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贸大拾忆 > 原创征文 > 正文

原创征文

大师兄(相声)

发布时间: 2005年11月17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王轩

乙:下面这时间啊,由我来给大家说段相声。你看今天是咱们法学院的迎新晚会,热闹啊,这要热闹就离不开我们相声。你看新生一个个生龙活虎朝气蓬勃的,那精神劲儿……

甲:地球人都知道!

乙:要提起咱法学院啊,那就一个字!

甲:牛!是不是啊同学们?来,鼓鼓掌!

乙:哎,我说你是哪来的?我们话剧团这正演出呢!

甲:哪来的?哎呦呦,就我往这儿台上一站,大家伙还看不出来吗?

乙:知道了,刚从伊拉克逃回来的。

甲:去!怎么说话的?就我这么英俊,就我这么富态,能是伊拉克难民吗?

乙:就您这还富态呢!

甲:啊,你看看,看看,多富态!

乙:得,我也不跟你矫情!你呀,赶快下去找个座坐了,我这要演出了。

甲:演出?好啊!我就爱演出。我说段相声快板绕口令,我吹段长笛小号萨克斯,我唱首民族美声通俗摇滚。我,行家,全才!

乙:别捣乱,我这是给大一新生演出!

甲:新生?好啊!我就爱新生。老生吧?认识我?别乐!认识我也没用,我今天就给新生演出了。

乙:这是为什么阿?

甲:你看今天是咱们法学院的迎新晚会,热闹啊,这要热闹就离不开我们相声。你看新生一个个生龙活虎朝气蓬勃的,那精神劲儿……

乙:地球人都知道。去!这都是我的词!

甲:你的啊,我说这么不幽默呢。这叫相声?看你个子老大不小的,也好做人爹妈了,就这叫说相声?呦呦,我都替你害臊啊。

乙:那依你……

甲:依我你呀就赶快下去找个座坐了,晚了你就要站着了。要说这新生阿,我最有发言权了不是?我可是大四的,大师兄啊!

乙:是啊!真没看出来,是够大的。

甲:而且我也刚从军训基地回来阿。

乙:怎么?这军训也有重修的?

甲:去!我那是去慰问。唉呦,你可不知道那军训生活阿,苦哦!

乙:怎么个苦法?

甲:要说这军训第一苦,就是食堂伙食苦。豆腐乳、萝卜干,白菜茄子少米饭。我一个小师妹,南方人啊,不习惯吃馒头。刚去天天(学),等我后面再去看她,一顿能吃仨馒头!

乙:嚯!甲:吃的快,又犯噎啊,一边吃一边喊:“(嗝)米汤,(嗝)米汤”。

乙:好嘛!就这样啊?

甲:要说这军训第二苦,就是想念爸妈苦。你想阿,刚刚离开父母一个人到外地独立生活,又赶上中秋佳节在这部队里过,那叫一个……(伤心地)辛酸啊。

乙:是啊。

甲:你说说,这本来就够郁闷的吧?打个电话给家人报个平安,这电话亭排队它急死人!

乙:都想打啊。

甲:前面她还没完没了:“喂,妈咪呀,我是甜甜呀!你好不好?爸爸好不好?爷爷好不好?婆婆好不好?对了,妈咪,丢丢它听不听话啊?”

乙:这丢丢是谁啊?

甲:别问,肯定是他小弟弟呗。“什么?丢丢又生小狗狗了?”

乙:好嘛,她这个小弟弟还挺多才多艺的。

甲:“妈咪啊,甜甜生病了,不嘛,我才不要自己去医院,我要你给我送药来!不嘛,人家一个人在北京多可怜啊!再说,从深圳到北京也没有多远啊!”

乙:是啊,也就两千多公里。

甲:(白乙一眼)妈咪,我们班有个北京的男生,他好恶心呦!他训练的时候,老是挖鼻孔!

乙:我和她不是一个班的!

甲:好的,妈咪再见!(向乙)讨厌!

乙:好嘛,总算完了。赶紧打吧。

甲:打,接过话筒这眼泪就出来了。

乙:说不出话来了。

甲:说不了话我说书!“当里个当,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儿在军训实在是好,馒头一顿吃八个,米饭也得六两多!班里的女生挺耐看,就是晒的像包公。天天训练踢正步,晚上还要蹬被窝。昨天睡觉没注意,一不留神发了个烧。

乙:好嘛!

甲:现在已经全好了,二老千万莫挂念!中秋团圆佳节到,给你二老问个好,祝二位,笑口常开心情好,身体健康精神爽!当里个当!--这不就完了嘛”。

乙:有点意思。

甲:这军训第三苦,就是天天训练苦。我去那天,正赶上下雨啊。咱们的训练硬是坚持到底,一点也不松懈。尤其是咱们六连,那番号喊得,那是地动山摇啊!是不是阿?

