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深度报道

洒向西部的一抹阳光 — 贸大学子风雨支教路系列报道(二)

发布时间: 2005年12月15日 浏览次数: 编辑:

洒向西部的一抹阳光

贸大学子风雨支教路系列报道(二)

新闻网记者 李菁 黄忻 王峥

青春无悔

我们的谈话从苍茫的西部大地开始。看着郭玮热情的笑脸,我感受到了她对那片土地的依恋和喜爱。

有趣的支教,纯朴的孩子

“我的支教生活真的很有趣。”有趣,是我听到的频率最高的一个词。要是说支教生活还有些许痛苦,那么其中的缤纷生活早已代替了这一切。“我真的很快乐,那时一段人生中难忘的岁月。其中有很多滋味是这一辈子再也无法感受到的。”

“西部并没有别人所想象的荒凉破败。她也有着绿色,有着生气。比中东部地区的落后使得那里的人民淳朴善良。我在那里能够感受到人与人之间最真挚的感情。不论是与孩子们共度一年时光珍藏下的点点滴滴,还是孩子们给我的留言和来信,那丝丝真情足以让我感动。”

郭玮跟我们讲了这样几个细节:我在教一百万有多大的时候,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我说100万本数学书一本一本迭起来有多高,有3333层楼高,你们想象一下……我极其敬仰的抬头,等我把手放下来的时候,我发现几乎全班的孩子都学我的样子,猛地抬头,小手向上一挥,口中念念有词“3333层楼高呀!”神往极了,有的孩子甚至向后仰的差点倒在地上,他们是真正的在跟着老师走,听着老师的指引,虔诚的学着——感动往往来自于一瞬间;他们会在你周末上县的时候跟在你坐的巴士后头猛追一阵,并且大声的喊着你的名字,带着不可抑制的欢乐;他们会在交练习册答案时,双手捧着,举过头顶,眼里满是自豪,那是在说“没有答案您看我学不学得好”;他们会曾经想到辍学,后来放弃,理由只不过是因为我曾经答应给她一张照片,而还没给;他们会在检讨书中这样写道“老师,你上课微微一笑的时候最漂亮,我以后一定不敢了,因为我们要让你一直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泪腺特别发达,我常常看着他们的文字潸然泪下。

感动,往往真的就是这样的一瞬间。有谁能够拒绝这样纯洁朴实的学生,有谁能够忘却令人无法怀的珍藏?

孩子们的故事

郭玮饶有兴趣的跟我们讲了她支教中最自豪的两件事:家访、元旦表演。在短短的半年中,她几乎走遍了所有孩子的家,详细的做家访。她说:“兴堡子、彭家营、詹家营、高墩营、大兴营、夏官营、太子营、裴家窑、红柳沟和代家庄这些附近的庄子,清水,岘坪、上庄和过店子这些附近的乡镇,上花、园子、垲坪、哈岘和中连川这些北山的乡镇都摄入了我的相机里,刻入了我的脑海里。在走过的一百多个孩子中,有让我恋恋不舍的,有让我恍然大物的,也有让我后悔不已的。只有走到孩子们的家中,你才能解释他们在学校中的行为。”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一个叫兰江的男孩,成绩很好,父母都识字,在那里是很少见的。一天,他上课间操时用石子扔女生,班主任当场批评了他。后来去了他家才知道为什么。他们家住在大山里面,方圆十几里只有他们一家。他们家养很多羊,在家时他负责牧羊,黄昏时分成片的羊群从山坡上呼啸而下,十分壮观。但因为牧羊犬老是叫个不停,山羊们都逡巡不敢进圈。于是,他就用石子打牧羊犬,一打一个正着。在学校因为是寄宿,长时间没有打过石子,实在憋的慌,就拿石子打女生了。后来,我把这个故事告诉了老师同学们,他们都理解地笑了。另一次是元旦表演。学校为了庆祝元旦,要求每个班出一个节目,我带的初二的班孩子们向我求助。当时没有准备拿什么奖,只是想要帮他们一下,就准备出个合唱节目。可后来结果是因为我们的形式新颖,内容丰富,不断的队形不变换,效果非常好,后来居然拿了一等奖,并在全校引起了很大轰动。我和同学们的融洽程度就更高了。在他们心中,老师是很神圣的职业。他们都很尊重我,羡慕我,我的感情也都毫不吝惜的奉献给了他们。”

“那你现在和那里的孩子们还有联系吗?”

