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吴氏姐弟爱心捐款

我们的爱 能让生命重来——为吴凯姐弟募捐深度报道(一)

发布时间: 2006年11月03日 浏览次数: 编辑: 李菁

  校新闻网讯(记者 李菁 李颖博 王珂冰 胡冰)22岁,花儿一般的年华。而,他——吴凯,却要奔赴那生与死的战场,与病魔顽强斗争,去和死神较量。

大四,即将收获的季节。而,她——吴凡,却要背负一个家庭的重担,考虑25万的来源,去和时间赛跑。

白血病,一个多么令人毛骨悚然的字眼,吴凯却用他的乐观和积极坦然面对;250000,一个多么令贫寒家庭绝望的天文数字,无数人却用善良谱写出爱的赞歌。

10元,100元,虽然不曾来往,甚至素不相识,一种对生命的珍爱,对命运的同情,让无数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共助吴凯渡过难关。999只千纸鹤,数不清的深深祝福,我们看见了爱的力量,感受到了脉脉温情。在这里,明媚的阳光下呈现出一个充满温馨、真情的国度;在这里,记者跟随吴凡的思绪,一路走过从前,直面现在;在这里,我们记录下,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一场二十五万元与一个生命的真实较量,一次死神与爱神的殊死搏斗。

——编者按

暴风雨来临前的幸福家庭

一个普通的六口之家,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可谓儿女双全。平时由于学业,几个孩子都不在家,只有放假的时候全家人才会凑齐。团聚的时候,这是很热闹的一家子。这时,妈妈就会很幸福的嚷道:“好吵啊,真是巴不得你们都快上大学走了,这样就没人来烦我了。”可是真正当孩子们都金榜题名、求学异乡时,最惦记孩子的还是思恋子女的妈妈。

吴妈妈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自己虽然没有太多的文化,但却尽全力给吴凯姐弟们创造读书的机会。吴凯小时侯,一家人都是住在乡下。在那个全国出名的贫困县里,农村的孩子很少能够继续学业,走进大学,更别说女孩子了。为了孩子们的前途,吴妈妈“孟母三迁”:在吴妈妈的强烈要求和努力下,全家搬进了县城吴爸爸工作单位——汽车公司分的住房,虽然没有大面积的房间,虽然没有豪华的装修,但吴凡姐弟总算有了继续学业的良好环境。

上学的机会虽然有了,但四个孩子的学费又从哪里来?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只有吴爸爸那微薄的工资,于是,吴妈妈利用家离车站比较近,人流多的地理优势,卖起了早点。冬天的清晨很冷,地上经常会结冰,家里也没有暖器,早晨不到3点,吴妈妈就要起来准备。她说:“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你们上大学然后读研究生!”

吴凡告诉记者:因为与吴凯仅差一届,两人高中时同校两年。由于家离学校很远,吴凯就成了自己的车夫,骑自行车驮自己上学,风雨无阻。“姐姐娇小,弟弟高大;姐姐单纯,弟弟成熟;姐姐健忘,弟弟细致。学校里安排的事,都是弟弟提醒姐姐,姐姐已经习惯了有这样一个弟弟在身边,很多人都开玩笑说吴凯更像哥哥。”说到这儿,吴凡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是采访开始以来她第一次露出笑脸。

吴凡学文,而她的两个弟弟却学理,兄弟俩在家里经常讨论化学题和一些小发明,这时候姐姐就插不进话了。吴凡说记得有一次妈妈让小弟削土豆,小弟一看到那么多土豆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一个想法浮现脑海“怎样改进一下削刀能削得即迅速又皮薄呢?”于是兄弟俩就开始讨论起了这个话题,把削土豆的事抛在了脑后。吴凡笑着说,因为这个,吴妈妈还定了一条家规:不准兄弟俩一起干家务活!

正当一家人正在欢庆家里最小的孩子上了大学的时候,不幸不期而至。2006824号那天,正在举哑铃的吴凯觉得胸闷,喘不上气来,看东西有些模糊。随后的几天视力一直下降。27号时到医院检查,诊断结果却如一个晴天霹雳……

暴风雨突如其来

暴风雨来临后的吴凯显得特别平静。不同于他人,患者家属总是竭力隐瞒病情,在吴凯身上,第一个得知病情的就是他本人。医生吴凯要求住院,需要住院费,小弟来送钱,也才了解了病情。兄弟俩犹豫着要不要把病情告诉两个姐姐和爸妈,年轻的肩膀却要承担如此的重压,可以想象当时吴凯心里在做着多么复杂的斗争,承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然而,吴凯是坚强的。

