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深度报道

支教故事 |(罗子涵‍)西行路上,我们是推石头的人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2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陈玲 王湘宁

西行路上,我们是推石头的人

罗子涵

结束了兵荒马乱的五月,六月悄然来到。下了几场春雨,终于连半个月前还在穿大衣的新疆也迎来了裹挟着暖气的夏风。六月第一周,送走了闹哄哄的放学队伍,久违的闷热不禁让我回想起初到新疆时怀揣着期待和忐忑的自己。

我是罗子涵,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文学院2018届毕业生,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第20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去年8月,我和研支团新疆分团其他七位成员一同踏上西行的列车,最终抵达新疆五家渠这片热土,开始了在五家渠第三小学(简称“三小”)服务的支教生涯。

学生,是最珍贵的礼物

在三小支教的这一年,我一直是学校的专职代课教师,简而言之我的存在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正因如此,我在一年内先后成为各年级数学、语文、音乐、美术、体育、形体等近12门课的教师,可谓“桃李遍三小”。而在这一年中,最令我珍惜的宝物也是在代课过程中邂逅的这群孩子们。

代课初期,我担任六年级两个班的数学老师。针对数学学习枯燥、兴趣不足等问题,上课时我选择用幽默风趣的课堂语言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也会用孩子们感兴趣的事物来比喻学习数学的过程。课堂之余除了请教数学问题,男孩们会邀请我一起打游戏,女孩们则会和我交流最近哪本小说好看。碰上有人过生日,我也会答应他们想来家里吃饭的愿望,邀请他们带上几个朋友,在家一起庆祝生日。虽然遇上不写作业的学生上课时会狠狠教训,但下了课他们还是会嬉皮笑脸地围着你撒娇。记得有一次我的笔用完了,在班上借了只笔改作业,结果下了课就有班上的女生跑来问我喜欢什么颜色,下午拎了一袋子的笔和本子给我。就是这群又调皮捣蛋又插科打诨的孩子们,却时不时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给你制造惊喜,真是令人又感动又无奈。

在家为学生过生日

在家为学生过生日

学生送的DIY水果拼盘

学生送的DIY水果拼盘

六年级学生的合影

六年级学生的合影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辗转几次教学任务后,我带了三周一年级的数学课。一年级孩子们不比六年级的大孩子,自觉性差很多。因此在接手班级初期,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整顿作业情况和上课纪律。看着作业本上的名字由陌生的字眼变成熟悉的面孔,我也渐渐拉近了和学生们的距离。三周里,孩子们每次下课都会来拥抱我,和我分享自己今天的趣事,时不时送些自己制作的手工品。在最后一次课堂上,其中一个班的孩子们眼角闪着泪花说:“妈妈,你不要走。”我惊讶于“妈妈”这个称呼,又意识到在孩子们的认知体系里可能没有比“妈妈”更能表达自己爱意的词语了,顿时连日来疲惫而蜷曲的神经就像被一只只温暖的小手抚平,暖到心底。直至今日,即便我不再是他们的数学老师,在校园中只要见到我他们就会一大群一大群地围上来,牵着我的手喊妈妈。当然我曾试图纠正他们叫“姐姐”,结果以失败告终。

  给一年级孩子们上数学课

给一年级孩子们上数学课

孩子们天然不加掩饰的喜爱往往使我受宠若惊,但这也是激励我更加努力成为一名立德树人的好教师的最大动力。

教师,是最艰难的修行

从前上学时,没能有机会深刻体会教师的不易,等到自己当了老师,才真正意识到曾经的恩师们有多值得感佩。作为一名教师,要学的、要管的、要顾的实在太多。教师不仅要努力提升自己的教学技巧和教学水平,更加重要的是要引导孩子性格的养成,即所谓的“教书育人”,这一点对小学老师来说尤其重要。

在教学技巧和教学水平的提升上,除了每两周的教研活动,平时我也会请教同办公室的前辈们,一起交流课程进度、教学方法等。但最艰辛的修炼果然还是“育人”。作为副科老师时,接触学生的时间远不及主科老师,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掺入世界观的培养;作为主科老师时,完成教学进度就占了大半时间,只能从作业入手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因此在“育人”这方面,班主任的角色更有发言权。而在今年5月,我有幸接任学校辞职教师,开始担当学校四年级5班的班主任兼语文教师。

站在班主任的视角上,很多事情都变得复杂起来。四年级的孩子们正是脱离低年级的稚嫩,开始向高年级的顽劣不羁转变的过渡阶段。所以班级内最难解决的并不是作业没交没带的问题,而是同学之间大大小小的矛盾纠纷:今天谁推了谁一把,谁骂了谁一句;明天谁拿了谁的东西,谁抄了谁的作业……不管多鸡毛蒜皮的小事,作为班主任都得理清缘由,讲明道理,借着解决纠纷的机会达到“育人”的目的。

解决了几次这样的小纠纷,我慢慢开始对班里孩子们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令我感触最深的是班里两个最容易挑起矛盾的男生,一个叫长乐,一个叫俊程。我和这两位学生因为之前的少先队活动接触过,所以他们并不怕我,在我刚接任班主任的那几天甚至故意闹事怼我,一度令我十分头疼。终于在长乐又一次闯祸后,我请来了他的家长。意外的是来人并非他妈妈,而是他所在的小饭桌(既管饭又管作业的一种类似培优机构的组织)老师。经过沟通后,才知道长乐父母常年在外打工顾不上孩子,才把长乐寄养在了小饭桌老师的家里。据这位老师所说,长乐无论在小饭桌还是在家里都经常先去骚扰别人最后爆发争吵,其实只是想吸引别人的注意,缺爱罢了。这使我不禁想起之前那次活动时,其他参演人员的父母都能在表演当日来校观看,独长乐家没人来,他还因此哭了一场。彼时我心疼地抱着他擦眼泪,此时我却也只能按下心中的疼惜,借这次训斥引导他学会如何去爱,如何去珍惜。

至于俊程,性格比长乐还要别扭,之前参加活动时还算乖巧,在班上却总有无数个法子挑起“战争”。他别扭的性格其实还是和家庭环境有关,俊程的父亲去世,母亲一人抚养他长大,天长日久便渐渐被宠得无法无天起来。好在经过几周的讲理式说教,现在收敛许多,由于他的安定班级内的矛盾也逐渐减少。但即便顽劣如此,他也是个天天看父亲相关系列丛书、还会拿一本分享给我、得了糖果也会分我一个的小男孩儿。

  班会课上给学生科普反恐防暴知识

班会课上给学生科普反恐防暴知识

要说当老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们研支团在青海支教的团长宋恒总结得一针见血:“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像希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每天推着那块石头,这是痛苦的来源,也是快乐的源泉”。

学生之于教师,就像石头之于西西弗斯。日复一日,我们推着学生学习,推着学生成长,每天都会有不听话的孩子捣乱、叛逆,让你从早操心到晚,但你也不知道哪天他们纯真、天马行空的小脑袋就会给你带来直击灵魂的惊喜和温暖。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