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贸大拾忆 > 原创征文 > 正文

原创征文

无题

发布时间: 2005年12月22日 浏览次数: 编辑: 王然

这是在夜里,我把一切都关在外面,关在了白天。我,一个人,在夜里。

我想我是渐渐爱上这间房子了。哦“我要与他培养感情。”我说这话的时候,风从窗外而来,夹带着雨气,阴凉。像小时候的大雨到来之前,我总是坐在阳台上,光着腿,风吹鼓了白裙子,衬着被夏日染黑的皮肤,小得清脆放纵。

雨边的云这时黑黑地压下来,雨将至时,太阳给他们镶上了金边。

这间房子也显得层次复杂:三分之一个黄昏,三分之一个凌晨,连带着三分之一个正午。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对它心生依恋。听外面的狗叫。

四野现在是怎样的呢?在重重的阴云笼罩下。

雨是不是在空中倾斜安静的散落下来了呢?

刚才我忽然想找一支笔,写字台,书柜,所有可以放笔的地方都是白色的,一目了然,没有笔的踪迹。当然那些书除外,它们总是色彩不一的,喧哗而又沉醉。

没有笔,我在书上做不成标记,只好一遍一遍地去度,感受那些让人心动的抒写和叙述。遮改了我的坏习惯——把好的段落标下来,便匆匆的向下一个段落冲去;这真是阅读的不幸,天知道哪天我才会重新阅读;也许是人生的不幸,总是急匆匆的去看一处风景,追赶下一个高度而忽视身边的美好。

也许老了会想回来吧,去翻那些曾经曲折惊险的情节,想在某个阴雨绵绵的夜里正在赶路的黎明——,感情就是这样来的吧,你跟 朝夕相处,他渐渐从一个毫无特征毫无生机的工作间,浸满了你的脾性而成为你的密友。

在老宅里,笔到处都是。

在那间房子里,我的床,我的桌,我的椅,我的电脑,它们紧张的排在一起,他们看着他们的主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走动。

灯饰淡淡的粉紫色,一朵花默默无语的开着。

书架是厚重的桃木的。

在那间老宅里,走来走去,思考,写字。

夏天的时候,房间里总是阴阴的凉,那是地气。

我从来不觉得热,总是通体舒畅,步伐轻松,有时还哼着一些歌。

桌上盛开着话,月季,马蹄莲,康乃馨。在清爽的早晨,骑着单车去不远的广场看人,路过刚开的早餐店,老板娘一身勤快。

有时候,也会忧郁那么一下,但他的阴郁是让人快乐的,那阴郁来自户外,高处是参天大树,低处是绿色斐然的紫丁香绿雾一样弥漫在窗口,从来不吝惜自己的香味。在那样的气氛里,我不知道除了写字和读书,还能做些什么。

日子在肩上,每人可替。

包括承受孤独。

包括容忍病痛。

包括享受安宁和幸福。

如果能在起跑线上重新来一次生活,这一次生活将无轨迹可循。

关上门,合上窗,把白天关在门外。

阅读并写字。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