吴凡说,她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晚上自己正在上课,忽然收到吴凯一条短信:“姐,啥时候有空,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以吴凯的懂事,他知道姐姐晚上有课,是绝对不会在上课时打扰姐姐的。吴凡心里纳闷,一下课吴凡马上就给弟弟打电话,可当弟弟得知她是在外面打电话时,执意要姐姐回寝室再打。吴凡有点紧张了,发生什么了?她赶紧回了寝室,放下东西就拨通了电话……

当听到弟弟亲口告诉自己他的病情时,吴凡的眼泪唰得就涌了出来。听到姐姐的哭声,反倒是一向独立的弟弟安慰起了姐姐:“没事的,姐,这病能治好的……”

接下来的是一个无眠的夜晚:想起高中时弟弟反而像哥哥般的照顾,自己好几次想对弟弟说句“谢谢”都没说出口,觉得以后再说也不迟;想起因为自己赖床,没有一个早晨跟弟弟去跑步,而如今弟弟已不能跑步了;想起不久之前弟弟提到过一个女生,自己以为弟弟在开玩笑,连那女生的名字还没来得及问;想起自己三年多时间在北京,没有多少时间和弟弟在一起,一件生日礼物都没给过弟弟;想起……作为姐姐的吴凡感觉自己这个姐姐当得太不称职了,而且,这一切很可能都不再有挽回的机会了。第二天黎明,发现枕巾沾湿了大半。

911号,吴凡去了南昌。在学校里,在火车上,她一次次地对自己说:你千万不能哭,你是姐姐,你要给弟弟立个勇敢坚强的榜样!

病房里的弟弟,早已不是原来那个健康阳光的男孩了:煞白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几乎像透明人。由于白细胞高达几万,杀死大量红细胞,身体免疫力下降,口腔感染,牙齿松动,只能吃流食,说不清话,持续高烧。

说到这里,吴凡的眼泪又一次在眼眶里打转儿……

吴凯,你有我们在身边

当吴凯的同学得知其身患白血病的消息时,所有人都呆住了,谁也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通过电话联系,记者采访了吴凯的同学。他们告诉记者,当同学们看到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吴凯时,每个人都面色凝重,相视无语,病房里的气氛显得很沉重。这时,乐观坚强的吴凯反倒安慰他的同学说:“这点病不算什么,我们还要一起毕业呢。”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那“只因未到伤心处”。听来平静的话语,像一颗巨石砸在每个人心里,隐隐作痛,眼角不禁湿润了。

吴凯在学校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不仅是学院里的学习上的领跑者,还是班级工作的模范人物。他幽默,办事能力强,充分得到了所有同学的认可。在今年上半年的入党审核中他以全票通过,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预备党员。

学校领导在得知吴凯身患重病的情况时,表示不能就这么失去这么一个好学生,马上就开始筹备捐款后活动。为了不耽误吴凯的治疗,与吴凯同寝室的四个同学甚至一起拿出了400多元钱,而这400百元钱是他们平时省吃俭用一点一点的从生活费中挤出来的。吴凯的大姐深知这是同学们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执意没有收下。为了帮助吴凯度过难关,校方发起全校性的大型募捐活动。1024日晚上,吴凯所在的学校提前举行了募捐动员大会,吴凯所在学院的领导以及吴凯事迹报告团成员、各院系学生会主席、各班班长、团支书等近千余人参加了此次活动。吴凯事迹报告团的成员们详细向在场师生们介绍了吴凯同学艰辛的成长历程、孜孜不倦的求学生活和生病前后的情况。现场播放吴凯在生病期间顽强与病魔斗争还始终坚持学习并积极面对生活的短片,以及报告团成员发自肺腑、催人泪下的发言,都深深打动了在场师生,许多师生一直热泪盈眶。尤其当吴凯在同学的搀扶下带着病痛中疲惫的身影亲身来到现场时,许多师生当场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并为吴凯的顽强精神报以了经久不息的掌声。随后吴凯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深情地说了一句:“今天回到学校,内心充满了温暖。病魔不会打垮我,只会让我更坚强”。有一个大一新生一直在会场外听完了整场报告,报告结束后,她走上讲台讲述了自己的感受,她曾经的一个初三同学也患有白血病,但他贫困的家庭根本无法负担高额的医疗费用,由于缺少积极有效的治疗,这个15岁的花季少年就匆匆地离开了人间。最后她发出呼吁:为了不再看到这样的悲剧重演,希望大家都能献出一份爱,升出温暖的双手来挽留住年轻的生命。报告会引起了在场700多名同学的强烈反响,仅当天晚上就募集到爱心款7132元。

