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深度报道

环保 武术 人生

发布时间: 2005年10月25日 浏览次数: 编辑:

□贸大新闻网记者 风后 洲洲

■他,先后10次背着相机,远赴云南滇西北藏区和香格里拉,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马雪山的高海拔原始森林和悬崖绝壁上冒着生命危险,拍摄国家一级珍稀保护动物----野生滇金丝猴的珍贵画面。

■他,曾多次打抱不平,见义勇为,受到了无数的赞许。然而他却为逞勇伤人而自责不已。

■他,致力于体育的科研工作多年,发明了跻身于八项全国优秀武术健身方法、曾在全球最大的国际武术活动——首届国际武术节上展示的九式太极操

■他,就是我校的体育部副主任,校武术协会的创始人,环保志愿者,张旭光。

“天人合一”

“从某种意义上讲,天人合一是武术的最高境界。

周五晚上六点半,夜色已经笼罩惠园,记者在体育部二层唯一亮着灯的一间办公室里找到了张旭光老师,他正在兴致勃勃地做着关于武术的研究,丝毫没有准备下班回家的意思。张旭光浓浓的眉毛,带着一副细边眼镜,一身灰黄色的衬衣和西裤,简洁利索。他的得意之作——一张放大的滇金丝猴的面部照片显眼地摆在他的电脑旁边。已经四十有余的张旭光很高兴地向记者展示着他收藏的展板、杂志。

“现在这么多环保杂志都在向我约稿呢”,他自豪地说,“我的新书《神山禁地》也就要出版了,其中的一些章节已经被杂志选登了!”

“还有这些杂志是对我们经贸武协的报道,你们看,这本《中国武术》,是国内最权威的武术杂志,用了整整3个版面来向全国武术爱好者介绍我们经贸武协!”

张旭光老师为人十分爽快,丝毫没有谦虚客套,也没有任何的架子,非常乐意为我们展示它的成果,他的言谈举止中透露着习武之人的气魄。

在同学眼中,张旭光老师是一个神奇的人,他一直保持非常高的工作热情。他通常的下班时间是晚上十点钟以后,在研究九式太极操的那些日子里更是经常在办公室里操练到一两点钟。

“我觉得老师工作特别有激情,就是再累,他也能让自己集中精力。”武术协会的副会长陈玉平说。

当然,这与张旭光多年习武练就的坚定意志和强健的身体是分不开的。

“中国武术强调‘天人合一’,这与亲近大自然是一个道理,武术实际上就是心灵的环保。这“天人合一”的“天”指的就是自然生态,要是“天”都不行了,还怎么获得练武必须的浩然正气来修身呢?”

张旭光说,他最喜欢在大自然和原始森林中徒步旅行,去体会天地之大,去净化自己的心灵。

张旭光老师认为,与大自然融合,就要做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当一个人在大山中行走时,要能够排除内心恐惧,坦然潇洒地欣赏景致。他说,有几年他工作压力特别大,到海边去放松,心里却总是想着工作,无法让自己真正的融入那开阔的环境,这就是“看山非山,看水非水”了。

“练武术的人心中要有大手笔。”是张旭光经常说的一句话。他非常注重修炼自己的心灵。他说:“大地能够承受喜马拉雅山的重量,把心放在大地上,还有什么压力承受不住呢?”

从某种意义上讲,人能够改变环境,环境也能够改变人。张旭光把人和环境的“人境之和”分为三个递进的层次:一开始,人被动的受着周围环境的改变。比如说,你看到自己周围的人心情都不好,自己的心情肯定就会受到影响。到后来,人能够稳住自己,不轻易地受外界的影响。最高级就是“以心转境”,人能够很好地把自己的良好状态发挥出去来影响外界。他说,有一次在南门的花园和同学们练太极拳,周围的鸟儿们就在他们旁边欢叫着玩,一点都不害怕。他说,你身上带的气氛周围的人是感觉得到的,可以通过一种心中的静来使周围的环境变和谐。也就是说,练武术是可以提高人格魅力的。

参悟武道

“你会武术,杀一千个人、一万个人不算本事。关键的时候,你能救活一个人,才是最大的光荣。”

20031119家住望京南湖中园的公交运营七分公司职工刘忠海给学校寄来感谢信,感谢张旭光老师在11月13日深夜救出遭遇三名凶恶之徒袭击的他,信中写道:“张旭光教授这种见义勇为的精神可敬可佩。如果不是遇到张旭光教授,我所遭遇的后果就不堪设想。”

“我从小就喜欢看别人练武。”张旭光对记者说。

小时候的张旭光喜欢打抱不平,但是从来不以多欺少。而在以寡敌众的时候,他往往会越战越勇。

老师从小在清华长大,1985年从清华附中考入北京体育学院(今为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系武术专业,毕业后即来贸大工作,教授中国特色武术。

张旭光考大学的那一年,正值中国女排争夺世界冠军。当时世界上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只有强国才能发展体育,发展中国家是没有能力做好体育事业的。中国人要争气,所以国家急需培养出一批高水平的体育老师来带动体育事业的发展。在这个背景下,张旭光进入了北京体育大学,开始系统地学习武术知识。

