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环球时报》:(蓝庆新)大宗原材料亟待“保价稳供”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18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雨晴

(来源:《环球时报》汽车周刊  2022-4-15)

今年以来,随着国际局势持续动荡,加之汽车产业新能源步伐明显加快,一大批与新能源汽车制造相关的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期间,也有国际资本借助局势在金融期货市场抬高物价、侵蚀企业利润,而这些高企的成本也随之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3月以来,包括比亚迪、奔驰、宝马、蔚来等等众多车企均选择了上涨售价,令本就因各种原因承压的汽车消费前景更添一份不确定性。

“镍疯”令业界警醒 

上涨的原材料中,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镍矿价格在3月8日更是涨到了匪夷所思的10.25万美元(约合65.31万元人民币)一吨的价格,短短3个交易日涨近3倍,令世界哗然。 

有传言称,出现这样的涨幅是因为国际投机资本发现,中国温州民营企业青山控股集团持有20万吨的镍矿空头合约,但是由于俄乌局势的紧张,伦敦金属交易所承认的交割实物镍以俄罗斯制镍板为基准,但是青山控股并没有如此多的俄镍实物储备,一旦青山控股所持有的空头合约到期无法实物交割,就将需要数百亿美元平仓,甚至自身控股的全球最大镍矿青山集团印尼镍矿所有权也将拱手让人。因此国际资本发现只需要大幅拉升镍价就能让青山由于没有足够的保证金而导致“爆仓”,赚取极其丰富的利润。此外,夸张的涨幅之后,伦敦商品交易所在当天终止了交易,并暂停镍交易多日。

针对这样的传言,青山实业董事局主席项光达回应称“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侧面证实了此事。但损失是实实在在的,在随后的3月15日,青山控股集团发表声明称,公司已经与由期货银行债权人组成的银团达成了一项静默协议。在静默期内,青山和银团将积极协商落实备用、有担保的流动性授信,主要用于青山的镍持仓保证金及结算需求。

大宗商品定价权孱弱    

实际上,不仅是镍价疯涨,今年以来普遍上涨的大宗商品如锂、铜、铝、原油等都令我国制造业倍感压力。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蓝庆新教授对记者表示,大宗商品价格在短期内出现大幅变化会对产业链产生较大冲击,损害实体经济发展,并会传导至家庭消费端,影响通货膨胀预期。  

蓝庆新表示:“一般而言,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供求关系;二是利率与美元汇率,大宗商品多以美元进行定价,当利率下降,美元贬值时,就可能引发通货膨胀,造成大宗商品价格上升;三是受国际形势与环境影响,如地区冲突、疫情等,易引起相关政策调整改变,并对商品生产及运输等过程产生影响,引起其成本改变;四是在期货市场,拥有较大定价权的金融垄断资本能够以金融衍生产品为媒介对大宗商品形成价格操纵,引起价格较大幅度上升或下降。”    

蓝庆新所言,除去客观因素,拥有较大定价权的金融资本能够以主观意愿操纵大宗商品的价格,截取巨额利润的同时击垮一国的生产价格体系,镍之于青山控股的案例在前,不得不令人警醒。因此在强健我国供应链的同时,不能忽视大宗商品定价权的争夺战。事实上,我国是诸多大宗商品的最大购买者,且资源对外依存度非常高。数据显示,我国铁矿石依赖度近 65%,铜矿对外依存度约93%,铝矿进口依赖度59%,但是在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上相对孱弱,与自身体量并不匹配,因此提升金融市场的话语权是当务之急。

多措并举夯实“地基”  

在认识到目标的紧迫性后,其难度也可想而知。由于目前国际金融市场主要被以华尔街为代表的欧美金融资本所把控,且大宗商品主要以美元计价,因此短期内要从他们手中夺得已经积累百年“护城河”的定价权并不现实。但是夯实自身实业基础,不漏半步之功,或许是破局之法。     

事实上,有不少企业已经开始向上游布局。3 月 22 日,比亚迪就以30亿元入股盛新锂能。据悉,盛新锂能主营业务范围为锂盐、稀土等,去年就曾多次大手笔扫货“屯矿”,是比亚迪的上游原料供应商。     

蓝庆新认为,制造业企业如果要规避商品价格的波动对其造成的负面影响,其一是要优化原材料产能结构与产业布局;二是要强化企业风险抵抗能力,积极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提升产品结构与市场竞争能力,努力拓宽国际国内市场;三是要积极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以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畅通相关信息及原材料流通渠道,不断降低企业成本,提升生产经营效率。   

汽车企业作为制造业企业中的主力军,在优化供应链的基础上,还从技术创新方面努力保证自身产能安全。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我国不能从燃油车时代被石油“卡脖子”,变成电动车时代被钴、镍卡脖子,因此比亚迪大力发展不含稀有金属的磷酸铁锂电池,推出的刀片电池实现包体能量密度与三元电池相当,循环寿命、安全系数更强,把自身的产能安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纵观世界金融历史,定价权往往体现了一国综合国力的绝对领先,这并不是金融资本游戏规则所决定,而是由一国的制造业底气所决定。二战结束后,美国和美元凭借自身占据世界工业产量的一半、煤产量的一半和石油产量的三分之二的绝对实力从英国和英镑手中接掌金融定价权。而我国若要占据世界商品定价权的一席之地,让金融真正地服务于实业,蓝庆新认为,必须坚持加强自身制造业实力,完善大宗商品期货及现货交易市场,积极借鉴国际先进规则完善我国大宗商品相关法律、规则与制度,同时营造公平法治的营商环境。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7w4nvmVC6FCZQ0xdk9f2hg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