第二天,面向全校的募捐活动正式展开。募捐一共持续了三天,全校同学一共筹集善款四万余元。暂时减轻了吴凯的医药费的负担。除个人捐款外,许多院系班级也以集体的名义送来捐款。还有许许多多好心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吴凯的支持。一个艺术班的全体女生为吴凯折了999只千纸鹤,祝愿勇敢的吴凯能早日康复。学校的翰泠民乐协会举行了募捐专场义演,向社会人士宣传吴凯顽强地与病魔抗争的感人事迹,发动当地的企业家、市民为吴凯捐款。工程系同学举行义卖,用变卖东西的方法为吴凯筹得400多元钱。由于学校和居民社区离的很近,吴凯和同学常在业余时间在社区参加义务劳动,所以当社区居民得知吴凯生病后,自发的为吴凯同学组织募捐。甚至有许多小学生拿出了自己的全部零花钱,帮助这个好心的大哥哥,让人十分感动。

在对吴凯同学室友的电话采访中,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没什么,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他同时也代吴凯同学向所有帮助吴凯、关心吴凯的贸大人说:“谢谢,如果吴凯病愈,一定让他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亲自来感谢大家。”

有爱,就不再孤独

早在吴凯患病之前,这个清贫的六口之家就已经举步维艰。吴凯的大姐,由于家庭贫困,初三未毕业就被迫南下广州去打工,希望以其微薄的收入贴补家里,让几个弟妹不再因贫困而失学;吴凯的二姐,目前在“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读大四,几年来一直靠助学贷款和学校的勤工助学岗位、做家教及打零工维持学业。年长的父母由于长期的过度操劳,身体每况愈下。尽管如此,他们仍坚持供养三个孩子读书上学。虽然现实的列车仍在不停地接近崩溃的边缘,但他们微笑着面对生活中的种种困难与挫折。家境虽不富裕,但一家人其乐融融,靠着辛苦经营的食品店的微薄收入和社会低保,三个孩子都优秀的跨进了大学校园的门槛。但吴凯的突然患病,几乎令这个刚看见希望的家庭再一次闻到了毁灭的气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每一个令人窒息。

在住院期间,吴凯每天不得不输2000多元钱的血液来维持生命。随着病情的不断加重,家里积攒的钱都交了药费,从亲戚家借来的钱也所剩无几。 2006年9月11吴凯由于血小板不足,在刷牙是突然晕到,擦破了皮肤,流血不止。但是医院开来了催款要求只有吴凯交清4000多元的医疗费,医院才答应继续治疗。巨大的开销耗尽了吴凯亲人带来的所有钱,学校预支的钱也只剩下1000元左右。因无法及时交齐当天的医药费,吴凯被迫停药。当天吴凯的体温就由38度左右立即飙升到40度, 血小板指数已降到几百,而白细胞猛增至几万,情况万分危急。吴凯所在的学校——江西南昌航空工业学院立刻提前进行大型募捐活动,仅用一天时间便筹集了七千多元。这对于吴凯一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可是,后继治疗的费用至少还需要几十万元。为了尽快筹集医药费,吴凯的母亲和大姐不得不回家筹款。吴凯的家在湖北省黄冈市的一个小县城里,经济相当落后,大部分人以耕田种地为生,生活水平很低。但即便是这样,吴凯家的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们都纷纷伸出援助之手,虽然几百元对于几十万元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这些都是他们的血汗钱,更是他们纯朴而真诚的爱心。为了拯救一个年轻的生命,他们付出了自己的善良,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一家。吴凡告诉记者:她的一个叔叔也是靠最低生活保障金艰难度日,但在他得知吴凯患病的消息后,主动拿出了自己省吃俭用下来的几百元钱硬塞到吴凯家人的手中,还陪着吴凯的妈妈和大姐挨村挨户的筹集医药费。捐款的人中,很多都与他们素不相识。是的,病魔可以无情地吞噬花儿般灿烂的生命,却永远无法掠夺人们心中的善良与真爱。

此外,吴凯家的情况很快被当地的县政府得知,县长立即捐献1000元,县政府决定提供5000元的应急资金。民政局也及时拨发了3000元的救助金。吴凯的父亲原所在单位——县汽运公司也及时了组织募捐活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江西日报》报道了吴凯患病的消息后,许多热心的人们打来电话询问吴凯的病情并慷慨解囊,贡献自己的一份爱心。

生命的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死亡的气息又怎能掩盖爱的芬芳。吴凯是幸运的,虽然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但他收获了无数份真爱,他体会到了无数颗心的温度,他更有了超乎寻常的勇气和理由健康的生活下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