“有啊,当然。他们经常跟我写信。一个小小的信封里,往往装着五六封信。每次收信,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心里甜甜的。但又因为时间有时太紧,来不及马上回,心里有些许愧疚。”

学生的家

最让我牵挂的人是你

“那里的孩子有非常让你牵挂的吗?”

“是的。有两个孩子,让我非常牵挂。如果你想在那些孩子中找出一个最能代表西部孩子形象,那应该是那个叫王俊霞的女孩。她成绩一般,但学习非常刻苦,对人彬彬有理。她的家庭比较贫穷,兄妹三个,每天回家还得回家干活。她的数理化成绩是远远比不上那些聪明的孩子的,但是因为她的刻苦,英语成绩非常优秀,甚至超过班上最优秀的学生。同学们会笑话她,说她不能跟最优秀的学生比成绩,但她依旧努力,一直默默的努力。她帮助人是非常诚恳的,踏踏实实,从来不求任何回报。当我走的时候,她说自己会读下去。但是,由于家境贫寒,自己是最大的孩子,又是女孩,在一次电话中,她哭着跟我说,自己要出去打工。我马上要她把她家的具体通信地址告诉我,我完全能够供她继续读下去,但她拒绝了,踏上了南下打工之路,只为了能供养弟弟妹妹读书,补充家里的开销。要知道,她是多么想继续读下去啊。我很伤心,也非常担心。我一直牵挂着她。”郭玮笑了笑,想到了另一个孩子。那是她很得意的学生。“他叫程成,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但是因为他太聪明了,对学习下的工夫很少,但成绩还名列前茅,这让他更加自负了。有一次,他没有完成作业,我并没有批评他,而是仅仅望着他。他是个很明白的孩子,从第二天起就开始背英文单词,并坚持了下来,英语成绩也是直线上升。在我支教的一年里,他的成绩很稳定,是学校里非常看好的考大学的苗子。但当我离开后,我听到了关于他的很多不好的消息。我真的很担心他,我经常跟他打电话,写信,鼓励他,让他真正坚持,考上大学。我相信,我的支持,他的努力,会有成绩。”

真挚的童言

一年的支教生活是如此短暂,却让郭玮的心和那些孩子们深深的连在了一起。快要离开支教生活的日子里,她感受到了孩子们的真心。一天。她让孩子们写几句对老师工作的建议,这在平时是一项经常做的项目。但是懂事的孩子们知道老师快要离开了,都在漂亮的信纸上写下了发自肺腑的话语。这些话,让郭玮知道现在依旧回味与感动。

“老师,我一直沉默寡言,很少交流,但我认为,你是个好老师,你好好教,我们好好学,就很足够了。”

“老师,你出生在南方,在北方上学,现在又来西部工作,你可以自由的跑,我很羡慕你。我一定要好好学,我也要成为这样自由的人。”

“老师,我知道你走以后还会来很多新老师,他们可能会比你差,也有可能比你更好,但是我们的路还是要自己走。”

星光下,我们将回忆珍藏

西部的条件是艰苦的。但在郭玮看来,无数的甜早已掩盖了苦,收获了无比的人生财富。她跟我们津津有味的谈论着西部不同面食的做法,甜甜的回想着馍馍的味道,洋溢着一脸的幸福。是的,西部支教生活不仅交会了怎么更好的与人交往,更教会了她乐观与坚强。

正如郭玮在她的回忆随笔中所写的那样:“往往最深刻的记忆,却最不可能与人分享,从不敢指望回北京后谁会愿意听我讲这样一个长长的故事。满腹的话只能在漫长的岁月里,作甘草深夜独自咀嚼。就像天上的星星,看似热闹,其实每颗都自成一体,相隔动辄就几千几万光年,孤独是它们与生俱来的生存状况。可是,如果二十年后,我教过的孩子在面对星空时会对身边的人说“看,那是我的老师教我们认的‘猎户座’”——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的一年支教生涯已经尾声了,曾经那些琐碎但美好的事情还是不断涌进我的脑海里。我很快又将成为一个学生,也许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老师。有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说,有很多遗憾还没来得及弥补,但我相信,我和甘肃的缘分未断,我与榆中的情愫未了。这是我选择的地方,是我与自己战斗过一年的地方,是我的学生和同事仍在学习和生活的地方,我们肯定会再见的。忽然想起了我在支教竞选演讲上引用的那句艾青的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那段心灵深处珍藏的日子,是甜,是苦,至少已经经历过,品味过,就已经是一种成功了。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