乙:有毅力。

甲:所以咱不管条件怎么艰苦,新生们是坚持训练,磨练意志。终于,胜利归来了!

乙:所以今天咱们要开个晚会嘛。

甲:哦,好嘛!这个不光搞些节目,我们也可以请几个老生来给新生交流交流嘛,让他们尽早适应大学生活。

乙:太对了!得,您不是大四的大师兄嘛,就您给我们说说,那是最合适不过了。

甲:哦?你看出来了?

乙:看?看什么啊?

甲:肚子!!看看我这肚子!

乙:肚子?你这……几个月了啊?

甲:什么啊!这都是知识!一肚子的知识!咱这一肚子都是书!

乙:啊?!

甲:这--诗经!这--史记!这--资治通鉴!这--汉书!

乙:好吗!敢情你这肚脐眼还是二十四史里边的哪?好好好,那这要是汉书,这是什么啊?(用手捅甲后腰)

甲:这?后汉书啊!

乙:好嘛。

甲:全是史书,我这一肚子可都是史啊。甲:再看这,文学,艺术,哲学,经济……这一条一条的是什么你知道么?

乙:这是--法律?

甲:什么啊!肋骨!

乙:您就别逗了!当年您刚进校,那是什么样阿?

甲:想当年我年纪不过十九岁,少年英俊真是威风,浑身上下它似银器,能人制就了百花的名:芍药花儿的银盔在我的头上戴,珍珠花儿两朵素白花儿的缨,柳絮花儿的白色银叶甲,雪花儿的征袍上绣着团花儿的龙,护星花儿的宝镜如同明月,兰草花儿的丝带系在了腰中,这壶中密摆刺梅花儿的箭,豆角花儿的洒带苜蓿花儿的弓,蒺藜花儿的飞抓就在马鞍桥上挂,拴着一条星星血染红绒花儿的绳,竹节花儿的钢鞭背在了身后,金银花儿的宝剑鞘内盛,皂角花儿的靴子挑着他的葵花儿蹬,八角花儿的鞍韂上绣万年松,坐骑一匹啊玉簪花儿的马,我就把那梨花长枪双手擎……

乙:打住,这是你吗?

甲:啊?哦这是赵子龙。

乙:我说怎么跟评书似的。

甲:我意思就是说我当时精神抖擞、活力充沛啊。

乙:好嘛。

甲:进了这学校我就豪情万丈雄心勃勃,我要学习,我要拿奖学金,我从头开始,加减乘除三角几何代数微积分,我学习数学辩证法,我研究歌德巴赫猜想,我研究物理化学机械学,原子学光学,信息科学。我是外经贸的,必须要会说外语,我学英文,日文,德文,法文,新东方的辅导班咱是一个不落,挨着个得上!西班牙葡萄牙,挪威瑞典意大利,缅甸印度尼泊尔,我连阿富汗的话都会!

乙:用不着这么些个。

甲:怎么用不着啊?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多一门语言就多一份就业机会。我那时候就想啊,等我毕业工作了,我就有钱了,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乙:好嘛,还是为了钱啊。

甲:有钱好,有了钱啊,我吃,我吃不行么?我天天早点我吃三个茶鸡蛋!我天天上食堂二楼吃鸡腿套餐啦,六块钱!有了钱啊,我再去雍和宫我就不做62啦!

乙:开私家车?打的?

甲:我坐807!带空调的!

乙:嚯,就这出息啊。不过这样学师兄你应该不错啊。

甲:不错什么啊,也就学了三两天。后来的大一生活就开始“上课蒙头就睡,打饭打水加队,晚上点灯开会,反恐干打不累,短信发到欠费,抽烟搓麻全会,啤酒三瓶不醉逃课成群结队,逛街花钱干脆,恋爱谈到反胃,考试基本不会,毕业郁闷受罪”。

乙:话不能和么说,那是大一时年轻,找不准方向。大二就好些了。

甲:大二啊?

乙:应该好点了吧!

甲:……(欲流泪状)我是真找准了一个方向!

乙:看来有转机了!

甲:我大二的方向就是2号楼的方向!

乙:2号楼……那是女生楼啊!哦,听说你们每个宿舍都有望远镜,是真的吗?

甲:没错,但可恶的是每个女生宿舍都有窗帘!

乙:是啊!

甲:于是我就干脆找了个女朋友,那时候真是见面就嫌时间短,花前月下太匆匆!我真恨不得去她们宿舍找她。

乙:不能够!这女生宿舍可不是男生随便能进的啊!

甲:嗨!就一个女生宿舍还难的到我!

乙:你有招?

甲:嘿嘿,这想进女生宿舍啊,最重要的是道具!

乙:(上看看甲)师兄,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模样,装成女生也得有人信那!那大妈也不是傻子,男女不分!甲:看你这孩子就是老实!新生吧?我说要化装成女生了吗!我别得没有,自知之明还是有一点的!

乙:那你……

甲:知道男生什么比女生有优势吗?

