感动,高一上期末分科后学生发来一条消息:“老师,你下学期还教我们吧,我选文科就是因为你。”一学期结束,一个学生说:“老师您这学期辛苦了,谢谢您这么用心,我们还经常惹你生气。”还时常会有学生说:“老师你能不能教我们到高三结束再走。”正是这些感动让我一次又一次受挫后又爬了起来,不放弃学生中的每一个人,去努力成为他们学习中的一盏光。

精准扶贫

2017年11月,我有幸跟着勐腊县一中的老师参与了一次精准扶贫。我们到的是边境上的一个拉祜族的小村落进行扶贫调研,也算是支教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下基层,很惊讶,没有想到确实还有人生活在一个如此贫穷的环境中。

我们光进村子就历经重重阻碍,政府花了300万在修路,但路还没完全通。我们早上七点开车出发,到下午四点才进到村里,期间徒步走了大约3公里,还过了一个得踩着石头过的小河。进到村后发现政府正在给这个小村落修房子,但还没修好。

拉祜族的这个村子一共十二个家庭大约六十口人,我们去的时候青壮年扛着木头正在盖鸡棚,妇人们在筹备晚饭,老人们正坐在山坡上闲聊,我们也跟他们坐在了一起了解这个村的具体情况。

整个村子大部分人的文化水平是小学甚至文盲,他们都不会说普通话,六七岁的孩子之前还送去上小学,现在有的已经不上了。村子里的人过着集体生活,早上九点带着干粮一起去干活,干到下午四五点回来一起吃饭,一天只吃两顿。在两公里之外这个村子修了一些土房,有水电,如果不需要做农活就会去那里休息,但一般还是在这个雨林深处的小寨子里住着。说是小寨子,不如说是几个小房子,没水没电,还四处漏风,几十口人要在这些漏风的房子里挤着睡,好在勐腊地处热带也不会冷,也好在政府帮他们修的房子马上就完工了,即将有个避风的“家”。

我当天的工作主要是协助县一中的老师统计一些数据,也让我粗略地感受到了什么叫“精准”。每一家每一户有几只鸡,几只猪,几亩地,种什么作物,劳动力有多少,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贫困。连谁嫁出去了,孩子是否在上学都要调查清楚,隔两三周复查调研,如果没上户口的还要亲自带他们上户口,给他们提供一些种植的作物和养的动物甚至技术,时时关注他们的动态。

也正是亲身参与这样的精准扶贫工作,走下基层,让我感受到实现全面小康对于老百姓来说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也正是这样的“精准扶贫”让我对祖国充满了信心,看到这村人的变化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国家的力量!一想到我的学生里也还有许多像这个村落一样困难的建档立卡户,我深刻地意识到了我作为一名大学生,作为一名青年志愿者的责任。除了好好学习,要更多利用自己的智识与才干为这个社会多作贡献,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

收获与成长

“支教一年,自教一生。”一年的时光,宛如一次旅行,有太多的故事和太多的成长。经历了“柴米油盐”的生活考验,体会了当老师的不易,才让我倍加珍惜研究生的学习生涯,让我明白了如何去成为一个更好的学生;来到边疆支教,感受边疆的变化,既让我对祖国感到自豪,同时也让我明白要更加努力,让整个社会变得更好。

 “想摘一片,一片绿叶;想写首小诗,一首小诗。告诉你,告诉你,西双版纳总有总有忘归的感觉。”这是西双版纳人人传唱的一首歌——《让我听懂你的语言》。等到离开的那天,我会舍不得西双版纳优美的自然风光,舍不得这里多民族和谐生活的光景,舍不得我的200个学生,舍不得和我一起经历困苦,共度难关的三个战友,舍不得这一年所经历的一切!

我是幸运的,在我最好的年纪能有机会到祖国的边疆支教一年,奉献青春,磨练自我,这一年的经历会是我人生最宝贵的一笔财富。而这一段旅程也让我更加明白了肩上的责任,在未来的日子里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不负青春不负己!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 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