毕业以后,面临着众多的分配选择,张旭光毅然选择了对外经贸大学作为事业的起点,这一干,就是20年。

“要是说我人生有几次重大的选择的话,来对外经贸大学是选择最正确的一次,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老师说,“那时很多人都劝我去清华去人大,可是我认为我的事业在对外经贸大学。”

然而,张旭光参加工作没几年,就遇到了一件让他一直自责不已的事情。

那时学校周围的环境非常混乱,有很多建筑工地在施工。附近的小地痞前来学校的游泳池惹事生非。女老师拦他们不住,他们还要动手打人。张旭光老师上去劝阻不成功,冲动之下,将捣乱的人打得四散奔逃。那帮人随后找来学校周围的建筑工地上的工人前来寻仇。一伙专业的建筑工人拿着钢筋和其它一些工具就冲了过来。其中一名工人抄起铁板凳朝着张旭光抡过来,张旭光轻轻一闪身,底下用脚轻轻一挑,那人就“啪”地飞出去老远摔在地上起不来了。那天,自知不是对手的工人们只得罢手将倒在地上的人架走。

在场的学校的员工们非常高兴。但是,为大家解了围的张旭光却陷入了两种深深的不安。一是,他走在路上再也没那么坦然,随时要提防着别人的报复。而更令他寝食难安的则是对于伤人的自责。几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旭光老师又和当年的建筑工人见了面,当时的小地痞现在已为人父,看到那满脸伤疤的工人领着孩子,老师由衷地感到自责不已。

“那时我真是特别无地自容。”他回忆当时的心情时说道。

后来在经贸大学,还有一件事,深深地震撼了张旭光的心。

就在前几年,一名学生突发心脏病猝死。得知消息后,他赶紧去帮忙救治,虽然到场时学生已经停止了呼吸。但张旭光老师还是毫不犹豫地给学生进行人工呼吸,同时拍了很多抢救的照片。他说,满怀希望的他刻意留着几张胶片,希望奇迹发生,拍一些大家欢呼雀跃的场景。可是,很遗憾,在急救车到来抢救了很长时间之后,学生仍然没有醒来。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特别的没用。”张旭光语气很深沉地说道,“你会武术,杀一千个人、一万个人不算本事。关键的时候,你能救活一个人,才是最大的光荣。”

寻访神山

“全国最大的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明年计划以我的图片为主,搞一个中国神山圣湖的大型图片全国巡展。”“地球村创始人、国际知名人士廖晓义也约我明年一起去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雨崩村考察,她准备拍摄一个大型纪录片《天知道》,我也是其中一个重要人物。”提起衷爱的环保事业,张旭光自豪地对记者说。

张旭光真正开始接触环保是1996年。

那次,他随唐锡阳先生创建的中国大学生绿色组织——96大学生绿色营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马雪山考察。在这次行动中,大学生们成功地保护了一百多公顷的高海拔原始森林。这次的行动为以后的森林保护工作起到了重要的模范作用。到现在很多原始森林都已经被保护起来了。而他们所保护的那片原始森林正是现在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的腹地核心区。也正是这次活动,使得张旭光第一次见到了滇金丝猴,并深深地喜欢上了它。于是,张旭光几次拿起相机,踏入神秘的云南滇西北的深山,寻找野生滇金丝猴的踪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1999年8月,他第一次看到了野生状态下的滇金丝猴。但由于种种原因,这次并没能清晰的拍到滇金丝猴的照片。

为了弥补上次的遗憾,张旭光找朋友借了一万多块钱买来了专业摄影设备,约上一个已毕业多年的校友,在2001年又一次走进了滇金丝猴的出没地——响谷箐大森林。

“山上的积雪没膝,起初两个小时还爬得轻松,山越来越陡,我俩满身透汗,风一吹,凉到心口。几个小时后,我俩终于摸到了猴子出没的地带。但我俩没有靠近它们,而是绕到另一个山头,可太远了,我又一次错过了机会。
  校友由于有事先回北京了。休息几天后,在六名当地向导的保护下我又出发了。由第一营地攀到第二营地,我就开始疲劳。而滇金丝猴却出没在遥远的第五营地。身上的器械仿佛越来越沉,当时的海拔已经超过3500米了,缺氧的环境让我举步维艰。那一刻,我感到生命里最奢侈的事就是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我不能放弃,一定要拍到滇金丝猴。我隐约听到了滇金丝猴的叫声,一股被电击的震颤由脚下迅速上升,我爬到了第五营地。我屏息靠近了滇金丝猴,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我知道机会来了。由于森林茂密,这次,猴子们没有察觉,我侧着、躺着、蹲着,从不同角度进行拍摄。全身心沉浸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之中。” 《辽宁日报》上曾记载了这次寻访滇金丝猴的经过。