乙:(看看甲的胳膊)你是说……

甲(拍拍乙的头)对了!这孩子还来还不傻啊!我有段时间天天给我女朋友弄电脑!

乙:电脑?这买回去搬一次,最多再修两次,你也不能天天弄吧?

甲: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告诉大妈,我女朋友的电脑中了一种非常严重的病毒,叫“I LOVE YOU”,这种病毒每天都要发作一次,发作一次就要格一次盘,知道什么叫格盘吗?不知道?不知道没关系,总之就是没有我就万万不能再用了!为了价值不匪的电脑,大妈,我这也是不得以啊!

乙:就你这么说大妈能信?

甲:开始还是相信的!(发DI的音)

乙:那后来呢?

甲:后来,嗨!后来,大妈死活不让我进去了,还在女生楼前的小黑板上用粉笔写了“女生宿舍,男生请勿进”。

乙:这下没辙了!

甲:我不能就这样屈服!

乙:你不会硬往上冲吧?

甲:我哪儿敢啊!

乙:那怎么着?

甲:我趁大妈不注意啊,就把那个“勿”字给擦了!

乙:“女生宿舍,男生请进”。

甲:大妈早上又改成“女生宿舍,男生止步”。到了下午就被我变成了“女生宿舍,男生正步前”。

乙:嗬,瞧着聪明劲!甲:后来阿姨又写成“女生楼,男生止”,我就这么一擦,成了“女生搂,男生上”。

乙:这下还不把楼下大妈气得血压升高?

甲:甭急,还没完呢!

乙:还有啊!

甲:经过一番思考,阿姨又重新写上:“此乃女生宿舍,男生一律免于入内”!

乙:这次改不了了!

甲:改不了?

乙:改不了!

甲:简单啊!就一个字,“此乃女生宿舍,男生一律免票入内”。

乙:你还真是什么都想得出来啊。那你们俩现在怎么样啊?

甲:分了。

乙:啊?分了?

甲:(唱)往事不要再提,吃饭逛街自习,纵然记忆抹不去我的钱都花在那里。我一直低声下气,让感情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常常为这跟我赌气。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是多么的与众不同。你走得太匆匆,那个帅哥会言不由衷,忘了你也没有用,大二它一去匆匆。

乙:唉呦,伤感啊!这转眼就大三了。

甲:有大三吗?

乙:啊?

甲:大学有大三吗?怎么没人通知我?

乙:这不是大一大二,然后大三大四嘛,要不您怎么大四了呢?

甲:诶?我这大三干吗了?

乙:好嘛,这日子过得!

甲:不管了,这进了大四,我一看考研无望,干脆找工作!

乙:找工作?

甲:别看我,我还非外企不进呢!

乙:就您这样还知道外企?

甲:我门清!什么这东芝、日立、索尼、松下、宝洁、壳牌、三菱、爱华、通用、福特、大众、保马、丰田、本田、三井、弗巴、住友、花旗、安联、柯达、美孚、惠普、标致、诺基亚、西门子、维里森、家乐福、飞利浦、飞亚特、卡西欧、富士通、德士古、东京电力、帕玛拉特、IBM、联合利华……进去了就是一标准白领,成功人士的非常选择! 您进去了?

甲:进去了我还在这瞎忽悠什么啊!你可不知道应聘的都是些什么人!人都是名校毕业,那简历一看就让你崇拜啊!没个什么光荣经历的,没门儿!什么演讲比赛啊,创业设计大赛啊,风采大赛啊!什么什么论坛呢,厨艺大赛啊……

乙:厨艺大赛?

甲:那也得算!能写的全给他写上。再一看那成绩单,甭管是选修必修还是辅修,门门都是优秀,英语就更不用说了,人一开口“HELLO”,一口正宗的美国纽约腔,倍儿有面子!再加上那英语证书,你能想到的,人家都能考回来,光让你感叹就得感叹半天。人家拿的不是TOFEL就是GRE,你就是拿一四六级证书,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是来面试的。你说,就这样去面试的,能有几个?

乙:最多也就一两个吧?

甲:一两个?!那是零头,少说也得有十好几个。知道去外企都碰着什么样的对手吗?那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唉,我这是没指望了!

乙:别难过了!这今后不还有最后一年嘛,你抓紧时间啊。

甲:对,从今天八点钟开始,我就勤奋向上!

乙:对。

甲:努力奋斗!

乙:好。

甲:不思进取!

乙:哎!--不对,那是积极进取。

甲:都一样。

乙:这可差远了!

甲:反正我是会努力的,想清楚自己想做什么,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

乙:好样的,师兄。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再像以前这样了。

甲:放心吧!

乙:哎,师兄,这就八点半了!

甲:几点了?

乙:八点半。

甲:坏了!我约了我小师妹一起吃饭的!

乙:好嘛!那你的学习呢?

甲:八点钟。

乙:明天?

甲:还不定哪天呢!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