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贸大拾忆 > 原创征文 > 正文

原创征文

[遇见你自己] 浮生五记

发布时间: 2014年07月12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编辑:崔颢

浮生五记

朔于莺时

世有一生,名姓无考,生卒不详。自来处来,往归处归。出可高谈阔论,入得走笔弄琴。曾有志,仗剑匹马,涤荡浮尘,或落得郁郁;尝有愿,彪炳千秋,青史留名,终归于籍籍。为文者偶闻二三事,落墨四五言,若博看官一笑,荣焉幸也;倘不得入眼,聊以自娱。

——朝闻道,夕死可矣。

朝晖晞白露,生诵《南华经》,至于《秋水》:“‘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生释卷,省自身,困于山居斗室,行踏苔痕上阶绿,目及草色入帘青。知其山海有经,春秋有记,然书中点墨,只言片语,纵韦编三绝,烂熟于心,仍以管窥天,以蠡测海也。生恍恍然化河伯望洋兴叹,闻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于此生得存志:穷一生遍历江湖,经一世俯仰乾坤。是以以身践道也。

——虽千万人吾往矣。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念既起,立践于行。是有邻者讥生曰:汝志高也,诚为善也,安知其途之远乎?又有邻者,忧其路遥,说之曰:书亦有云,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不若谋定而后动也。生含笑闻之,一一谢也,其志终不改也。生以念为履,以志为粮,踌躇若扶摇鲲鹏。纵无鲲背鹏翼,亦徙南冥,虽千万人吾往矣。其性之狂至于斯。

山径岂得通途乎?生时涉险滩,或临峭壁,行差错踏,万般皆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形影相吊,踽踽独行。不记何起,不知所终,无忧无惧,无悔无怨。待得水穷云起,却见柳暗花明——好一处繁华阜盛之地,钟灵毓秀之所!

——万钟于我何加焉?

阳春召我以烟景,良辰美景;大块假我以文章,赏心乐事。

生初临物华天宝之地,眼花缭乱。雕栏画栋,百尺危楼,临风台上,手可摘星。再入人杰地灵之墟,纸醉金迷。勾栏瓦肆,烟花巷陌,听雨楼间,烛昏罗帐。

经此灯红酒绿,生犹忆初心,不失其志,丰其才,炼其神,修其心。万钟则不辨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是为生之持己之道也。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月练千里,莹若三尺积雪;星河万顷,璨如一蒿流萤。生观莹白天地,琉璃世界,前人旧句,唇含齿噙,呼之欲出——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然生既有倚马万言之才,更存致君尧舜之志,遂拜谒文坛巨擎,交游任侠少年,遍赏洛阳花,尽赴兰亭宴,一时春风得意,声名鹊起。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趋炎附势,明枪暗箭;阿谀奉承,口蜜腹剑。觥筹交错间,知己难寻;推杯换盏际,真假不分。

此夜有月,此处有竹,但少闲人,比邻天涯。

生举杯邀月,对影三人,笔走龙蛇,势泣鬼神,兴之所至,意之所止。为文者尝见一二句,却为纳兰旧词残句: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

“……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然生未得知音闻高山辩流水,纵为尺素,不得双鲤,青鸟殷勤,却无所寄,便借一醉一兴起,以笔为剑舒胸臆。待得夜阑更醒,寻思起,尝引己者自剖,不亦乐乎?

——不知东方既白。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生追往者,亦念来思,文以载道,歌以咏志,是以焚香沐浴,横琴雕案。倏忽间花落弦上,泠然有声。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生顿然悟也。乃振袖拂衣,踏花而去,浮游天地,江海馀生。

至于是,未闻生耳。

旧事散佚,故人凋敝,或得片爪麟趾,知生尝称为

是文作浮生一日五时景,窃窥浮生一世也。

幼得志而无改,少践行而不惧。过眼繁华,不耽于声色,不困于浮名。桑榆暮景,不执于外物,是为见己观心之道也。

搁笔至此,聊有此记。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 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