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贸大拾忆 > 原创征文 > 正文

原创征文

[城来城往] 我绝对不能失去你

发布时间: 2014年11月13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编辑:叶晓昀 张瀛茜

我绝对不能失去你

2014级英语学院 赵若伊

“我曾经多么的无知,我绝对不能失去你。

在你的怀里,才可以做梦活得像个孩子。”

那一年,我一个人去了远方,看了很多地方,走了很长的路。最后回到家乡的时候,夏意已换了秋色,脆黄的叶子堆满了院里的小路。

我的家乡在济南,一座以泉水和夏雨荷闻名的老城。

所有的老城都有一副宽厚且温顺的面容,一如我的济南。印象中她很小,从城南行至城北只用几个小时,在地图上看更是只有针尖那么大点的地方。然而,就是这样一座城市,困了我十八年,护了我十八年,无论我去天涯还是海角,她都凝视着我,嘴角狡黠地含着微笑。瞧她那样子,好像有多笃定我一定会回到她身边。

我一遍遍地离开她,然后一遍遍地回来寻她。

小的时候我爱喝黑虎泉的水,姥爷就每天去黑虎泉边上打水回来熬粥喝。熬出来的粥是晶莹剔透的,隔着段儿距离就能看见一层层如同琥珀般悬着的蜜枣、花生、银耳、葡萄干。此时一勺子下去,必能捞上不少好东西,含到嘴里那是又香又黏,软糯地粘在嘴角上、舌尖上,让人几乎忍不住一遍遍去舔。

姥姥说过,粥一定要趁热喝,尤其是泉水熬出的粥,热着喝才有泉水的香味——我一度把这奉为人生信条。那时候,每天放学后我就蹭到饭桌边上,眼巴巴地等着一碗琥珀色的八宝粥,真正端到手里了,却又舍不得喝,用舌头小心翼翼地一口口地舔,喝完了还要把碗刮干净。

到了夏天,去湖边乘凉,必定能看到卖莲子的小贩。地上铺一张麻布,上面放几只碧绿的还沾着水的莲头,怀里还兜着一个小布袋子,里面堆满了摘好的莲子。妈妈喜欢用莲子炒菜,而我喜欢把莲头倒扣在头顶上,四处走来走去。其他孩子笑话我,竟把我给气哭了。我一路抹着泪跑回家去,结果又被妈妈笑话了一通。从那以后,我再没买过莲头,吃饭也一定要把莲子都挑出来。

直到长大后,听人念到“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才又回想起大明湖畔那碧绿的莲子。味道多少忘记了,样子却还记得分明,真是清如水的。

垂柳、飞花、三月湖上的画船,清泉、卧莲、七月桥上的歌。四面荷花与三面杨柳,一城山色与半城镜湖——这是画在眼睛里的故乡。当我还是个孩子,她看护我,给我一一夜夜好眠;当我成长,去碰撞这世界的棱角,她舔舐我的伤口;当我的所有憧憬化作泡影,当我无措地站在人流里,当我垂下头任凭泪水流进衣领,她向我敞开她的心,对我说:来。

我关了灯,坐在窗边,看着高架桥上连绵的灯火。道路与荒野被他们分割,地平线的轮廓被他们勾勒,虽然那里并没有人需要他们的光亮,他们依然亮着。那是我的城市,向我敞开她的心:窗外是静默无言的灯,窗里是静默无言的我,我们在这深而静的夜里对视,如同多年前我来到她身边。

我听见她说:走吧。

在那一幕幕无眠的夜里,她守着我,帮我完成这一场荒唐大梦,帮我去过另一种生活,哪怕这种生活里并没有她。

我的小城啊。

离别那天,我站在渐渐冷下来的风里,拎着沉重的行李箱,独自与未来对峙。我知道,那个未来里没有泉水熬的粥,没有莲头,没有连绵到天尽头的灯火。我离开我的城,孤身去往远方。

此时方知——我绝对不能失去你。你的每一条小巷,每一眼清泉,每一棵槐树,每一只鸟雀;你的全部是我的全部,你是我记忆里关不上的门。

若有一天我回到我的老城,人也是物未非,她也还是那个沉默却聪敏的老人,在欢声里一遍遍拭我的泪;我爱的人都康健,依旧熬一碗滚烫的粥,送到我的手边。

等到那一天,我也终于可以唱着歌踏上归途:

“翻过了青春才发现你流连过的篇章永不凋谢,

挨过了四季才明白你就是我追随不落的日月。

原谅我年少不羁,半世流离形影只。

我绝对不能失去你,我绝对不能失去你。”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 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