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深度报道

用我的衣 温暖你心 - 我校学生太阳村献爱心活动侧记

发布时间: 2005年11月16日 浏览次数: 编辑: 海涛

用我的衣 温暖你心

--对外经贸大学学生顺义太阳村献爱心活动侧记

校新闻网讯(记者 孟方旻)深秋的北京,已是北风萧瑟。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同学们,却为北京顺义太阳村的孩子们送去了浓浓的暖意。

瑟瑟寒风 暖暖真情

本次献爱心活动,是金融嘉年华系列活动的一部分。12月8日,金融学院学生会在经贸食堂前举行了募捐仪式,仅用了一个中午的时间,便募得大量衣物、玩具及其他学习生活用品。有一位同学甚至将自己的小自行车捐了出来。他们又从中精心挑选出适合孩子们使用的物品,尤其是孩子们过冬所需的衣物,打成20多个包裹,送往太阳村。

顺义太阳村位于北京市顺义县板桥村,是一所由私人捐建的慈善组织,收养着一百一十五名年龄不等的孩子。他们中小的只有一岁大,大的已经年满十八岁。非常特殊的一点是,这些孩子的父母正在监狱中服刑。他们失去了父母的关爱,没有其他亲人的照料。但很幸运,他们来到了太阳村,能够有机会学到文化知识,健康快乐的成长。

11月13日早七点半,志愿前往太阳村献爱心的同学们,早早地来到博学楼前集合,准备用自己的真诚与真心,带给太阳村的孩子们欢声与笑颜。新闻网的记者为了了解那里孩子们的生活状况,也登上了开往顺义的巴士。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太阳村。走下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栋颜色各异的小屋。很多孩子跟着“爱心妈妈”或者其他的一些志愿者,拿着扫把和簸箕在打扫着卫生,整个园里一片忙碌的景象。我们把带来了的衣物玩具等物资搬下车,送到村中的办公楼里面。孩子们看见这些东西,眼里都流露出欣喜的光芒。看来这些东西都是他们需要的,同学们也为自己的一点努力能帮助他们而感到高兴。

据接待我们的太阳村李老师介绍,今天大概有一百多名各地各校的人前来参观。而且中央七套的《相遇》节目组,今天下午还要在那里做一期节目。园内共有九间爱心小屋,其中八间是2004年建成的,新的一间幼儿室是今年刚完工的。园区外还有一个面积约为260亩的农场,以解决一部分资金问题。每间小屋的门上都挂着一块铜牌匾,上面刻着捐建这间小屋的企业、单位或个人的名称。小屋按照年龄和性别分给孩子们住,每间小屋都住着一名“爱心妈妈”,负责照顾孩子们的起居和日常事务。而这些孩子们中有许多都在附近的小学和中学读书,过着与正常孩子一样的生活。

路虽险 仍前行

在李老师介绍完情况之后,大家分成了几个小组,去往各个小屋看望孩子们。笔者跟随着其中几位同学,来到了一间小屋。这间小屋里住着的是从7岁到13岁的女孩子。房间里显得很干净整洁,被褥、桌面、厕所等都被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的样子。房间的墙壁上有的贴着孩子们获得的奖状,有的贴着孩子们喜欢的明星的照片或者海报。屋子里还有许多小挂件之类的东西,营造出女孩子房里特有的温馨感觉。我们进去的时候,孩子们正在捡黄豆,准备将挑出的好豆子拿去磨豆浆。大家纷纷蹲下身去,帮着孩子们一起劳动。

正当大家忙碌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原来是一个叫小如的孩子的父亲从河南老家给她打来的。她急忙请另一个孩子去叫她的弟弟来接电话。这多少有些令人惊讶,两姐弟一起在太阳村里,还是很少见的。在她眼中,能来到太阳村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太阳村里实行的是自筹资金,无偿代养的方式。所有的日常开支一部分来自社会捐助,另一些靠园内自办的果园菜地来维持,不收孩子们一分钱。她觉得村里生活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很平和。他们夏季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出去劳动,下午学习结束后仍要接着干,总体来说相当辛苦。但孩子们没有怨言,因为这一切苦与累,都是为着他们能够更好的生活。可以说,他们在用自己的双手创建着自己的未来。

然而为什么太阳村要自建一个农场呢?村内的老师解答了这个疑问。由于太阳村属民间组织(即 NGO ),没有政府拨款,所有费用均向社会募集。然而,由于社会筹措缺乏保障,太阳村期望能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部分经费以保障孩子们的基本生活,农场就是一个大胆尝试:太阳村租赁了 260 亩土地,于 2002 年 4 月投产,种植了枣树,花生,玉米,黄豆等农作物。目前产出和投入基本持平,还没有盈利。在假期,孩子们也到地里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例如拔草),一方面可以锻炼他们的身体;另一方面也培养他们吃苦精神,自力更生的意识。