在这次寻访中,张旭光老师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坚持不懈的精神,第一次拍到了近距离内较为清晰的野生滇金丝猴的照片。“我的幸福感凝固在那一个个精美绝伦的镜头中了。拍完最后一个胶卷后,我满载而归,下山的路是那样的轻松……”

  后来,张旭光又多次走入深山,看望可爱的滇金丝猴。直到现在,他对环保的热情依然没有丝毫的减退。

“这些来自山中的精灵似乎永远只用一种眼神与你交流——善良和信任。当你直视它们那无辜又善良的目光时,怜悯已经不能诠释人们的感受。那是一种似曾相识、不能回避的情感传递,提醒着人类善待生命,珍惜环境。”

武协情缘

“我希望能够培养一批能文能武又有社会责任的同学,让他们成为文化使者,把中国的传统文化传播出去。”

张旭光刚刚来到经贸大学工作时,在学校里组建了一个武术队。由于当时武术队的任务主要是参加比赛,因此他仅仅教授学生武术竞赛套路和散打技术,但这样的教学方法只能传授些皮毛给学生,学生并不能真正理解武术的真意。所以,很多学生只是凭着一时的兴趣来学,兴趣过后就不再练习了。近十年的教学经验让张旭光明白,“这样的教学只能创造表面的辉煌,并不能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我希望能有更多得学生了解武术的精神,打好根基,让中国武术生根发芽。”于是,他产生了创办一个武术协会的愿望。

1993年,中华武林百杰评选活动找到老师帮忙,趁着这个活动的机会,他与所执教武术班上的几名热心的同学一起策划,并于1994年春天正式成立了武协。后来,在张旭光老师的倡议下,外经贸武协与多所高校的武术协会、北体大武术系在北大共同发起了首届中华武风大型演武会,这次演武会获得了广泛的好评,使得武协在北京高校中成功地展示了自己的风采。

武协成立后,同学们的练武积极性都很高。当时,学校的制度是四点到五点不能排课,专门腾出一个小时让学生锻炼,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武协的固定训练时间。

“武协在第二课堂教学体制建立之前就有了第二课堂的模式。当时,我在课上进行武术教学之外,进行课下的教学,使课上教学与课下教学结合在一起。当时我采取“双向反馈”的教学模式:由老师带动骨干学生,再由骨干学生带动其他学生。学生互相促进,并老师进行反馈。得到反馈信息后,老师再对学生进行针对教学。这种教学方式能让骨干学生明白老师教学的不易,也能让非骨干的同学珍惜得到老师指导的机会。”正是在这种有利的条件和有效的教学模式下,经贸武协逐渐发展壮大了,并成功主办了四次“百人太极”大型武术表演。

2002年张旭光老师开始着手创编九式太极操。2004年,张旭光带领武术协会亮相于首届世界传统武术节,并展示了九式太极操。这次,他们受到了来自62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和世界武术冠军们的极高评价,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了中国武术和经贸武协的风采。通过此次展示,自豪感在张老师和同学们的心中油然而生。

张旭光注重武术的整体育人。他认为,武术精神能对人生产生极大的影响,应变练拳为练“全”。2003级国际贸易专业的夏渊同学在《我与武术》一文中写道:“武术改变了我很多,通过练武,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有了改变,我的心胸也更加广阔。我将在今后的生活中、工作中创造出更多的精彩。”

武术协会第八任会长,现在北大读哲学硕士的王玲在《从贸大到北大》一文中说:当我在老师的引导下拓开了自己生命格局的同时,我对于家庭、国家、人类发展的思路也渐渐清晰起来。诚如古人所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以至于明明德最后止于至善,这条实践之路真是丝毫不爽。这个时候再来看“儒商”的境界,就能了然了。

可见,武术能帮助我们塑造更完美的人格,让人们更好的服务于社会。

江凯,法国留学生,对中国武术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去年来到贸大,加入武术协会,跟随老师学习一年的太极拳和形意拳,现在在修炼八卦掌。

他说:“我刚刚来到中国时,身体僵硬,心中担心不适合学武术,中文也不好,老师让我先学太极拳,调整身体状态。教我打太极拳的时候,老师特别耐心,每一个动作都要亲自演示两三遍。”江凯提起老师,话语中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瑞士留学生马克,第一个获得京剧学位的外国人,感慨道:“武术最主要的含义之一是战胜自己,通过习武要学会怎样对抗自己的弱点。这是我跟随老师学习中国武术的过程中,得到的最重要的一种体会。”

作为武术协会的创始人和指导老师,张旭光与武协的同学感情非常深。老师经常带领武协的同学出去登山、寻师、访友,还经常争取一些与国内知名人士进行交流的机会,以使同学获得更多的知识。很多同学毕业后都在我校的《校友通讯》杂志上表达了对武协和对张老师的怀念。老师表示:“这些同学支撑了我事业的发展,如果没有他们,我可能早就放弃了。他们刻苦训练,还写一些关于武术和武协的文章,让我感到我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张旭光在教授武协的同学打太极拳

“九式太极操”的表演现场

张旭光老师拍摄的滇金丝猴的珍贵画面

张旭光徒步在梅里雪山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