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贸大拾忆 > 原创征文 > 正文

原创征文

[城来城往] 又见姑苏

发布时间: 2014年11月13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编辑:叶晓昀 张瀛茜

又见姑苏

2012级金融学院 罗逸姝

苏州缘

也许对于一个长于荆楚、无辣不欢的湖北姑娘来说,风烟俱净、天山共色的江南梦似乎是一件有些滑稽的事。但苏州,这个从名字开始就雅致到绝巅的老城,在高三的日记和作文里被描摹了千遍万遍,字里行间含情脉脉,似乎想要把世界上最好的词都献给他,才写的尽他的凌波水韵,翰墨流芳。

此生何幸,得以两次前往苏州。

第一次是在高考结束之后,在旅游团的“带领下”走马观花地看完了全部景点,记忆里除了七里山塘的万家烟火再无其他。而第二次,则却是算的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虽然心中早有重游苏州的愿望,却在上海与闺蜜一拍即合,于是便随意收拾了行李,就这么唐突、匆忙地奔向了那一片粉墙黛瓦、亘古柔情。

苏州缘,亦是苏州“园”。一迳抱幽山,居然城市间。这种意境,大概也只有在苏州,在苏州的园林里才寻觅的到。

不喜人潮汹涌的我们,在一个微雨的清晨踏进了网师园的大门。清代学者钱大昕称其“居虽近廛,而有云水相忘之乐”,《说园》作者陈从周先生亦推网师园为“苏州小园极则”,而对建筑艺术毫无研究的我们,在网师园的清丽面前,依旧深深触动,若有所思,若有所味。

稼轩曾写道“ 涓涓流水细侵阶。凿个池儿,唤个月儿来。画栋频摇动,红渠尽倒开”,这正是网师园主景“月到风来”的缘由。稼轩少有的清丽淳朴之作,配此奇景,也是世间罕见。“看松读画轩”中的板对“满地绿阴飞燕子,一帘晴雪卷梅花”则极尽小园的春夏秋冬——春有草长莺飞,桃红轻染;夏亦夏木阴阴,莲叶田田;秋有丝雨梧桐,清秋飞雁;冬则雪后初晴,帘卷梅花。苏州园林挑人,但挑的不是你读了多少诗词、绘了多少丹青,却是自然的感受和平和的心情。

离开网师园还为时尚早,我们便在一处水榭坐下,看着园内的人——大都是花甲之年的老人,或散步,或练剑,或垂钓——当然也不求有什么收获,只是看着那一池碧水,便足以让人心旷神怡。光线最好的濯缨水阁,一对老年夫妇并排相偎,一看书,一读报,仿佛时光停滞、岁月静好,让人不得唏嘘而叹,心下暗羡。

小园甚好,花影移墙,峰峦当窗,宛然图画;宜鼓琴,琴调和畅;宜咏诗,诗韵清绝。

吃货心

带着一颗吃货的心去旅行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有一个同是吃货的旅伴更是人生之幸。而那些窝在旅馆,拿着手机搜罗苏州美食的夜晚,则是旅途中最难忘的回忆。

来苏州的第一顿早餐,吃了遍及整个苏州城的绿杨馄饨,滚烫的一碗鸡汤泡泡小馄饨,鲜香的汤雾穿透了阴雨连绵的空气,给入秋转凉的老城带来一丝丝的暖意。小小的馄饨鼓鼓囊囊,真的如同泡泡一般,在汤中上下浮沉,尽显俏皮可爱的风情。这样的小馄饨,你用筷子是夹不起的——也不必用耿直冰冷的筷子,温润饱满的瓷勺倒是更应景一些。一口咬下去,馄饨皮爆裂,却是鸡汤的鲜美溢满了唇舌,瞬间就明白了“泡泡馄饨”其名的精妙。

吃小馄饨要慢慢来——苏州城的生活大多如此——你若是急了,将整个小馄饨送入口中,必然被滚烫的汤汁烫的跳起来。苏州的美食,天生慢慢悠悠、闷声不响,颇有些“长在深闺无人识”的清高和寂寞。但小馄饨却单纯易懂、不谙世事,满满一碗小馄饨有二十多粒,足够你渐渐适应,拿着勺子,轻拢慢捻抹复挑,将这份清高细细咀嚼,从此便难以忘怀。

同样难忘的还有山塘老街的生煎,夜游山塘之时,走进“大阿二生煎铺”这个略显无厘头的店面,随手一点却让自己牵挂至今。

还记得自己望着四个上白下黄还沾着芝麻粒的大馒头时的窘态,夹起一个咬下去,汤却全部流在了桌上,已经在上海摸爬滚打了两年的闺蜜忍不住哈哈大笑,而我却一头雾水。

“这怎么吃?”闺蜜娴熟地拿过筷子,在大馒头的顶部戳了一个洞,随即便开始享用那本不该被我浪费的汤汁,先皮后馅,最后是焦黄的底部,动作行云流水,如同抽丝剥茧、层层递进,汤的鲜美、皮的入味、馅的弹性、底的酥脆,构成一支完美的交响乐,在舌尖的味蕾上奏响,让人欲罢不能。

目瞪口呆只是一瞬,随即我便不甘示弱地扑上去哄抢,大战之中甚至把一个精美的“艺术品”掉在了地上,以再点一份告终。

至于六点早起满城寻觅枫镇头汤面,或是在三块还是五块的梅花糕中无比纠结,再或者是看着得月楼价钱令人咋舌的松鼠桂鱼望而却步,都是旅行之趣,与金钱无关,与心境相连。

曾经有一位吃货文人如此自嘲,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饕餮乐其身。

而对于不是圣贤的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半缘君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也许,对我而言,旅行的意义不在目的地,而在同行之人。

追随一个人的脚步来到风华绝代的苏城,却幸而得到好闺蜜相伴。

在平江路上的“猫的天空之城”书吧里泡着,明信片就挑了一下午。挑、写、寄,极尽文艺青年之能事。在这里,有大把的空闲可以荒废,时间仿佛静止。漫步在钮家巷中,红尘杂事抛于脑后,只尽情享受这一刻难得的宁静悠闲,待到天黑,那些难言的情愫、放不下的曾经,仿佛也渐渐消失了。

接着,再转身回到现实生活,成为勇往直前无坚不摧的勇士。

同去过这个城市的那个人,又会作何想呢?

绛雪入梦君何处,豆蔻春风写相思。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 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