由此可见,村内的资金还是相当吃紧的,很多时候,孩子们甚至一日三顿都吃不上肉。这时候,园内的老师就会将农场里猪、鸡一类的牲畜杀来给孩子们吃。而且由于社会捐助的种类比较单一,很多生活必需品诸如药品、学习用具、办公用品等都极度匮乏。因此太阳村仍然在期盼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帮助。

生活的艰辛 精神的麻木

完成了在太阳村一天的献爱心行动,在归途中,大家的心情都是欣慰的,但同时也伴随着深深的思索。因为从采访以及和孩子们的交流情况来看,那里缺乏的不仅是资金与物质,更多的是思想与精神。

在上午的交流活动中,有一个男孩显得比较特别。他似乎是这群孩子的头,一直在指挥着大家,给大家分配劳动任务。他的眼中闪烁着一些其他孩子所没有的光芒,因此我们特意将他从忙碌的人群里拉出,和他拉了拉家常。

他叫李华明,今年14岁,母亲因为犯罪被判有期徒刑,父亲将他遗弃后又再次结婚。他今年上初三。由于马上就要初中毕业,当问他有没有想过毕业之后,是去上高中还是去读职业高中时,他表示自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自己还是很想上大学,尤其是清华北大。说到这里,他憨厚地笑了笑。

李华明平常在附近的板桥中学上学,同班同学都住在附近的板桥村。但他平常没有机会出去和同学们玩,因为不让出去。因此他的日常生活基本是在园里度过的。他说自己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尤其是电脑和历史方面的书,希望以后考上一个专门玩电脑的大学。笔者笑着问他有这种大学吗,他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应该有吧,至少等到我上大学的时候应该会有的。有同学开玩笑地叫他开办一所这样的大学,他轻轻地感叹,办一所大学要多少钱啊。笔者问他,钱对于他很重要吗?他说,原来小时候,他并不认为钱太重要。但自从他的母亲出事后,生活没有保障,钱,能改善他的生活。“如果我有了100万,我会开一家公司;如果我有一千万,我会开更大的公司;如果我有一亿,我会开一个类似于太阳村的地方。”很朴实的话,但却很好地反映了儿童太阳村的孩子们的心理状态。

这里的孩子,也许是长期与社会缺少交流的缘故,知识面显得比较狭窄,在为人处世方面亦显得不大成熟。他们对社会现实了解得相当不够,尤其在如何通过正当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概念。下面这段对话,或许能证明些什么。

记者:“现在你的母亲在监狱里,那你的父亲呢?”

李:“他在我妈妈进去之后又结婚了,现在又生了个孩子。”

记者:“那他一直没来看过你吗?”

李:“没有。他好像从来没有把我当作他的孩子。一直以来我都是和我的姨父姨母在一起生活,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记者:“那你为什么不向你的父亲索取赡养费呢?你现在还是未成年人,你父亲有责任与义务抚养你。”

(脸上是迷茫的表情):“我……我不知道。唉,有啥好告的,说白了不就是为了钱嘛。他怎么说也是我爸啊。”

记者:“那他是否曾把你看作儿子呢?”

李:“……没有……”(随后他陷入长久的沉默中。)

记者:“那当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的时候,会不会和谁说呢?或者就是说与谁交流?”

李:“会,但它不是人,是一只玩具猩猩。(笑)原来我伤心的时候,就在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抱着那个猩猩,到园里西北角的坟地边,对着猩猩说话,一个人默默地哭……”

其他孩子的状况和李华明差不多,甚至比他更差。他们生活在一个可以说比较封闭的环境下,日常生活中能够接触到的,也只是身边的其他小朋友们。过于狭小的生活圈子,让他们的性格都变得比较内向。而且因为他们很少走入社会,他们的思想明显趋向于单纯,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与方向,基本都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可以说他们对生活已经麻木了。生活的艰辛并未将他们打倒,但这种精神上的麻木却很有可能毁掉他们的生活。

关心太阳村的人们,除了他们的生活,是否曾经考虑过他们的思想与精神?一个人只靠物质是无法生存的,缺少了精神力量的支持,生命将没有意义。所以,当社会上的好心人将怜悯的目光投向那片土地时,不仅从物质方面,更应当从思想上关心他们。他们需要的可能是一本他们喜欢的书,可能只是一个倾诉的对象,也可能只是一个对他们人生道路选择提出些许建议的人。

结束语 这里需要更多的爱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只和园里的孩子交流了一小会儿,我们就不得不离开了。但大家并未带着太多遗憾,因为大家不仅给他们送去了他们过冬所必需的一些衣物,更通过和他们的交谈,让他们知道了一些社会的现状,对人生多了一些了解。而同学们,也从孩子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

也希望更多的人们能来关注太阳村,来关心这群特殊的孩子们。

附:太阳村地址及银行帐户

地址:中国北京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北京市太阳村

邮编: 101300

电话:( 010 ) 60443523 , 60443524

帐户:北京市太阳村特殊儿童救助研究中心

开户行:顺义农行牛栏山分理处

帐号: 120201040003617

村内景象

我校学生捐赠的物资

志愿者辅导功课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