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其他新闻 > 正文

其他新闻

新华视点:老师因学生打分低"下课"该不该?

发布时间: 2005年11月17日 浏览次数: 编辑:

老师因学生打分低而“下课”该不该?--济南七中教师竞聘引入学生评价反响强烈

新华网济南11月17日电题 记者许林贵。

教了14年高中体育的孙老师最近十分苦恼:由于在这学期的教师聘用考评中不合格,她被暂时调离教学第一线,仅负责带校体操队 训练。

在历次省市教学评比中为本校拿了许多大奖的孙老师,过去从来没为考评操过心,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次“下课”的原因是学生打分过低。“太羞耻了。我以前还真没遇到过这种事。难道就因为学生不满意就让我下来了?” 孙老师说,她觉得实在很委屈也很困惑。

本学期,山东省济南七中尝试新的教师竞聘方法,在量化得到考核中,除了教学成绩与科研成果两项指标外,还加入了学生评价打分一项,权重占考评的20%,若是体育等非高考学科,该项权重更是占到40%,学生给老师的打分能直接影响老师的去留。 授予学生话语权“一石激起千层浪” 此项措施一出台,便在校内外引发了一番关于老师因学生不满意而“下课”该不该的讨论。

与孙老师一样,济南七中此次竞聘有15名教师被转岗,从教学第一线撤下,从事心理咨询、学生公寓管理、图书馆管理或教授政治辅导课等学校辅助工作。据校方介绍,虽然教学成绩还是考评重点,15名转岗教师中有相当一部分与孙老师一样,是因为学生打分低而被转岗。

在解释此项改革时,校长尹守峰说:“学生是教育的主体,现在谈尊重学生的人格,落到实处,就是要给他们发言权,让他们的意见在‘老师行不行’的评判中有一定权重。” 此间一些学生家长认为,以往老师的地位(尤其中小学老师)是不容许学生挑战的,课堂上老师与学生的关系犹如强者与弱者,学生往往无条件服从老师的教学方法,在涉及教师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授予学生话语权,还鲜有前例。

记者采访中发现,在学生评价任课教师问卷中,问题涵盖老师职业道德、授课艺术、控堂能力,作业布置与批改及备课等18个方面;另有两道问答题,要求点出“最好”和“教学最有改进余地”的两位老师,并且说明缘由。 据校方介绍,考评时每个班推选6至8名“能代表班级普遍观点”的学生参加评价,而以往有违反校规的学生则自动失去了参评资格。 济南七中高三学生王继伟说,当知道这次自己的评分与老师去留直接挂钩时,感到“挺吃惊的”;同时又感到很兴奋。“这简直是我成人之后行使的第一个重要权利;我感到学生的权利真正被尊重了。”他说,对使用语言暴力贬低侮辱学生,挫伤学生自尊心的老师;或是不接受现代学生学习习惯的老师,在考评中他都给打了低分。

“我们都已经是成人了,都有点自尊,同样需要老师的尊重。”王继伟说,对不尊重学生的老师,绝大部分同学都在评价时有所反映。 赞同者称“一分遮百丑”之应试教育需要改革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教授孟海兰说,竞聘改革是对老师提高教学质量的极大促进,尤其是激励老师把课讲得学生爱听。“老师不单要备课还要‘备学生’,如此改革我是赞同的。”

“目前我们的高中教育,几乎完全服从于高考,不少学校把上本科、进重点院校的上线率,作为衡量学校水平及评判老师的终极标准。只要能把上线率拉上去就是好老师;一分遮百丑,老师上课死板、对学生不尊重也成为可以容忍的小毛病;学生受不了老师的教学方式一点办法也没有,过去也搞学生评仪老师,但不触及教师利益,提什么意见都不好使。”孟海兰教授如是说。

校长尹守峰认为,在“唯分数至上”的观念指挥下,老师恨铁不成钢,经意或不经意地歧视与挖苦学生,导致伤害学生自尊心的案例时有发生。让学生给老师打分后,课堂上老师要随时注意学生的感受。

他说,老师能不能得到学生的认同,是反映老师素质的重要指标,师生关系不和谐就搞不好教学,学生素质全方位的提高也无从说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竞聘措施最支持的是在校学生。七中的高三学生聂鑫说,班上同学都很欢迎这种做法,学生和老师的距离给拉得更近了。

她说,即使在毕业班,考评后老师的讲课也有不小的改观。过去上课古板,整堂课照课本念书的老师也动脑筋、想办法,注意活跃气氛,增加互动了。过去硬性的作业,现在可能布置得更灵活了。

质疑者提出给学生放权该适当有度 与学生的一片好评相比,老师在竞聘改革后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 “大半数学生都认为我‘上课语言’存在问题,与同学沟通不够。”在岗位上干了十多年,培养出一批优秀运动员的孙老师觉得很委屈。“我只相信严师出高徒,哪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说。 她说,对学生评老师并不反对,但学生评价比重占老师考评的将近50%就欠妥了。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家权朝鲁认为,从教师心理状况来说,这种打分不可取。他说,现在中小学老师已处在“高考升学率”的高压下,推广这项竞聘新规可能会让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

“现在中小学教师患抑郁症、精神病、自杀的是屡见不鲜,学校还是不要让学生揪老师的‘小辫子’,应该让他们点评老师的优点才是。”他说。 上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七中教化学的杨老师说,过去当老师就是铁饭碗,教得好不好,就是能不能教重点班的区别而已;而现在,教不好就要转岗。但她表示,只要评估规则能够合理,评测过程能做到公平、公正,对于新的竞聘制度她并不反对。

山东师范大学教育系系主任魏薇说,高中生已经具备了基本评判能力,能够较理性地给老师打分。但她担心有些老师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可能用不正当的方式讨好学生,如此一来,影响会更坏。 还有教育工作者指出,一套公正的教师评价机制除了学生对老师打分外,老师对老师的打分,教学组织或机构的评价也不该忽略,如果只让学生说了算难免会有偏差。(完)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 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